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情感护理”助推社会情绪疏导

  当前我国正进入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巨大的社会变革给人民的生活水平带来了很大的改善,同时也带来了各种矛盾和挑战,例如地区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拉大、人口资源环境压力加大;就业、医疗、住房、教育、安全生产、社会治安、腐败现象、道德失范等方面的问题较突出。在这些复杂的社会问题背景下,如果忽略对人的情感关怀,将会导致人的情绪问题和心理障碍增多,焦虑、浮躁和暴躁等精神问题严重。而要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化解社会矛盾、应对危机挑战,深入开展社会情绪疏导工作十分必要。

  社会情绪疏导排解情绪困惑

  积极的社会情绪有助于促进社会稳定和发展,反之,则会产生负面作用,因此需要加强社会情绪的疏导,尤其是要通过社会情绪教育有效地控制和管理消极的社会情绪,以避免社会的动荡。社会情绪教育最早由非营利的国际组织“社会情绪教育中心”(Centre of Social Emotion Education, CSEE)于1996年提出,其主要任务是通过教育研究和训练来培养人们对社交和情绪的学习。该机构旨在提升人们的社会胜任感以预防社会情绪及健康问题,其活动的主要内容包括品格教育、偏差行为防治、健康药物及性教育、暴力防治、家庭生活教育、道德和多元文化价值教育,以增强人们的知识、技能、爱心和责任感。但该机构的服务对象仅局限在中小学生的情绪教育和疏导上,并未作为一种全社会的情绪教育和疏导扩展开来,而通过提出“情感护理”的概念,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空白。

  社会情绪疏导强调政府、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社区以及公民个人等各行动主体,建立平等的合作型伙伴关系,依法对社会大众的情绪问题进行控制和疏导,最终增进社会的共同利益,满足大众的共同需求。精神健康作为民众的共同需求,关系到社会的共同利益,在社会情绪疏导中做好精神健康工作主要是针对情感困惑排解,这是一项保障民众精神健康的基础性工作。任何人都会有情感困惑的时候,就像汽车需要保养一样,人人都需要情感护理。当人的情感出现问题的时候,若得不到疏导、护理,就会形成情绪问题、心理问题,甚至导致心理障碍。心理障碍严重也就可能转变为精神疾病,有的人甚至会做出自杀、杀人等恶性行为。在现实社会中不是所有的利益诉求都是合理的,也不是所有的合理诉求都有条件即时解决,这就需要适时的情感疏导和情绪排解。为此,需要社会建立相应的安全阀机制,成立情感护理机构,倾听民众的倾诉,呵护民众的情感,排解民众的情绪。

  以“情感护理”疏导社会情绪的多重意义

  “情感护理”与心理咨询不同,它强调公益性和大众性,通过电话咨询和来访沟通等形式做好民众精神健康的基础性工作。情感护理机构的成立旨在全社会倡导情感关怀的人文氛围,建立情感关怀的有效机制,调动社会各方面的丰富资源,教育民众更好地应对自身的情绪问题。这一工作具有多重社会意义。

  以“情感护理”帮助社会情绪疏导有利于社会治理结构的完善。一个有效的社会治理结构要包含两个机制:一是利益诉求机制,以促进治理主体的利益平衡;二是情感关爱机制,以抚慰民众的心灵。在利益诉求机制建立的情况下,当利益诉求尤其是合理的利益诉求不能得到有效解决时,就需要及时地通过社会情绪教育进行情感疏导和情绪排解,以避免激发各种矛盾,威胁社会稳定。情感护理式的情绪疏导可以帮助建立情感关爱机制,从而弥补社会治理结构的缺陷。

  以“情感护理”帮助社会情绪疏导有利于慈善公益事业的创新。目前,慈善公益偏重于救灾、帮困、教育、医疗等物质领域的救助,而对情绪、情感等精神领域的救助基本处于空白。并且情绪、情感问题具有普遍性、隐蔽性和突发性,一旦爆发,后果难以预料。情感护理社会组织的建立,以及开展社会情绪疏导工作,将起到完善社会保障领域的社会救助体系的作用。

  以“情感护理”帮助社会情绪疏导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新举措。在现代社会里出现自杀、他杀等情况有时并非因为物质方面的原因,而主要是由于他们解不开心中的结,而经过及时的教育和帮助,心中的结是可以解开的。根据深圳、广州、金华和秦皇岛等地情感护理中心的实践经验,有自杀、他杀倾向的人如果能够及时向情感护理中心求助,通常都能获得及时救助并接受劝说,从而避免悲剧的发生。

  以“情感护理”帮助社会情绪疏导开创了精神文明建设和心理健康教育新的工作方式。由于以往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不足,造成社会上部分人群出现人格障碍、思想偏执和性格缺陷,当他们在恋爱、婚姻、工作等生活中出现矛盾、冲突和挫折后往往陷入极度的痛苦、悲愤和绝望之中。情感护理从排解困惑和不良情绪入手,引导民众树立积极健康的人生态度,正确面对人生的困难和挫折,为新时期精神文明建设和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创新提供了新的路径。

  以“情感护理”帮助社会情绪疏导还有利于探索形成新型社会治理模式。在社会转型期的大背景下,情感护理机构采用政府拨出专款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开展社会情绪疏导工作,由民间组织自我管理、自我运行、自我发展。这种管理方式在中国民间组织运营中还属于探索发展阶段,通过对其进行考察和研究,可为其他社会组织的发展提供借鉴经验,更好地处理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推进社会治理体制的创新。

  为使“情感护理”更好地发挥社会情绪疏导的积极作用,努力提高社会治理水平,应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提高公众的自我责任意识和参与意识,推进情感护理进企业、社区、学校、信访等领域,继续开展情感护理现场咨询活动和宣传活动等;并通过情感护理民间组织帮助社会情绪疏导的示范作用,促进社会组织的治理创新,发挥社会组织在利益表达、道德教化、心理干预和矛盾调处等方面的作用,增强社会发展活力,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标 签:
  • 社会情绪,情感疏导
( 网站编辑:杨鹏峰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