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应更多分享社会发展成果

  据媒体报道,近日,江西南昌安义县种粮大户凌继河,在海南海口现场为种田农民颁发了288.9万元年终奖,其中“种粮状元”刘高美一人获得35.9万元。这已是凌继河连续三年为农民发奖。领完年终奖后,80多位农民将开启6天5晚的海岛之旅。

  这件被称为“土豪”“有钱任性”的事之所以成为新闻,正是因为它多少改变了人们对农民这个身份、种粮这个职业的惯性感受。但仔细一算,每位农民的平均奖金不足4万元,相对于城市白领或工薪阶层来说,这点奖金并不值得炫耀,而所谓的海岛之旅,对城市小资一族来说也不过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即便是这样微不足道的一点物质奖励,对于绝大多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仍然跟做梦一般。

  耕田种地、完粮纳税的农民,自古就是构成这个国家的最基本的百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加快,社会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国家经济飞速发展,蛋糕越做越大,富裕的人越来越多。但另一个事实是,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仍然较少享有社会发展带来的成果。不少农民发展致富之路,是通过走向城市、参与城市建设,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内涵的。而农村本身,仍然意味着落后、封闭以及贫穷,难怪乎不少人对“三农”的思维已经固化。

  我国广袤的农村社会所面临的难题,除了物质上的“富起来”,更有社会形态上的现代转型。农民的生活处境若能得到切实改善,年终奖也好,海岛游也罢,从物质上到精神上,都理应成为农民当下能够享受到的。

  改变农民的生活处境,首先要改变农业经营模式,盘活农民手中的资源。宅基地、农业用地,在严格依法监管的前提下,可否赋予农民更多的自主经营权。让农村的发展具有原发性的动力,而不是依附于城市和其他产业的发展而发展。

  改变农民的生活处境,还要改变针对广大农村的资源分配方式。加大农村教育、医疗、公共文化等基础设施建设,逐步缩小城乡二元差距。新一轮的城镇化建设,不是把黄土路变成水泥路这么简单,而是要让基本的社会资源分配一改过去集中于城市的模式。这其中尤其是教育文化资源,切实提高农民的文化素质和农村的文化氛围,才能彻底改变农村的面貌。

  改变农民的生活处境,更要跳出传统的社会管理思维。要大刀阔斧地进行户籍管理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生育制度等基本社会管理制度的革新。用合理的制度安排,保证农村的健康发展。

  古人云∶“郡县治,则天下安”。不能让农村的滞后成为国家发展的短板。而广大农村的社会转型,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重要一环。农村的改革与发展,也必将是中国改革的一场攻坚战。

标 签:
  • 农民,社会发展
( 网站编辑:杨鹏峰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