我们必须坚持“国防自信”

2017年08月08日 13:45:51
来源: 海疆在线 作者: 罗援

    我们在坚持“四个自信”(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基础上,还应该衍生出一个“国防自信”。国防自信的基础是对我们这支人民军队的高度信赖。经过九十年的历练和洗礼,我们这支人民军队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单一军种发展为诸军兵种联合作战的合成军队,由徒步化、骡马化、摩托化、机械化发展到信息化,已经成长为一支党和人民完全可以信赖的现代化军队。在我军的成长历程中创造了“五个第一”:

    开天辟地第一回,人民有了子弟兵。中国近代以来,军队都是为了某一政治集团或财团服务的。特别是,1927年7月国共合作全面破裂后,国民党新军阀在帝国主义国家的支持下,逐步控制了全国的政治、经济、交通、文化的命脉,建立了一支庞大的正规军,与依附其周围的地方军阀和地主武装对共产党和革命人民实施了极端野蛮的镇压。据不完全统计,仅1927年,就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十万人以上,共产党员由六万余人,减少到一万余人,党的许多组织被破坏,党的活动被迫转入地下,曾经蓬勃发展的工农运动遭到严重摧残。在血雨腥风中,中国共产党接受了惨痛的教训,清算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开始了方针、政策的历史性转变。认识到军队的极端重要性,认识到中国革命必须走武装斗争的道路,只有建立一支属于人民的新型军队才能保卫人民的胜利果实,“只有枪杆子里面才能出政权”。

    1927年8月1日2时,在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刘伯承等人的领导下,发动了南昌起义,这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带有全局意义的一次武装暴动。它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第一枪,宣告了中国共产党将中国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定的决心和立场,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地创造革命军队和领导革命战争的发端,是创建人民军队的开始。在此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和遍及全国12个省140多个县的一系列武装起义。在这些起义中,创建了我党领导的革命军队,锻炼和造就了一批党的军事干部和群众领袖。正如毛泽东指出的:“革命失败,得了惨痛的教训,于是有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进入了创造红军的新时期。这个时期是我们党彻底地认识军队的重要性的极端紧要的时期。”

    这支军队创建伊始,就将“为人民服务”作为建军的唯一宗旨。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提出红军要担负打仗、做群众工作和筹款三大任务,为红军制定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以后发展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成为这支军队的行动自觉;长征时期,红军模范地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刘伯承根据彝族的习俗,同彝族沽鸡家族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结友修好,为我军顺利地通过彝族地区创造了条件;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这支军队与人民群众建立了水乳交融的密切关系。一些官兵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进入大城市以后,为了不扰民,我军指战员露宿街头,秋毫无犯,感动了许多民众,加深了对我军宗旨的了解;建国以后,在历次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和抢险救灾的危急关头,我军指战员都冲锋在前,谱写了一曲又一曲爱民为民的壮丽凯歌,赢得了人民群众发自内心的爱戴和拥护,认识到“没有一支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在国际共运史中,第一次开创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无产阶级革命史上,从法国的巴黎公社到俄国的十月革命,都是先组织城市工人武装起义,夺取政权,走先占城市、后取乡村的道路。在我国土地革命战争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也曾经试图效仿国外的经验夺取中心城市,比如南昌起义军南下广州的计划,秋收起义会攻长沙的计划,广州起义固守广州进而夺取全省政权的计划,事实证明都是不符合中国实际国情的。

    毛泽东在秋收起义受挫后,进一步认识到中国革命的特点,毅然放弃了进攻长沙的原计划,率领起义军向敌人统治薄弱的农村退却,在井冈山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建立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和一支工农革命军队,为各地起义武装树立了榜样,为中国革命创造了一条崭新的道路,即在农村建立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胜利的道路。这是无产阶级革命史上的伟大创举。

    毛泽东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提出了“工农武装割据”的理论,反映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革命的基本特点和基本规律。在这一理论的指导下,人民军队由小到大,由弱到强,革命根据地最终由星星之火,燃成燎原之势,最终夺取了全国政权。

    在世界上第一次出现“党军”与“国军”高度统一的军队。人民军队姓党,人民军队属于中国共产党,“党指挥枪”是这支军队有别于其他军队的本质特征。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起义的主体是北伐军和农民武装。这些革命武装的主要成分是农民,阶级基础固然很好,但也存在着一些非无产阶级思想,必须加以改造和重塑。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失败后,部队思想非常混乱,毛泽东对起义部队进行了整顿,即在我军建军史上著名的三湾改编,在部队各级普遍建立了党的组织,特别是“党支部建在连上”,确立了党对军队的坚强领导。同时,针对旧式雇佣军队的影响,开始在军队中实行民主制度,规定官兵平等,官长不打士兵等制度,这是新型人民军队建设的开端。到了古田会议时,毛泽东总结了红军诞生以来的建军经验,主持通过了《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为中心的一系列决议。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和任务,鲜明地提出了红军必须置于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之下的原则,指出“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明确了政治工作在军队中的地位,特别是强调必须实行无产阶级的政治思想领导。古田会议及其以后我党形成的一系列“党指挥枪”的政治原则和军事制度,为人民军队的建设确定了一条正确路线,这是中国共产党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解决建军问题以至建党问题而取得的创造性的经验,是对无产阶级军事理论的重大发展。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保证了人民军队在艰难困苦的战争年代,始终溃而不散,百折不挠,玉汝于成,终成大器。在和平建设时期,人民军队始终听从党的指挥,坚决抵制了“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错误思潮和倾向,保证了军队发展的正确方向。

    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代表国家和人民的意志和利益执政,以国家和人民的意志为根本,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宗旨,实现了党、国家和人民“三位一体”的高度统一。党的军队其实就是国家的军队,就是人民的军队。试图把“党军”和“国军”分离开的企图,其实质就是为实现西方的所谓“民主制度”造势,为政党轮替做舆论准备。“军队国家化”的实质是“非党化”,看似公允,使军队可以为任何执政党和个人服务,其实是要割断人民军队与共产党的血脉联系。我们这支人民军队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而聚集在一起的信仰共同体,失去了理想信念,这支军队将不知为何而战,将是一盘散沙。因此,习近平主席在“新的古田会议”上创造性地提出了新时期军队建设的方针和原则,他深刻指出,“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和制度是我军政治工作中的优良传统。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强军之魂,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这就给人民军队的建设,瞄准了基线,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在世界军事理论中,第一次提出了“人民战争”的理论和战略战术。在世界军事理论界曾经有人提出过“整体战争”“全民战争”的理论,但与中国共产党创造的“人民战争”理论有本质区别。人民战争理论发生的根本原因和指导原则是战争的“正义性”、参与战争的“群众性”以及战争实践的“整体性”。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战争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在己方兵力和装备都处于劣势的条件下,依靠人民群众,坚持武装斗争,在长达20多年的革命战争的实践中,逐步产生并形成了一整套具有中国特色的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战争,是一场范围极其广泛的人民战争。人民军队用以战胜敌人的指导艺术和作战方法,在战争实践中形成、发展和不断完善起来。土地革命战争开始时,各地武装起义不断遭到失败,战略战术失当是重要原因之一。1928年,毛泽东同朱德等在井冈山实行“工农武装割据”,逐步形成与当时客观条件相适应的游击战基本原则和“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十六字诀;并产生了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固定区域割据,波浪式的推进,盘旋式打圈子等军事政策。这种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发展的基础。后来,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和其他各革命根据地的反“围剿”作战中,游击战逐步向游击性运动战发展,积极防御和诱敌深入的方针提了出来,并且得到成功的应用。抗日战争时期,游击战被提高到战略地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基本执行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的方针,广泛运用袭击战、伏击战、破袭战、围困战、地雷战、地道战、麻雀战等战法打击和消灭敌人,使游击战的指导艺术得到极大的发展。抗日战争爆发前后,毛泽东曾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战争和战略问题》等著作中,深入总结土地革命战争的实践经验,探讨抗日战争的特点和客观规律,对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特别是战略防御问题,进行了科学的理论概括。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以运动战为主要作战形式,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在战略防御阶段,实行大踏步前进和大踏步后退,创造战机,歼灭入侵解放区之敌;后期转入战略进攻,以大规模的运动战结合大规模的阵地战,歼灭战的规模越打越大,这些战略战术思想,集中反映在毛泽东于1947年12月提出的“十大军事原则”和其他的作战文电之中。抗美援朝作战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与当时拥有世界第一流现代化装备的军队的作战中,从当时当地的具体条件出发,成功地运用并发展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战术,进一步取得了合同作战的经验,特别是取得了依托以坑道为骨干的阵地坚守防御作战和战役战术反击作战的丰富经验,创造了“积小胜为大胜” “零敲牛皮糖”的战法。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建国以后通过加强军事科学研究和经常性的教育训练,军事学术水平和合同作战能力得到显著提高,并且多次参加保卫祖国边疆的自卫反击作战,战略战术得到不断创新和发展。在新时期,人民军队与时俱进,正在通过深化改革,加强贴近实战的训练,探索在信息化条件下打赢人民战争的特点和规律,使人民战争理论上升到一个新的阶段。

    在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一支无论是在国内争取民族独立的解放战争中,还是在对外反侵略战争中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强军劲旅。自1840年以来,中国统治集团豢养的军队,都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凡是与外敌作战,不管是强敌弱敌,几乎都是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唯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登上战争舞台后,才改变了这段屈辱的历史。

    这支军队所以能征善战,是由于这支军队从事的战争性质和这支军队的性质所决定的。全军指战员都知道为谁而战,为何而战?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为了自身的翻身解放,他们义无反顾,不怕流血牺牲。

    这支军队所以能征善战,是由于这支军队有共产党的领导。党对军队的领导不只是体现在政治思想和组织方面的领导,还体现在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上。冲锋在先,退却在后;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在战争最危难的时候,一句“共产党员跟我上”,喊出了人民军队区别于所有军队的凛然正气。解放军十大元帅,七个受过重伤,累计战创约16个,平均每人一个以上。受伤最多的是刘伯承,九次受伤,身上有十块弹片;十员大将,七个受过重伤,累计战创37个,平均每人3.7个。受伤最多的是徐海东,九次受伤,身上有二十块弹片。梁兴初将军在红军时期6年的战斗中,从战士到团长,负了九次伤,升了九级,正好是一个伤疤一级军阶。伤疤就是我军指挥员们身先士卒的军功章,就是他们出生入死的光荣花。

    这支军队所以能征善战,是由于这支军队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研究我军历史,绕不开毛泽东;确保我军能打胜仗,离不开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指导,毛泽东军事思想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老一代革命家、军事家集体智慧的结晶,是符合中国国情,在战争实践中摸索、总结出来的战争指导理论。现在有一些人对毛泽东军事思想说三道四,那全是一些脱离历史条件的、轻浮的、不负责任的夸夸其谈,甚至是一些别有用心的恶意抹黑。他们的那些旁门左道根本取代不了用鲜血换来的、经过战争实践检验的厚重的军事理论。如果让他们来指导中国的战争实践,不知道将会把中国引向何方?

    这支军队所以能征善战,是由于这支军队得到了人民群众的衷心爱戴和全力支持。兵民乃胜利之本。在解放战争中,晋冀鲁豫解放区参军农民累计达148万人;山东解放区先后有59万青年参军,还有700万民工随军征战。人民解放战争获得了极大的人力、物力的支援。特别是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中,人民群众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展现了一幅宏伟壮观的人民战争画卷。据不完全统计,三大战役共动员支前民工880余万人次,人民群众出动支前的大小车辆141万辆、担架36万余副、牲畜260余万头、粮食4.25亿公斤。在千里运输线上,奔流着一支亘古罕见的支前大军,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忍着风雪饥寒,依靠人力和落后的工具,翻山越岭,破冰渡河,谱写着一曲人民战争的动人凯歌,涌现出许多感人的事迹和无数的英雄模范。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曾深情地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援,有力地保证了战略决战的胜利,充分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

    这支军队所以能征善战,更是由于全军指战员有一种“一怕苦,二不怕死”的精气神。长征途中,十八勇士强渡大渡河,二十二勇士抢占铁索桥,他们以血肉之躯为红军杀出了一条血路。抗日战争中,狼牙山五壮士,弹尽粮绝,誓死不降,跳崖殉国;抗日联军八位女战士也是在同样的危境中,跳江殉国。解放战争中,董存瑞舍身炸碉堡,壮烈牺牲。抗美援朝战争中,黄继光飞身堵枪眼,邱少云浴火潜敌阵……这些感人的英雄事迹,自幼就融入我军每一名指战员们的心灵,他们都是那个时代的标杆,都是我军不灭的精神图腾。

    现在有一些人恶意诋毁我们的英雄,就是要毁掉我军的精神支柱,就是要“刨根断魂”。连已经为国捐躯的烈士都要诋毁,可见他们的心灵有多么的肮脏,他们的用意有多么的险恶。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革命英雄已经在人民的心灵中化为一座座不朽的丰碑,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已经深深地植入我军的血脉,当看到矗立在全国各地的英雄雕像时;当目睹在练兵场上,参演官兵拉出“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横幅标语时;当听到黄继光所在连队在晚点名呼唤“黄继光”的名字和随之而来的震耳欲聋的“到”的回应时,你就会感到,撼山易,撼解放军难。铁血精神仍在我们这支军队中传承。

    九十年,征尘未洗;九十年,整装待发。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人民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作者: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少将)

标签 - 国防自信,现代化军队,党指挥枪
网站编辑 - 蒲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