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居养老”什么样?

把农村闲置院落休整一番,用作城里人的养老社区

  远山的长城,村中的小溪,将白墙青瓦的村庄点缀得古朴典雅。这里是北京市怀柔区渤海镇依山傍水的小山村——田仙峪。今年5月9日,北京首个农村养老试点社区——国奥乡居在这里正式亮相。

  田园生活自在惬意

  在国奥乡居9号院,64岁的陈鹤凤大妈和女儿坐在宽敞的院子里悠闲地品着茶。这个以茶文化为主题的农家院落,挂画、插花、盆景、文房四宝、茶具一应俱全。“只有茶叶是自己带来的。”陈鹤凤向记者介绍,小院共有六间房,其中卧室有3间,另外三间房屋分别用作茶室、画室和厨房。

  目前,国奥乡居共有30套农家院,分为“老茶友”“老将军”“老村长”等不同主题。这些小院通过修旧如旧的方式保留了老屋原汁原味的农村风格,又按照现代家居标准增加了卫生间、厨房等。

  “远离喧嚣,鸟语花香,烹茶谈天,还可以就近种些瓜果蔬菜,呼吸新鲜空气,吃无污染的原生态食品,也算了圆了回归田园生活的梦想。”陈鹤凤乐呵呵地说。

  田仙峪村距市区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交通便利。圣泉山、雁栖湖、红螺寺等景区也都离村子不远。“活动空间大,没有在城里那种被‘圈养’的感觉!”陈鹤凤老伴周建华说。

  9号院的年租金七万五千元,“算下来一个月6000多元,我在城里80多平方米的住房租出去也差不多这个价钱!”陈鹤凤觉得挺划算。

  配套服务基本成型

  养老生活舒适无忧,完善配套的社区服务必不可少。

  很多人问,农村养老,有病了去哪儿看?医保能刷卡不?在怀柔区政府的支持和帮助下,田仙峪村将原先的卫生室升级为卫生服务中心,并配备专业的医疗设备及医务人员,24小时提供服务。入住老人可以持医保卡在卫生服务中心看病就医。

  田仙峪村实施了煤改电,冬季取暖用电代替煤,且取暖电价政府给补贴一半。国奥乡居还利用田仙峪村委会闲置的办公楼建起了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内设公共食堂、休闲酒吧、餐吧、洗衣房等公共服务设施。“做啥都方便,我很满意。”陈鹤凤说。

  “城市老人来咱这儿,不能封闭在自家小院子里。”田仙峪村主任杨永清说,社区会引导“客人们”融入当地的交友圈,真正体会乡愁与亲情的融合。

  作为配套政策的一部分,国奥乡居养老社区还可为客户代管房屋。如果长期不居住,社区可代为经营,产生的收益在扣除成本损耗后五五分成,使客户获得休闲度假、健康养生和理财投资等多重收益。

  完善机制扩大覆盖面

  “老了就来村里住,将会是很多人的选择。”对于项目的前景,国奥文化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大庆很有信心。在一项针对北京市7个区的350名城市老人进行的问卷调查中,86.1%的老人有强烈意愿到农村特别是怀柔享受新型的养老方式。

  数据显示,北京正面临人口老龄化的巨大挑战。截至2014年底,全市老年人口已超300万,目前正以年均6%的速度增加。

  城市养老机构一床难求,与此同时随着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农村闲置房屋数量逐年增加。怀柔当前农村房屋的闲置率已达13.9%,盘活农村闲置房屋,可以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同时通过建设乡村休闲养老社区,缓解城市养老机构不足的压力。

  田仙峪村党支部书记孙建坤介绍,该项目采取“农户+合作社+企业”的经营模式,建立起了“农民所有、合作社使用、企业经营、政府监管”四位一体的运行机制。“责、权、利清晰,确保农民受益。”孙建坤说。

  对于闲置农宅盘活的前景,北京市农研中心研究员张洪英分析称,一些村民担忧签长期合约,会在将来房价上涨、村庄搬迁等情况时吃亏。对于这一新生事物是否具有可复制性,她认为还受到市场和区位的限制。“目前一些农宅盘活初见成效的村,大多地理位置优越,基础设施成熟。”张洪英说。

  “对于乡居式养老,公司也常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经营理念、模式都需要在现实中不断调整,同时离不开政府扶持和政策倾斜。”王大庆说。

标 签:
  • 养老
( 网站编辑:杨鹏峰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