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需要“新枫桥经验”

    据媒体报道,一场多地政府干部、专家参与的研讨会近日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会议关注网络时代社会治理的“新枫桥经验”。50多年前,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得到毛泽东同志的批示。时空转换,互联网时代的社会治理需要怎样的“枫桥经验”?

    乍一看,在互联网时代,强调就地解决矛盾的“枫桥经验”显得格格不入。与半个世纪前相比,中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其中最深远的变化是网络社会不再有边界,一个可能改变个人命运的行为未必发生在身边,而是来自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世界;第二个变化是人员的流动频繁,许多地方的流动人口远超原有居民人数;第三个变化是社会活动日益多样化,活动的链条日益复杂化。

    这些变化给社会治理带来了巨大的挑战。过去,一些地方最常见的犯罪是“三抢一盗”,且罪犯大多是本地人。在社会流动频繁的当下,“流窜”作案和网络犯罪的触角开始蔓延到最偏僻的角落。这些犯罪的高度不确定性使得侦破难度增大,也让人们对社会安定产生了更大的焦虑。

    社会治理就是控制发生问题,及时发现问题,高效解决问题。传统社会的诸多风险之所以可控,主要是因为核心信息的范围有限,信息流通的范围也有限。而在网络社会,制造问题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人之间产生了高度的信息不对称,这成为社会治理最大的障碍。解决信息不畅导致的问题,只能靠疏通信息渠道,这就是互联网时代“枫桥经验”的用武之地。

    50多年前的“枫桥经验”产生于乡镇而非更大的城市,并非偶然,因为只有在乡镇这样相对狭小和熟人社会的空间,才能更好地打破问题从发生到发现再到解决之间的信息区隔。矛盾不上交,能够就地解决的原因也在于,只有当地才能掌握有利于解决矛盾的最全面的信息。那么,在互联网时代,如何利用“枫桥经验”建立有效的信息疏通网络?首先,要从横向和纵向打通信息渠道。从横向来说,解决问题的机关之间要建立畅通的信息共享通道,例如一些地方整合公安实战中心、指挥中心、情报中心,建立三者合一的超级“110”体系,提高了案件处置和侦破效率。从纵向来说,要发挥社会共治共享的精神,设立便利、高效的信息收集、分析通道,打通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两个关卡之间的通道。在互联网时代,除了依靠群防群治力量收集信息,还要依靠专业的大数据和社会科学方面的建构,更准确和全面地发现问题。

    在日益多元化的当代社会,单纯依靠个人的力量,难以准确、高效地解决问题,除了信息通畅,法治和专业性是不可忽视的两个重要维度。因此,互联网时代的“新枫桥经验”还需要加上“合法边界”与“专业整合”这两个要素。

    (作者: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

标 签:
  • 互联网,时代,网络世界,新枫桥经验,社会治理
( 网站编辑:唐淑楠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