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天然草原退化问题及应对举措

2012.05.02 09:51
来源: 中国环境报     作者: 乔吉甫
字号:【

    新疆地处中亚内陆,干旱少雨,生态环境十分脆弱。不仅我国在新疆最大面积的沙漠需要治理,还需要保护好大片的干旱、半干旱天然草原和戈壁野生植被,这是关系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建设生态文明,保障可持续发展、改善人居环境和人民生产生活条件的重大问题。

  在新疆,人们对沙漠化危害的认识比较早,几十年来对周边沙漠侵袭的治理成效也较为明显,沙进人退的局面基本得到控制。但在牧区,由于传统的草原畜牧业逐水草而牧的生产方式没有多大改变,加之牧区牲畜头数和牧区人口的成倍增长,使得草原压力不堪重负,草原生态持续恶化问题不仅成为新疆生态环境恶化的最大危害,而且成了草原畜牧业“不可持续”的瓶颈制约,摆在了人们的面前。

  近几年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政府和广大干部群众对保护和改善草原生态环境,转变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的认识不断提高,应对措施逐年加强,成效开始显现。根据我了解和掌握的材料,我想就上述问题作简要论述,力求能够为有关部门决策提供一些参考。

  一、新疆草原退化基本情况

  新疆是我国主要草原牧区之一,全区有天然草原5726万公顷,占全疆总面积的35%,其中可利用草原面积4801万公顷(包括荒漠劣等草原),占全疆总面积的30%。

  经过50多年来的大规模水土开发,新疆人工绿洲扩大了2.7倍,局部生态环境得到改善和优化,但大部分绿洲外围的天然草地严重退化。据1996年自治区畜牧厅开展的草原资源调查报告,全区80%以上的草原出现不同程度退化,其中严重退化面积2880万公顷,占可利用草场的60%。伴随着草原退化,草地生产力不断下降,单位面积产草量比20世纪80年代下降30%~50%,严重者达60%~80%;理论载畜量由3200万标准畜(羊单位)下降到2400万标准畜(羊单位)(注:羊单位是载畜量统计指标。1只体重50公斤并哺半岁以内羊羔、日消耗1.8公斤含水量14%干草的成年母羊,简称羊单位。大畜一头牛折合5个羊单位,一匹马折合6个羊单位,一峰骆驼折合7个羊单位)。同时,草地沙化面积不断扩大。

  根据2010年10月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组织人大环资委、自治区畜牧厅、畜牧科学院、中科院新疆分院有关人员对6个牧业县市的草原退化抽样调研结果看,草场退化问题同样严重。据6个县市参加座谈会的基层乡村老干部和老牧民们的普遍看法,春、夏、秋、冬不同草场的产草量比上世纪80年代牲畜折价归户时期下降30%~70%,其中退化最严重的是春秋草场,产草量下降均在60%以上,而且随着草原退化,牲畜不吃的毒草越来越泛滥,优质牧草种类大量减少。据《中国畜牧业统计:1949~1989》、《2000中国区域发展研究报告》和《2007年新疆环境状况公报》的数据,新疆草地退化情况如表1、表2所示。

  从表1、表2数据可以看出,全疆在耕地、林地面积扩大、沙漠面积基本稳定的条件下,新疆的生态恶化突出表现在占全疆1/3土地面积的草原退化问题上,其恶化面积最大,退化最严重。

  表1:1980~2007年新疆草地退化面积及退化率

  表2:2010年调查反映的六县市人口牲畜增长及草场退化情况

 

  二、新疆草原退化的主要原因

  新疆草原退化的原因,虽然说有气候变化、局部干旱、草场滥垦乱开、对草原建设投入少等因素,但草场严重退化的主要原因是超载过牧(包括农区牲畜在草原代牧),大部分牧民尚未定居,草原保护法规政策难以执行造成的。

  (一)草场超载过牧严重

  解放以来,全区草原畜牧业牲畜数量持续增加,在草原面积基本固定的条件下,草地资源的承载压力越来越大。全疆牧民人口由1984年的8.71万户49.74万人增加到2008年底的27.58万户116.47万人(不包括国营牧场)。牲畜存栏由1950年的1130.61万头,增长到1980年的2587.98万头,随后又增长到2007年的4785.6万头,是1950年的4.2倍,是1980年的近两倍。统计数据见表3。

  表3:新疆1950~2007年末牲畜存栏头数

  超载过牧会使草地植被得不到正常生长和发育,使草地覆盖度变稀、草层变低、适口性好的牧草成分减少,草地生产力下降,造成草地严重退化和沙化,草畜矛盾日益尖锐。以伊犁河谷为例:夏草场理论载畜量887.22万标准畜,超载261.45万标准畜;春秋草场理论载畜量338.99万标准畜,超载355.62万标准畜;冬草场理论载畜量559.64万标准畜,超载303.76万标准畜。从昭苏县西部特克斯河南岸草场1980年和2000年变化及草场载畜量监测情况可以看出,由于草场牲畜增加两倍,草场的草层高度从50厘米下降到7厘米,主要可食牧草种类从25种减少到10种,亩产鲜草从198.6公斤减少到48.19公斤。从2010年调研的六县市情况看,与上述情况基本类似,草场普遍严重超载过牧(见表4)。

  表4:六县市草场超载率(%)

  (二)大部分牧民尚未定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1996年的畜牧工作会议上正式提出了牧民集中定居的概念,并提出了集中定居点要“三通、四有、五配套”(三通:通水、通路、通电;四有:有住房、有棚圈、有草料地、有林地;五配套:学校、卫生室、商店、文化室、技术服务站相配套)的牧民定居标准模式。但这么多年来推进艰难,进展缓慢,有些地方还走了弯路。究其原因:一是中央没有牧民定居项目资金;二是自治区因财政困难没能安排牧民定居专项资金;三是地州县市基本都是吃饭财政,靠上级转移支付过日子,拿不出资金;四是定居点主要靠牧民自筹,但自筹资金困难很大;五是有的地方根据上级要求给牧民划了集中定居宅基地,牧民盖了40~50平方米简易住房,因无水和饲草料地,无法定居被废弃。到目前为止,据畜牧部门统计,全区基本符合1996年定居标准的定居牧民仅占牧户总数的38.6%,至今仍有六成以上的牧民仍然沿袭着传统的游牧生产生活方式。牧民看不上电视、文化水平低、孩子上学难、看病难、收入水平低等问题依旧存在。由于牧民基本上都是人口较少民族,由于语言障碍、技能缺乏、文化程度低等原因,就业竞争力弱,其他增收渠道极少,利用天然草场获取利益是牧民们的主要谋生手段,因而造成了“盲目扩大牲畜数量——超载过牧——草场退化——影响收入”的恶性循环。

  (三)草原保护的法规政策难以执行和落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草原承包经营者应当合理利用草原,不得超过草原行政主管部门核定的载畜量”。第四十五条规定:“国家对草原实行以草定畜、草畜平衡制度”、“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有效措施,防止超载过牧”。第四十七条规定:“对严重退化、沙化、盐碱化、石漠化的草原和生态脆弱区的草原,实行禁牧、休牧制度”、“在草原禁牧、休牧、轮牧区,国家对实行舍饲圈养的给予粮食和资金补助”。自治区实施草原法细则第二十一条也规定了“合理使用草原、防止退化”、“以草定畜”、“实行轮牧”、“禁止滥牧、抢牧和过量放牧”以及处罚规定。这些法律规定精神在自治区历年政策性文件中屡屡体现,在历次农牧业会上的领导讲话中多次被强调。

  但在实践中,以草定畜,草畜平衡,不得超载放牧、禁牧、休牧等法律规定和政策原则难以执行和落实。国家和自治区的法律政策难以执行和落实的客观原因有以下几方面:一是牧民定居还没有实现,未定居的牧民无草料地保障,草场禁牧、休牧后牧民无去处,无生活支撑条件;二是各级政府对禁牧、休牧、以草定畜和草原生态保护的资金补助、补偿制度尚未形成;三是在提高牧民收入为导向的政策下,无法严格核定和执行各地各类草场的载畜量;四是个体牧民只顾眼前利益,掠夺性生产等。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牧民定居工作滞后,草场禁牧补偿、补助制度没有形成,执行上述法律政策的基本条件还不具备。因此,超载过牧、草原退化问题越来越严重。

  三、解决牧民定居问题,转变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是治理和保护草原生态环境的首要前提条件

  我国的产业划分概念中,畜牧业是大农业的组成部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畜牧业按现状可划分为现代畜牧业、农区畜牧业、传统草原畜牧业3种类型。而传统草原畜牧业仍延续着几千年来的逐水草而牧的原始生产方式,这种落后生产方式下,占全疆人口5.4%的牧区人口不仅使占全疆1/3面积的草场生态不断恶化,而且牧民本身收入又明显低于农民。据统计数据显示,牧民与农民的收入差距由1980年的36元,扩大到1995年的236元,2007年扩大到903元,2010年扩大到1000多元。全疆2008年农牧民人均纯收入3488元,其中牧民人均纯收入为2480元。国家为农民制定的20多项惠民政策,牧民大多数都享受不到。未定居的游牧民已成为农牧区同步“奔小康”的一条“短腿”和制约因素。我们也看到定居较早的牧民收入已赶上或超过农民收入,如:精河县定居较早的牧民人均年收入已超过万元大关,可见牧民定居对牧民增收、改善生产生活条件的巨大作用。因此,牧民定居既是草原生态保护的前提,又是增加牧民收入,解决草原畜牧业一切问题的关键环节,也是一项扶贫济弱、定居兴牧的民生工程。我们只有通过实现牧民定居,才能加快牧民生产、生活方式的大转变,增加牧民收入;才能解决牧民孩子上学难、双语教育难、看病难、看电视难、信息不灵、文化水平低、技能单一、收入低、不能享受现代文明生活等一系列问题;才能改善舍饲条件,有效保护天然草场;才能全面推进社会主义新牧区建设,统筹城乡发展,构建和谐社会。如果不能有效解决游牧民定居问题,保护和改善草原生态环境只能是一句空话。因此,应将牧民定居纳入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争取用“十二五”和“十三五”的10年时间解决剩余部分牧民的定居问题。据畜牧部门统计,至2009年底,尚未定居的牧户16.9万户71.5万人,人口占全疆2159万人口的3.3%,占农牧民人口的5.5%。我个人认为,在中央和内地支援新疆跨越式发展的当前形势下,10年内解决新疆草原游牧民定居问题是可以实现的。

  在推进牧民定居工作中,还要认真解决好以下几个重点环节问题。

  (一)明确牧民定居的基本标准和资金筹集渠道(略)

  (二)解决好定居点和饲草饲料地(略)

  (三)调配水资源,增加新水源(略)

  (四)完善牧民定居点建设的组织指导体系(略)

  (五)随着牧民定居,逐步促进游牧生产方式的转变(略)

  四、关于严格执行和落实好草原生态保护的各项法规政策的几个问题

  草原游牧民的基本定居,不仅为转变游牧民生产生活方式,提高收入,改善物质文化生活质量提供条件,而且也为草原生态保护法律、法规、政策的有效实施提供条件。因此,在推进牧民定居的同时,抓好草原生态保护工作。

  一是坚持以草定畜原则,重新严格核定各地各类草原的载畜量,促进牧民科学放牧,对超载过牧采取处罚措施。

  二是实行严格的“禁牧”、“休牧”制度。对处于戈壁滩、沙化、盐碱化严重的劣等草场宜实行禁牧、休牧制度,并播撒适宜草种恢复植被;对退化较重的中等草场,宜实行“轮牧”制度;对优良草场则宜实行以草定畜政策。通过这些措施使天然草原得到休养生息,自我恢复到较良好的状态。

  三是对落实禁牧、休牧、轮牧制度的牧民要兑现草原生态补偿、草畜平衡奖励等资金。这方面,国务院已出台补偿补助政策,从2011年初开始执行,对新疆补助资金达20亿元,要用好、发挥好国家这部分专项资金的导向作用,引导牧民转变观念和生产方式,努力恢复草原生态。草原监理执法部门要对禁牧、休牧、轮牧区严格监督管理。

  四是对草原管理法规进行必要的修订,增强操作性,做到奖罚分明,为草原生态安全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

  五是加强草原执法队伍建设,确保草原生态保护法规的有效执行。

  总之,通过采取一系列有效政策措施,做到资源利用可持续、生态环境可持续,实现“定居兴牧”与生态保护双赢。

  (作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副主任)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