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小康,贫困短板怎么补

  要让农村贫困人口在享受“三农”普惠政策的基础上,再享受特惠政策。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

  精准扶贫实际上就是要解决好扶谁、谁扶、怎么扶的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定西市市委书记张令平

  不能因为穷就剥夺孩子基本的发展能力,这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核心和关键。

  ——中国人民大学反贫困研究中心主任汪三贵

  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无疑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现在离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只剩不到6年时间,如何尽快补上贫困短板?“两会e客厅”邀请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左二),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定西市市委书记张令平(左三)和中国人民大学反贫困研究中心主任汪三贵教授(左四),共同探讨。访谈由本报记者顾仲阳(左一)主持。

  现有贫困人口中,1200多万户家有病人,600多万户住在危房

  主持人:全面小康的贫困短板到底有多短?

  刘永富:“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2020年我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目前的情况看,主要的经济社会指标是可以完成的,但要全面完成扶贫攻坚的任务很不容易。扶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的任务,我国现在还有14个连片特困地区、592个贫困县、12.8万个贫困村,还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这其中1200多万户家里有病人,有600多万户住在危房,这些都是民生之痛。贫困地区自然条件恶劣,总体上看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落后,产业基础薄弱,还有3/4的贫困村没有集体经济收入。

  现在时间非常紧迫,必须采取非常规的手段来应对,要制定更加明确的目标,出台更加有力的举措,采取更加有效的行动,不让贫困地区、贫困群众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过程中掉队。

  整合扶贫资金,解决“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的问题

  主持人:精准扶贫是新阶段扶贫攻坚的主攻方向,怎样更好实施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张令平:精准扶贫实际上就是要解决好扶谁、谁扶、怎么扶的问题。其中怎么扶的问题,甘肃采取的办法是“一村一业一单位”,一个村选择一个扶贫主导产业,确定一个帮扶单位;“一户一策一干部”,分户施策确定一个责任人,真正把精准扶贫落实到位。

  刘永富:去年全国动员了80万名干部,培训了60万人,对贫困村、贫困户进行识别。识别过程中提高所有村民的知情权、参与度,让大家认可,这是精准识别扶贫对象。另一个措施是,去年省市县乡四级抽调了40多万名干部,组建了12万个工作队,派驻贫困村进行帮扶,应该说精准扶贫工作现在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汪三贵:做好精准扶贫,扶贫的项目、资金管理方式要改革,很重要的一点是,在资金到底怎么用、具体做什么项目上,应该给地方政府更多权力。上级部门也不是不管,而是要加强监督和评估的责任,通过审计和其他方式,使资金不被乱用。

  张令平:核心还是要通过改革创新,整合扶贫资源。举个例子,现在农民的职业培训资金每年都不少,我们甘肃的情况是分散在7个部门;县里把这些资金整合起来,就能更好地集中发力。

  汪三贵:现在很多项目都有立项标准和投资方向,到了县里强制整合了,审计起来可能会有些问题,更好的办法是从上面就把政策整合好。

  刘永富:就是要解决好“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这个问题。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去年已决定扶贫资金、项目审批权原则下放到县,去年落实到位70%,今年将基本落实到位。

  2020年贫困县应退出,退出后一段时间支持不变

  主持人:贫困地区要更快脱贫,自力更生非常重要,怎样更好调动贫困地区的脱贫主动性,增强他们的内生发展动力和活力?

  刘永富: 一是要明确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加强对贫困县的考核。中组部、国务院扶贫办已经制定出台了对贫困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经济社会发展实绩的考核办法,现正在落实过程中,要使贫困县的领导班子把主要精力用在扶贫开发上。

  二是要建立贫困县的约束机制。最近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下发了建立贫困县约束机制的通知,你是贫困县,国家给你支持没有问题,但也要约束你,哪些事情你必须做,哪些事情提倡你做,哪些事情你不能做,都有明确要求。

  三是建立贫困县退出机制。我认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候,贫困县应该退出,贫困村也应该退出一部分,绝对贫困也应该消除。所以我们正在研究、征求意见,退出还得有标准和程序。

  主持人:恐怕还得有激励机制。

  刘永富:鼓励他先退,先退有好处。退出以后一段时间内继续支持,不能说摘了帽子就不管了。

  张令平:关键是大家希望摘了帽子以后政策不变、享受的待遇不变,这是个核心问题。

  刘永富:也不能完全不变,短期内不变是第一。第二也要改革调整,不能简单地说一切不变。

  通过有质量的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主持人:大家很关注“一代穷,世代穷”的问题,如何更好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

  汪三贵:之所以存在贫困的代际传递,也容易理解。与很多城里孩子、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孩子相比,贫困家庭的孩子在早期接受的能力培养、教育质量、健康改善等方面都跟不上。

  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教育是最核心的,再贫困的地区基本教育都要保障,另外一个就是健康。着力点显然应在下一代,从出生之前就开始,一直到他成为劳动力,不能因为穷就剥夺孩子基本的发展能力,这是问题的核心和关键。

  刘永富:政府也做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在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儿童中普及了营养餐,让他们发育好身体。到了上学年龄,让他接受义务教育,以后还要接受高等教育,特别是职业教育。我想关键还是通过有质量的教育,把贫困状况改变过来,不能世世代代穷下去。

  难度再大,今年也要再减贫1000万人以上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您对实现这个目标有没有信心?

  刘永富:2012年我们减贫2300万人,2013年减了1600万人,去年是1232万人,可以看到标准提高了以后,减贫规模有一个规律性的递减,越往后难度越大,我们还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今年不减贫1000万人以上,全面小康的扶贫任务就完不成。难度大、压力大,动力也大,脱贫是我们必须要补的短板,难度再大,今年也要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这个任务我们有信心完成,但要努力,不努力是完不成的。

标 签:
  • 扶贫,全面小康
( 网站编辑:杨鹏峰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