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考验社会治理智慧

    16个区开展、800余支队伍参赛、3万多人报名、1988万人次参加网络投票互动……近期,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文化局、北京电视台主办,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制作播出的“舞动北京”全民广场舞大赛引发关注。这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京城广场舞大赛,真正实现了“让全北京跳起来”。不独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云南电视台都市频道、江苏电视台体育频道等多家媒体今年牵手“广场舞”,舞动不止。

    近年来,因治安、噪音、场地等问题与居民发生冲突,广场舞成为一个极富争议的存在。但是,广场舞既能丰富民众的精神文化生活,又有助于增强身体素质和心理健康,已经成为很多人自发的文化选择。广场舞不再是老年人的专利,不少年轻人也加入其中;广场舞不再是女性的天下,大叔们也加入了舞动的队伍。

    到底有多少人在跳广场舞?山东青岛的数据可作参考。2013年,统计显示青岛广场舞爱好者人数在35万人左右,当时预计2014年达60万人,占青岛总人口的7%。广场舞的市场有多大?根据广场舞行业的创业者调研估算,当前仅音响、服装、唱戏机3项广场舞装备,一年的市场规模就有20亿元。

    广场舞虽然是公众自发的文化选择,但其快速发展与政府层面的支持不无关系。去年9月,文化部等4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广场舞活动健康开展的通知》,提出要将广场舞活动纳入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并建立由政府牵头、相关部门依法管理、场地管理单位配合、社区委员会和业主委员会以及相关社会组织等广泛参与的广场舞活动管理机制。为基层群众就近方便地提供广场舞活动场地,广泛开展多种普及推动活动、大力培育广场舞活动品牌等举措,也被提升至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精神文明的高度。

    4部门的“正名”有助于消除广场舞在舆论场中的污名化效应,但如何有效协调不同群体之间的利益关系,如何厘清广场舞本身的权利边界,如何均衡公共文化服务,如何为可能引发的利益冲突制定可以遵循的解决路径,进而维护公共秩序,都考验着社会治理的智慧。上述《通知》印发已一年有余,场地资源充实了多少,公共秩序好转了多少,权责厘清了多少,各级政府该有一本账。

标 签:
  • 解决路径,社会组织,文化选择,广场舞,利益冲突
( 网站编辑:唐淑楠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