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困难群众切实感受公平正义

司法救助改革试点2年,发放救助金50多亿元——

让困难群众切实感受公平正义

  从救助刑事被害人到全面推进完善相关制度,随着近年来改革的逐步深化,国家司法救助不仅缩短了救助期限,规范了救助范围和标准,更强化了各界对人民法院司法救助工作的监督。国家司法救助改革通过规范国家责任和义务,为生活面临急迫困难群众打开了一道“求助之门”。

构建国家司法救助制度

  2004年,山东淄博市委政法委与市中级人民法院联合出台《关于建立刑事被害人经济困难救助制度的实施意见》,在全国率先开展刑事被害人救助工作。4年后,构建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被纳入中央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部署。2009年,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财政部、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刑事被害人救助工作的若干意见》,刑事被害人救助工作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法治现代化理念的发展,对生活面临急迫困难群众的救助开始由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转向构建国家司法救助制度。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要求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健全国家司法救助制度;四中全会决定进一步要求健全司法救助体系,保证人民群众在遇到法律问题或者权利受到侵害时获得及时有效法律帮助。健全国家司法救助制度成为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要目标之一。

  据了解,最高法院将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健全纳入司法改革规划一体推进。2014年7月,最高法院印发《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将“推动完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作为司法改革的主要任务之一;随后出台《关于规范涉诉信访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试行)》,规范涉诉信访中的国家司法救助。

  2016年7月,最高法院出台《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规范审判执行中困难群众的国家司法救助,强化国家司法救助的公开和监督。

公平救助实现阳光运行

  “人权得到切实尊重与保障”“使受到侵害的权利一定得到保护和救济”……作为贯彻司法为民,维护司法公信力的重要制度,国家司法救助一头牵着百姓疾苦,一头系着司法关爱。这是让公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的重要制度。

  在开展国家司法救助改革过程中,天津、四川、甘肃、云南等地法院被最高法院确定为试点地区。经过近两年试点,各地国家司法救助制度改革取得可喜成绩。

  针对县、市、省三级财政列支的救助资金呈现出的上多下少状况,河北省高院确定由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负责对司法救助案件报送情况进行分流的思路,提升救助效能。去年7月以来,河北省高院决定救助案件690件。

  天津市高院制定《天津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实施办法》,做到案件受理、救助范围、救助程序、救助标准、经费保障、资金发放“六个统一”。“六个统一”工作机制的建立,实现了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常态化、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标准化,做到公平救助。据了解,通过案后回访调查,当事人的满意率接近百分之百。

  为确保符合条件的困难群众得到国家司法救助,避免重复救助和救助缺位,四川省高院从盘活救助资源、简化救助流程、推进阳光运行三方面入手,初步建立了保障有力、协调高效、环环制约的司法救助工作新机制,实现了司法救助阳光运行。甘肃省高院严格规范管理,加强相关保障;惩戒反面典型,严格检查督办;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积极开展案件听证;对于实名举报的违规违纪行为,召开听证会,以公开促公平公正。甘肃省高院自2015年以来决定救助的案件数达204件,救助金额845.35万元。

  同时,各地还推动国家司法救助与其他制度相衔接,对符合条件的优先予以社会保障救助。如,云南省高院探索实行多项联动机制,将涉诉特困人员“社会保障情况”作为申请国家司法救助的前置条件。从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云南省高院通过省委政法委共享信息平台,发放救助金2217.33万元。在云南,全省中基层法院通过该信息平台,实现了与当地政法委、财政部门的无缝衔接审批,办理救助案件535案,救助887人。

提升司法救助法治化水平

  法院在审查陈某母子和孟某夫妇两个刑事被害人救助案件时,因为案件的具体情况不同,两个案件最后的结果也不一样。

  原来,陈某母子年龄分别为45岁、22岁,具有劳动能力,虽生活条件不好,但并不属于生活面临急迫困难的情形,且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没有申请强制执行。最后法院决定不予对此案的申请人进行司法救助。而在孟某夫妇的救助申请案中,两人均为70岁左右,一人身体残疾、一人患有严重心脏病,全家依靠被害人收入维持生计,被害人被害后,孟某夫妇的生活陷入极度困难,被告人又没有赔偿能力。两个申请人最终如愿获得司法救助。

  面对日臻完善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如何深入推动落实?如何让当事人方便、顺利地进入国家司法救助程序?这些都是摆在全国法院面前的必答题。

  2016年9月9日,全国法院国家司法救助改革推进会在天津举行。会议明确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改革目标为“救助制度法治化、救助案件司法化”,要求规范和完善救助受理、处理的工作机制,确保司法救助在法治轨道上有序运行。会议强调,要坚持严格司法,严格落实程序正义的要求,建立统一的国家司法救助机制,畅通申请渠道,规范受理案号,强化听证程序;严格落实救助范围和标准的统一。

  南开大学法学院院长左海聪认为,按照“救助制度法治化、救助案件司法化”的改革目标,国家司法救助案件需要做到双轨立案、严格时限和决定公开。其中,双轨立案,指人民法院依职权启动和当事人直接向立案部门提出申请两种方式。“应该看到,随着救助案件法律推理和裁决标准的逐步统一,当事人自己提起立案申请的情形可能会出现并且增多,从尊重当事人权利的角度看,后一方式也是必要的。”

  正如最高法院副院长陶凯元所指出的,深化改革,推进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科学发展,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是人民法院在新时期所要承担的历史使命和重要职责。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程中,各地法院要以人权保障理念为指引,进一步提升国家司法救助法治化水平。

  据了解,在2016年10月1日前,各级法院将成立由立案、刑事审判、民事审判、行政审判、审判监督、执行、国家赔偿及财务部门组成的司法救助委员会。同时,各级法院赔偿办将配合专职审判人员,培养专门化的法官队伍。

  “国家司法救助是社会保障制度的组成部分,是人民法院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重要方式。”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袁钢认为,各级法院应当结合各地实际,探索统筹国家司法救助与社会救助、法律援助的相互关系,加强国家司法救助与其他社会保障制度衔接,确保发挥国家司法救助“托底线”功能,防止重复救助。

标 签:
  • 司法救助,刑事被害人,公平正义,高院,南开大学法学院
( 网站编辑:田雨晴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