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评估:痛并快乐着

2014年09月04日 17:32:11
来源: 中国科学报     作者: 陈彬
字号:【

  几乎高校中的所有工作都要接受政府部门的评估或带有评估性质的检查、审核。

  目前我国高校的主体就是公办高校,政府是创办者。目前的评估就如同让父母评价自己的孩子,很难做到客观公正、一针见血。

  近日,有媒体报道,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开展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工作的通知》,将于今年起开展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

  也许是因为近些年关于高校的各种评估新闻很多,令人有些“审美疲劳”,这样一条新闻并没有引起公众的太多注意。但对于评估本身的是与非,人们却有着太多话要说。尤其对于高校而言,当被评估日益成为一种常态,我们真的应当考虑一下,在林林总总的评估项目中,哪些是必需的?哪些是多余的?我们真正需要的评估又该是什么样的?

  高校评估知多少

  对于我国高校而言,第一次听说“评估”这个词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1985年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教育管理部门还要组织教育界、知识界和用人部门定期对高等学校的办学水平进行评估。”1990年,《普通高等学校教育评估暂行规定》的出台,标志着我国拥有了目前为止最为系统的专门性高等教育评估政策文件。

  如此算起来,评估制度在我国出现的时间并不算早,但发展却极其迅速。尤其是在高校扩招之后,随着相关部门对于高校教育质量的关注,各高校开始抱怨评估“太多”了。

  2005年,在教育部直属高校工作咨询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时任南开大学校长侯自新坦言,高校要面对的各种评估检查实在太多了,此话得到广泛赞同。

  2007年,时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对学校的评估检查太多了……“让大学校长很难受。”

  2009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石定果直言,应付评估已成为高校工作的“重中之重”。

  ……

  那么,如今的高校,究竟需要应付多少评估呢?

  对此,记者在公开媒体上并没有查到具体的信息,但教育部本科教学评估专家组成员、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别敦荣告诉记者,自己曾在工作中听一些学校的负责人谈起,每年学校要应对的评估大概有20多项,平均每个月都有一两项。而另一位国内某普通高校校长范江(化名)则向记者坦言,自己的学校每年需要接待专门来校的评估专家1~2次,除此之外,通过上报材料或其他方式参与的评估就“太多了”。

  应该说,这样的数据还算“保守”。因为有数据显示,早在2004年,南开大学每年接受的各类评估检查就接近30次。

  “从目前的情况看,几乎高校中的所有工作都要接受政府部门的评估或带有评估性质的检查、审核。”别敦荣说。

  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的评估吗?

  离不了?去不掉?

  这其实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尤其对于像范江这样的一校之长而言。

  “这个问题很复杂。”采访中,范江说,“我当然可以像很多学者一样,说政府的这种评估是完全没必要的,而且我也认为这种说法是符合教育原理的。但问题是——符合原理的,不一定符合国情。”

  对此,范江解释说,至少在目前国内的高等教育领域,计划经济的痕迹还很明显,有计划就要有评估。此外,目前国内的评估是带有导向性的。“这中间有思想导向的问题,(主管部门是)不敢放的。”

  与此同时,政府评估对于高校而言,还涉及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因为‘计划经济’还没有结束,学校不评就没有钱。”范江说,本科教学评估本身有很大问题,但通过评估,的确对我们的发展起了作用——经费投入增加了,设施变好了,办学条件也好了。“只有评了他们才会给钱,这就是计划经济。”

  于是,“范江”们也就只能“痛并快乐着”了。

  就像范江所言,关于高校评估,业界的主流意见还是一方面减少评估项目,另一方面减少乃至消除政府干预。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就曾直言,只有政府部门彻底“退出”高等教育评估领域,由专门的社会评估机构来做教育与学术评价,才是正路。

  然而,这样的“正路”也不好走。采访中,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校工作人员就对“第三方评估”很不看好。

  “且不说在目前的国情下,第三方评估机构的权威性能否得到普遍认可,即使我们拥有合格的第三方机构,在主要教育资源全部掌握在政府手中的前提下,第三方评估结果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对接教育资源?没有‘好处’的第三方评估又能引起学校多大的兴趣?这都是非常现实且很难突破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说。

  换言之,除了高校出于各种原因“离不了”评估之外,目前的现实环境也导致政府评估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去不掉”的。好在公众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正如别敦荣所言:“如果现在没有了政府评估,很多高校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了。”

  从“国家学位”到“学校学位”

  既然政府评估短时间内还有其必要性,那么需要考虑的另一个问题便出现了——评估究竟该评些什么呢?

  据了解,就政府评估而言,目前高校的各方面几乎都有相关的政府部门对接。教育部发展规划司、高等教育司、社会科学研究司、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司、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等均负有开展高等教育评估的职责。如教育部发展规划司负责审核高等学校的设置;高教司负责本科教学工作评估;社科司负责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评估……

  “目前教育部对高校的评估是全方位的,并没有主次之分。”采访中,记者也听到了这样的声音。然而,在别敦荣看来,政府评估其实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

  “应该说,政府可以对高校进行评估的范围在不同国家、不同社会制度下是有所不同的,但总体上来说,凡是涉及学术自由的内容,政府应尽量不去干涉。在学校自主权范围内,应当由高校自己决定,政府的身影出现得越少越好。”

  对此,熊丙奇也曾在评论中表示,合格评估的目的,实质是实行资质监管。在我国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已达到3400多万人的情况下,对高校实行合格评估,撤销不具办学资质的院校,这是政府必须履行的责任……在对高等教育进行资质监管之外,政府全面退出对高校的办学水平评估,这是高校去行政化的需要。

  当然,让政府远离学术,同样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以此次行将实施的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为例,别敦荣表示,这样的评估在我国肯定是必需的,因为我们把学位资源看成了国家资源,国家赋予了学校办学的权利以及开展研究生教育的资格。“国家给多大的权力,你就办什么教育,学位点的数量、层次、结构和类型都由政府控制,政府当然有权力评估。”

  但事实上,学校开办的学位教育应属于自主范围。开办何种教育,授予学位的质量如何,都是学校自己的事情。从原理上说,政府插手的意义不大。

  “我们应当把学位从‘国家学位’变为‘学校学位’。学校教育只能代表学校,不能代表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学位教育是高校自身的权利,政府不一定要直接干预。所以,在很多国家,政府除了需要为学位教育提供资源以外,根本不去直接检查研究生的学位教育情况。”别敦荣说。

  诊断问题才是目的

  虽然关于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的通知是近期才下发的,但早在今年3月,国务院学位办就已经推出了《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办法》。而就在该《办法》出台后不久,华东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阎光才就对此进行了一番解析。他提到,评估是手段,诊断问题才是目的。

  “合格评估的目的,不是为了简单的‘证实’和‘认可’,而是评判其人才培养规格、特色和标准是否明确,还存在哪些问题,需要采取什么举措来解决问题。因此,无论自评报告还是同行专家评议意见,其主体内容构成应该包括写实性、分析性、诊断性和规划性等多个部分,特别是突出问题诊断和改进措施。”阎光才说。

  然而,目前的评估模式真的能起到诊断的作用吗?

  以最受人关注的本科教学评估为例。从2003年开始的本科教学评估中,有75%的高校被评为优良以上,而且这一比例逐年递增。至于后续改进,一位受评高校的老师曾这样形容:专家组走了,评估结束了,一切又恢复原样,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其实对于高校来说,每一次大的评估都是学校的重大发展机遇,所谓‘以评促建’也就是这个道理。”范江说,但问题在于,“以评促建”是学校在评审压力下的自我完善,评审本身给学校带来的只是资金的注入——评审通过了,上面才会给钱。其实这也是为什么高校很少通不过评审的原因之一。但至于评审本身会给学校诊断出什么真正有价值的问题,也许会有,但不会很多。

  事实上,对于政府评估“走过场”的批评和质疑,早已经不是新鲜话题,但对于政府依靠自身力量解决这一问题,很多人并不抱太大希望。

  “目前我国高校的主体就是公办高校,政府是创办者。目前的评估就如同让父母评价自己的孩子,很难做到客观公正、一针见血。从世界高等教育的发展看,高等教育的质量是在受教育者和社会的评价和检验中提升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包括第三方机构在内的社会评估虽然难搞,但也几乎是我们的唯一出路。只是在这方面,我们有太多的工作要做。”采访中,之前并不看好第三方评估的那位高校工作人员也不得不如此承认。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