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改革:怎么改最利民生

  制表:鲁元珍

  高速公路收费怎样更合理?出租车价格如何调整?大部制改革怎么推进?交通运输部近日出台的《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意见》(简称《意见》)对这些百姓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改革收费公路通行费率形成机制

  一个时期以来,高速公路收费问题备受关注。一方面,高速公路被指“印钞机”,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则表示目前高速公路亏损较大、形成大量地方债务。而有专家则提出,不能因为总体亏损就忽略存在的不合理收费问题,亏损问题应客观看待。西部地区的高速公路投资大、车流少,存在亏损是合理的,而东部地区的很多高速公路是赢利的,而且是高赢利的。

  收费公路改革,究竟怎么推进?此次《意见》明确,对政府投资的收费公路实行收支两条线,通行费收支纳入政府预算管理;对采用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及社会资本全额投资建设的经营性高速公路,实行特许经营。

  据了解,目前全国高速、一级、二级收费公路的一类车(小型客车)平均收费标准分别为0.45元/公里,0.2元/公里,0.15元/公里。这一标准是十多年前制定的。下一步,改革收费公路通行费率形成机制,通行费率与营运服务水平等挂钩。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李彦武表示,接下来要会同有关部门积极研究推进《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工作。解决不同用路群体的公平合理负担问题,避免不使用高速公路的公众分担高速公路的建设和管理成本。

  上月,交通运输部首次公布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此次《意见》明确,完善收费公路信息公开制度。“下一步,我们争取做到把每条收费公路的信息都定期公布,促进改革措施落实到位。”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出租车经营权引入服务质量招投标

  近来,多个城市再现出租车罢运。有关专家指出,长期以来,无法撼动的份子钱和相对垄断的出租车行业让司机长期处于弱势地位,再加上互联网打车软件陆续推出专车服务,使出租车行业面临困境。“专车”客观上满足了市场需求,也倒逼出租车行业改革破冰。

  此次《意见》明确,科学定位出租汽车服务,完善运力投放机制,科学调节出租汽车总量,推进通过服务质量招投标等方式配置出租汽车的车辆经营权。“一直以来,出租车垄断问题饱受诟病,此次提出通过服务质量招投标配置出租车汽车经营权,具有重要意义。”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谭小平说,“车辆经营权引入市场竞争,谁的服务好就用谁,这体现了市场化的改革取向。”

  有关专家也指出,对于进入出租车经营的门槛要科学设计,比如新加坡对投标企业车辆投放数量进行要求,第一年车辆投放数量在100辆以上,四年增加到400辆左右,这要求企业要具备相应实力和管理能力。就北京而言,目前出租车企业大多是国企,司机中相当一部分是下岗职工和失地农民。因此,改革要“疾”,也要“稳”。

  一段时期以来,出租车价格维持着缓慢上涨趋势,而随着油价的下跌,人们也提出质疑:油价上涨,价格就涨;但油价下跌,价格却不变。

  就相关问题,此次《意见》也作出回应,“完善出租汽车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形成与公共交通合理的比价关系”。“这意味着未来的价格会有涨有跌。其中,会综合考虑油价、物价等多方面因素。”谭小平说。从国外发展情况看,出租车价格大部分呈现上涨,但有下跌的情况,比如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部分国家的出租车价格出现下调。

  此外,《意见》首次提出,加强对手机召车等新型服务模式的规范管理,鼓励发展多样化约车服务。“这其实给‘专车’开了一个口子,目的是更好满足百姓出行需求,同时倒逼传统出租车行业改革。”谭小平说。

  公交站点变更、班次增减让市场说了算

  高先生是上海市人民广场某商场的一名保安,每天都在晚上10点多下班,要到凌晨才能回到宝山月浦的家。“我晚上10点半下班,正好赶上人民广场23:01开出的1号线末班车,但是,到富锦路终点站后,没有公交车了,就只能打黑车。”公交站班次、站点怎么设置更合理?

  长期以来,公交站点、班次大多由政府部门审批并配置。此次《意见》明确,改革道路客运班线经营权配置机制,全面推进实施客运线路服务质量招投标制度。发挥市场在线路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扩大企业在站点变更、班次增减、车辆更新等方面的经营自主权。促进城乡道路客运一体化发展。“这体现了简政放权,把该由市场决定的交给市场。”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说:“企业为了赢得市场,就会在制定线路、确定站点中多考虑百姓需求。”

  此外,《意见》提出,探索公共交通引导城市合理发展模式,完善城市交通拥堵综合治理机制,科学引导公众出行需求,合理控制私人小汽车的增长和使用,使公共交通成为公众出行优选。“着力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大力减轻百姓出行成本,这是百姓所需,正是改革目标所在。”张柱庭说。

  让“大部制”变成“一票制”“一站式”

  近日公布的《北京交通发展纲要(2014—2030年)》明确,北京将着力打造京津冀“一环六放射二航五港”的交通一体化体系。有关专家指出,目前北京是“单中心加放射线路”,导致大量过境的小客车及货车进入市区。未来交通将结合治污、城市发展布局两方面进行规划,使交通方式更为经济、合理,比如将公路大部分能源货运调整至铁路。

  下一步,公路、铁路、民航如何有效衔接?此次《意见》明确,加强综合交通运输制度建设,推动国家层面出台加快综合交通运输发展的指导意见,同时强调,支持地方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负责本区域内综合交通运输规划、建设、管理与服务,统筹地方铁路、公路、水路、民航、邮政等管理,加快形成“大交通”管理体制和工作机制。

  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扬说:“从目前看,交通运输部一级已实现了‘大交通’规划,但在地方交通运输部门,还没有全部实现‘大交通’规划。”李扬说,大部制改革绝不止于机构、人员、编制的变化,更体现在效率的提高和服务的升级上。此次《意见》明确,鼓励和支持各地加大综合交通运输改革探索,选择具备条件的地方建立综合交通运输改革试验区。“这具有重要意义。”李扬说,大交通格局的实现,将推动货运“一单制”、客运“一票制”、信息服务“一站式”,真正实现综合运输一体化服务,让百姓走得了、走得好。

标 签:
  • 线路资源配置,改革取向,交通一体化,改革试验区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