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养老金平稳改革之鉴

  中国养老金“并轨”成为热点,一定程度上回应了很多人对于公平的呼唤。这固然应该是改革的一项重要考量,但同等重要的是,怎样建立更灵活的薪酬制度和有效的激励机制,促使公务员体系变得更加廉洁和高效。在这一过程中,还要注重细节的推敲。

  公务员养老制度的改革,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新加坡也曾发生过。而且看起来,新加坡与中国还有某些相似的地方。在那次改革之前,新加坡公务员享受的是退休金,而一般企业雇员享受的则是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建立的中央公积金制度。因此,我们企业也可以把新加坡的那次改革称为“并轨”。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新加坡的养老金“并轨”已接近完全实现。从一般企业的工作人员到高级公务员,基本都有自己的中央公积金户头。不过,除了公平的因素外,新加坡考虑得更多的是用人制度的灵活性,以及如何建立合适的激励机制和挽留人才的机制。

  中央公积金是新加坡社会保障体系的两大支柱之一(另一支柱是组屋制度),其核心是强制储蓄。工作之后,新加坡人几乎每人都有一个中央公积金户头,由雇主和雇员本人按规定的比例缴存,存入每个人的公积金户头,一般加起来占工资的三成左右,接近退休方可取用。这一制度如今还演化出更多的保障功能,在退休保障的基础上,还可用于购屋、医疗乃至子女教育。

  由于本身属于强制储蓄,再分配的色彩很弱,它并不保证退休之后的工资收入替代率。有机构测算,新加坡的公积金替代率因人而异,如果持续工作,一般可以达到7成左右。但是,由于公积金的缴交有封顶限额,因此即使是收入非常高的部长或常任秘书,公积金也只有数千新元。

  1986年的新加坡公务员退休金改革,采取了循序渐进的策略。新入职的“新人”只能选择中央公积金,而在职的“老人”则可以选择转为中央公积金,也可以继续选择退休金。当时,有一部分人仍选择了退休金,以至于直至如今接近退休年龄的人,仍有少数会领取退休金。不过,极少数的高层公务员,以及包括部长在内的政治任命职位,检察官和法律部门的领导层等,并不在那次改革的范围内。直到2013年4月,公务员的退休制度才完全取消。

  对于政府而言,改革的主要考量是未来公共财政的可持续性。改革之后,基本可以不给未来的财政留下负担。对于作为雇员的公务员来说,改革后与一般企业或非政府机构的养老制度能更好衔接,转换职业跑道时更便利。现实中,“并轨”对于公众来说也更容易接受。

  但是,增加灵活性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压低公务员的待遇。新加坡在2013年对于超高级公务员的薪酬改革前进行评估时认为,公务员的待遇不算高也不算低。副总理张志贤说,退休金取消,取而代之的是相应的待遇包,作为保留人才的长期激励机制。新加坡政府没有公布细节,只是透露这样的做法与现在一些私营企业的人力资源政策类似,一般猜测可能与服务挂钩。这样的做法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促使公务员守法,尤其是年资越深的公务员,违法的代价越高。

  显然,新加坡公务员退休金改革,考虑的是用人机制的灵活性和激励机制。在新加坡,公务员更换职业或进修都是常见的事,也不存在太多障碍。同时,新加坡也实行“裸薪”原则,尽可能减少灰色地带。政府给公务员有市场竞争力的薪水,以看得见的职业上升通道和激励机制促使优秀的人才留在公务员队伍。至于涨薪,则在“看得见的廉洁”前提下进行。

  至于是否需要给公务员超出一般私营行业工作人员的待遇,则要看是否希望留住一些精英人才。一些学者认为,后发展的东亚国家也需要一些精英人才留在公务员队伍。为此,新加坡政府对公务员的待遇上进行了非常详细的规定,以保证可操作性和激励机制的效果。

 

标 签:
  • 养老金,薪酬制度,公务员体系,公积金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