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身边吸烟者说不,你有顾虑吗?

  北京控烟令即将实施。这意味着,在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和规定的部分室外场所,面对吸烟者,法规赋予了普通人说“NO”的权利。在倒计时20天时,北京还曾隆重推出了个人劝阻吸烟的三个手势——不可以、我介意、请停止。但是面对吸烟者,究竟有多少人有勇气做出这三个手势,甚至上前直接说一句“别抽了”?

  市卫生计生部门近期调查显示,成人在各类场所二手烟暴露由高到低的顺序依次是:酒吧和夜总会89.5%、餐馆65.7%、家庭39.8%、中小学校32.8%、机关大楼19.7%、医疗机构12.8%、公共交通工具3.9%。这其中,以餐馆和办公大楼执法最难。说餐馆禁烟难,是因为烟酒仍然是重要社交手段,烟酒不分家,小酌几杯的时候,烟民必然会点上一根烟。而对不吸烟者来说,最希望禁烟的场所之一也是餐馆,带着老人孩子聚餐,当然不希望被烟雾缭绕。可在这样的场合,遇到邻座陌生人肆无忌惮吞云吐雾,真的有人敢上去劝阻吗?

  令人担忧的是,在现实中,因劝阻他人吸烟而遭打骂并非个例。据报道,在杭州实施控烟条例不到一个月内,就发生了一男子在某酒店电梯内抽烟被另一男子劝阻,两人言语不合发生冲突的事件。一年后,两名乘客在出租车内吸烟,的哥因劝阻而被打伤。类似的暴力事件在不少城市频频上演。可以说,面对路人甲、路人乙,你不了解他的脾气秉性,自己又可能是老弱妇孺,恐怕没有多少人敢于直言不讳。

  在一般公共场所,对陌生人是不敢劝;而在办公大楼里,对着同事熟人,就成了不好劝、劝不了、劝不住。同事间关系特别熟的,你劝了,他嘻嘻哈哈,不当回事,一堆理由,烟头就是不灭;关系不算太熟的,劝一次他听了,第二次又若无其事吸上了,总不好意思拉下脸来再三劝阻。如果恰巧碰上是领导吸烟,那就更没人敢劝了。市爱卫会曾联合开展北京无烟机关单位创建活动,共有171家机关单位参加。调查发现,这些单位领导班子里一个吸烟者也没有的只占7%左右,办公室控烟难度可想而知。

  既然有了“史上最严控烟法案”,就需要落地。既然有了“劝阻吸烟手势”,还需要人人会用、敢用,否则这些法规和手势就成了形式,成了虚设。因此,控烟必须劝阻与监督相结合、与处罚相结合。比如在餐馆,市民不敢劝陌生人,可以提醒服务员去劝。本次控烟条例中也明确提出了,禁烟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有责任对吸烟者予以劝阻,对不听劝阻的要求其离开;对不听劝阻且不离开的,向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投诉举报。而在熟人圈中,控烟亟须与相应的技术监控手段相结合。比如针对办公室禁烟难,有些政府机关已经开始安装烟雾感应器,不吸烟者也就不必内心斗争劝还是不劝。

  有效控烟关键在执行,难点也在执行。在一个人人不敢说“不”的氛围里,控烟很容易陷入法不责众、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境地。只有明确监管责任主体,健全科学的监管机制,探索高效的监管手段,处罚到位,才能真正给控烟提供有力的保障。

标 签:
  • 控烟
( 网站编辑:杨鹏峰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