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行业亟需改革促进派

  长期以来,出租车行业利益盘根错节,市场化改革步伐异常缓慢。如今,即便是有滴滴、优步等互联网专车的倒逼压力,即便是处在一个“互联网+”的时代风口,绝大多数地方却依然未有任何改革迹象,出租车行业俨然成了一块最难啃的硬骨头。不过,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潮中,总有一些地方敢于壮士断腕。这一次,浙江义乌就成了出租车行业改革的急先锋,并且受到了交通运输部的表态支持。

  相对于年初武汉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出让金,以及上月南京市下调“份子钱”,义乌市日前出台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方案》更受公众欢迎,也更有改革味道。这一方案不仅要全部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而且明确将放开出租车市场准入和出租车数量的管控,这样的市场化改革方向真正触到了问题根本,堪称打破出租车垄断经营的有效尝试。我国出租车行业兴起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在数量管控与公司化经营的管理模式之下,相关部门将出租车市场的资源牢牢控制在手中,将有限的指标拍卖给出租车公司,然后再向市场进行竞争式分配,其结果是高额的营运权使用费、处于垄断地位的出租车公司、错综复杂的产权关系和承包模式。简单说,这一管理模式更多依赖政府配置资源,而不是将决定权交给市场。义乌的改革方案,体现出了对市场力量的充分重视,是对旧有管理模式的一次颠覆。

  深化改革不是“剪指甲”,而是“刮骨疗毒”。从改革方向上看,义乌的方案真正触到并触痛了出租车行业的既得利益群体。单就取消营运权使用费这一项来说,义乌市政府将直接减少财政收入千万元以上,而在武汉这样的大城市,这笔使用费更高达上亿元。放开市场准入和数量管控,直接冲击的就是处于垄断地位的出租车公司,而广大出租车司机将获得更多的市场选择权。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倘若没有“刮骨疗毒”的长远眼光,没有呼应民众诉求的价值取向,估计没有多少地方愿意放下这块嘴边的“肥肉”。这次义乌的改革方案确实动了真格,不过也有其特殊性,一是外在压力大——“黑车”泛滥,有统计说是正规军的10倍之多,“再不改革,行业要崩溃了”;二是市场取向明确——义乌能成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交易中心,正是得益于市场经济的思维和制度。但不管怎样,作为出租车改革“吃螃蟹”的城市,义乌的改革尝试理应收获掌声。事实上,有许多地方面临的改革压力同样很大,市场经济发展的同样很好,但就是不愿也不敢主动触碰既得利益。

  本轮改革的核心问题是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但在一些政府和市场长期错位的领域,比如出租车行业,要想使政府主动让位于市场,往往困难重重,坚持市场化改革更是少之又少。说到底,一旦改革触动自身利益时,许多改革就推行不下去了。“合意则改、不合意则舍”在一些地方、一些问题上表现得甚是明显。同样是近日,某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出租汽车客运管理条例》修正案时,部分常委会委员不约而同地抨击了现有的出租车运力指标限制,直言“政府简政放权不是真正的简政放权”,但愿这些人大代表的声音能够成为变革的动力。义乌是出租车行业的改革促进派,但这样的促进派还太少,远没有形成星星之火燎原之势,还需要更多的地方积极跟进。有了足够多的改革促进派,才能汇成全面深化改革的滚滚大潮。

  人民有所呼、改革有所应,在群众关切的问题上,每一个敢为天下先的改革举动,都值得点赞。义乌是这样,更多地方、更多领域都亟需改革促进派。

标 签:
  • 出租车
( 网站编辑:杨鹏峰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