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整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

——访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导师张雷声教授

     研究和贯彻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是学科建设整体性的重要内容。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的世界观与方法论,又是指导无产阶级和人类获得解放的思想体系。长期以来,人们主要是从马克思主义的几个重要组成部分去理解马克思主义。这样一种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的思路、做法是必要的,也是合理的,但是,在“部分”的基础上从整体性角度研究马克思主义,则更能够深刻理解和全面把握马克思主义。整体性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规定性。从整体性角度把握马克思主义,是深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推动思想政治理论课建设,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根本所在。那么,应该怎样理解马克思主义整体性?怎样在对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理解的基础上应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如何从整体性角度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带着上述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导师张雷声教授。

  记者:思想政治理论课“05方案”的实施和2005年底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的设立,使马克思主义整体性问题的研究成为理论界的一个热点。请您谈谈,为什么要从整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

  张雷声:马克思主义整体性问题确实是近几年理论界研究的一个前沿性问题。这一问题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的研究、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建设,以及对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的建设,都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你问到为什么要从整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我想,首先涉及到的、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整体性研究与分科性研究的关系。也就是说,要不要以马克思主义的三大主要组成部分为基础来研究整体性。我的看法是: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研究,既不能离开三大主要组成部分又不能是对三大主要组成部分的板块式研究,而必须以三大主要组成部分的研究为基础,但这种研究又不是对部分的简单相加的研究。整体大于部分、整体高于部分,必须注重部分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对此,我谈三点看法。

  第一,从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上说,它是研究自然界、人的思维和社会的发展变化的,是揭示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是研究实现无产阶级自身解放并解放全人类的思想理论体系。从整体上来把握马克思主义,在基本原理方面是要把握客观世界的发展、人的发展、人类社会的发展这三个层面的原理各自的内容,以及这三个层面之间存在着紧密的内在联系;在思想理论方面是要把握唯物史观、剩余价值理论、共产主义学说三者各自的内容,以及三者的内在逻辑关系。以三个层面原理之间的内在关系、三个思想理论之间的内在关系来构建体系的整体性,就可以把三大主要组成部分的内容融入其中,使三大主要组成部分之间成为有着内在联系的理论,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整体性的主要内容。

  第二,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上说,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本身就是一个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整体性研究的学科,注重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性研究,加强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大主要组成部分内在关系的研究,加强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内在关系的研究,是这一学科建设中的重要任务。与此同时,这一学科又是马克思主义学科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等学科是它的相关支撑学科,它既要取各分门别类学科的研究之长,但又不能与这些学科相等同,必须从整体上来研究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必须研究和提炼贯通于这些分门别类学科之中的理论,必须以自身的独特研究以与这些各分门别类学科的研究相区别。否则,这一学科就将失去它生存和发展的必要。

  第三,从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建设上说,教师们在课程教学中,首先面临的是怎么将教材体系转化为教学体系、将教学体系转化为大学生的认知体系和信仰体系的问题。这两个转化的实现,既有赖于教材体系的科学性、合理性,也就是理论体系向教材体系转化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也有赖于教师们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性的研究和贯彻,同时还有赖于教师们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方式方法的改进。这里只是从教师角度来说的。所以,在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教学中,这几个转化完成的前提,也就是我前面谈到的,要处理好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研究与分科性研究的关系。尽管在现实中,这几个转化做得并不尽如人意,在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研究与分科性研究的关系上处理得也不是很好,但是,毕竟大家都已经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因为它关系到思想政治理论课“05方案”实施的有效性问题。

  我所说的以上三个方面,是要强调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研究的现实取向问题,也就是说,对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研究是为了解决现实问题,它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建构的需要,是学科建设、课程建设的需要。我想,如果有了这个取向,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研究,就不再是云里雾里,就不会是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

  记者:您刚才从理论体系构建、学科建设、课程建设方面谈了为什么要从整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据我了解,理论界在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理解上存在着不同的看法,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样来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

  张雷声:从理论界来说,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必须研究马克思主义整体性,已成为共识。但是,如你所说,在怎么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上却没有取得共识。最近几年,我非常关注这个问题,因为我认为,它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生命线”。

  在2006年至2007年这段时间里,我曾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为基点开展对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研究,形成的马克思主义整体性包括三个层次,即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性、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整体性、思想政治理论课整体性的观点,并将这一观点形成文章,发表在《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08年第2期上。循着这一思路继续研究,深入到问题的内部,在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性进行研究的过程中,逐步认识到关于整体性的内涵理解应该有多方面。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崇高境界、科学内涵、精神实质、理论体系,以及它的实际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整体性必然呈现出方法的整体性、逻辑的整体性和历史的整体性这些不同的方面,但是,这些方面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不是孤立的、片面的,而是交织交融、相互渗透的,仅仅某一个方面不能构成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性的理解,我们必须从方法的整体性、逻辑的整体性和历史的整体性这三个方面的交织运动中,来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性。关于这一看法,我以“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性的研究视角”为题作文,发表在《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0年第5期上。

  最近,我开始把方法的整体性、逻辑的整体性和历史的整体性作为分析工具,运用于对马克思主义170多年发展的历史考察,运用于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内在逻辑关系的阐释,运用于对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思潮的论战交锋,以及马克思主义者对马克思主义的捍卫和发展的分析,从马克思主义史的发展角度来研究整体性,从而说明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和把握所具有的整体性的视野,以及整体性发展的视野。

  因此,我认为,马克思主义整体性是一个比较宏大、比较复杂的命题。要是做一个简单的归纳,我可以从三个层面上来说。从学科建设上看,它分为三个层次,即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性、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整体性、思想政治理论课整体性;从整体性的内涵上看,它有三个方面,即方法的整体性、逻辑的整体性和历史的整体性;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特性上看,它表现为马克思主义史的整体性发展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整体性发展。马克思主义史的整体性发展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整体性发展,其核心是:一脉相承、与时俱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整体性发展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实际的结合形成的理论成果的整体性发展,其核心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与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

  记者:我很赞同您所说的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研究的应用问题。在对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理解的基础上,我们应该怎么来应用它呢? 

  张雷声:研究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目的在于贯彻和应用。我认为,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应用应把握两个节点:一是世界观、方法论的统一;二是唯物史观、剩余价值理论、共产主义学说三者的统一。在学科建设和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中都应该运用和体现这个问题。

  世界观、方法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核心内容和根本特征,是贯穿马克思主义理论始终的“灵魂”。世界观、方法论虽有差别但在根本上是统一的。世界观、方法论的统一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世界观本身就是方法论,即在世界观的知识中潜存着理解、把握和评价客观世界、人类社会和思维,以及人与世界关系的思维方式和思维逻辑,这就如恩格斯所说的:“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二是世界观转化为方法论,即理论运用于实践,世界观不仅仅是要认识世界,还在于改造世界,这就如毛泽东所说:“世界本来是发展的物质世界,这是世界观;拿了这样的世界观转过来去看世界、去研究世界上的问题、去指导革命、去做工作、去从事生产、去指挥作战、去议论人家长短,这就是方法论,此外并没有别的什么单独的方法论。所以在马克思主义者手里,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一个东西。”因此,世界观、方法论的统一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发挥着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作用。

  把握世界观、方法论的统一,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和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建设,首先必须认识到学术性与意识形态性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重要特征之一。在学科建设和课程建设中,我们要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具有为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服务的意识形态功能,是无产阶级认识世界、改造社会和完善自身的思想武器,但是,我们更要看到,这种意识形态的功能是通过它揭示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理论逻辑力量和学术价值魅力反映出来的,是在对科学真理的阐释中体现出来的。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对世界各国社会主义者具有不可遏制的吸引力,关键就在于它能够把严格的和高度的学术性同意识形态性统一在一起。我们还必须认识到,任何抛弃世界观、方法论来理解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做法都是错误的,任何将马克思主义区分为“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和“现代的马克思主义”、“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和“建设的马克思主义”的做法,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只是反映“传统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才具有发展性的观点是错误的;任何将马克思主义区分为“学术研究的马克思主义”和“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的做法,认为学者可以专门从学术上去研究马克思主义,而宣传者则可以专门去讲解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也是错误的。

  唯物史观、剩余价值理论、共产主义学说是马克思创立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内容,这三个方面是马克思一生研究的精华和结晶,并且也是以其内在的逻辑联系构成了我们对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理解的重要内容。马克思在研究政治经济学的过程中对唯物史观的创立,使他能够深入到资本主义的经济本质中,使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有了新的视野;政治经济学关于剩余价值理论的深入研究,使唯物史观不再是假设,而是科学地被证明了的原理。唯物史观与剩余价值理论的结合是科学共产主义必要的理论前提和基础,科学共产主义理论不仅仅是关于未来社会的描述,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肩负着改变世界这一特殊的实践任务。在唯物史观、剩余价值学说、共产主义理论三者的相互贯通中,对共产主义理论而言,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的结合是其理论基石,因为它们使共产主义置于现实的基础之上;而对剩余价值理论和共产主义学说而言,唯物史观则是其理论基石,因为它使剩余价值理论和共产主义学说具有科学性。因此,唯物史观、剩余价值理论、共产主义学说三者的统一,使马克思主义呈现出整体性的发展。

  把握唯物史观、剩余价值理论、共产主义学说三者的统一,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和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建设,必须加强马克思主义三大主要组成部分融会贯通的研究。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之下的任何一个二级学科的建设中,所要进行的理论研究,都应该建立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个部分分别研究的基础上,重视对贯通于三大组成部分的相互联系着的理论,即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理论的研究。思想政治理论课的任何一门课程,也都反映出课程内容的多学科融合,因此对它的教学内容的研究也应如此。我们都知道,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有一个不同于其他学科的重要特征,这就是为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服务。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对马克思主义三大主要组成部分融会贯通的研究形成的理论成果,可以直接服务于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整体性建设,可以为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的整体性建设奠定坚实的学科基础,可以适应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的综合性发展要求,可以推动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体系在整体性建设中得到完善。

  记者:您曾谈到过,“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及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整体性为基础,思想政治理论课的课程及体系和它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关系也都呈现出整体性的特点”。那么,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张雷声:思想政治理论课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是一个整体,谈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首先必须谈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整体性。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整体性,不仅要理解六个二级学科的研究内涵、研究范围、研究特点等,更重要的是要理解这六个二级学科之间的内在逻辑联系,正是这些逻辑联系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整体性。也就是说,以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六个二级学科存在的差别为前提,它们的内在逻辑联系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一是在六个二级学科中,“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学科以其基础理论的地位,为其他五个二级学科使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历史、现实的结合奠定了理论基础,而其他五个二级学科,也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学科提供了研究和建设的目标趋向;二是在六个二级学科中,前四个二级学科以其理论及理论与历史、现实结合的研究,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中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的研究整体,而“中国近现代基本问题研究”学科作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在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中的运用、“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作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一种实际应用,构成了该学科中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社会的历史发展、人的思想品德和政治教育上的研究去向。

  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所属的六个二级学科的内在逻辑联系,是进一步把握思想政治理论课整体性的支撑。整体性是思想政治理论课的四门课程呈现出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具体来说,“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程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科学社会主义原理的整合,要求学生能够从整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准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内涵和精神实质。“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程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产生的重大理论成果,放到一个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的统一整体中,形成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使学生能够深刻理解中国共产党是怎样适应时代和历史的发展、是怎样不断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实现了党的指导思想的与时俱进。“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程对近代以来中国在抵御外来侵略、争取民族独立、推翻反动统治、实现人民解放的过程中怎样选择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选择了改革开放的整体阐述,可以帮助学生了解国史、国情,深刻领会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内涵。“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程则是把“思想道德修养”和“法律基础”融为一个整体,以理想信念教育为主题,以社会主义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为内容,对大学生进行道德规范和法律规范的综合教育。

  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特点不仅从课程的教学指向上得到反映,而且还从它的演化中反映出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程是对“98方案”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课程的整合;“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程是对“98方案”中“毛泽东思想概论”的部分内容、“邓小平理论概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等课程的整合;“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程是对“85方案”中的“中国革命史”和“98方案”中的“毛泽东思想概论”课程部分内容的整合;“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程则是对“98方案”中的“大学生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程的整合。这种整合反映了课程内容的整体性要求,反映了多学科知识的融合和渗透。

  研究和贯彻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是学科建设整体性的重要内容。关键并不仅仅在于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关于整体性研究的成果丰富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内容,还在于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整体性建设与思想政治理论课的课程整体性建设看作一个整体。近几年,理论界在对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研究的基础上,已逐步确立了学科整体性建设的意识,同时也有了一些整体性建设的举措。从目前来看,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整体性建设的研究在不同高校仍然存在一些偏误。有的高校将思想政治理论课的课程整体性建设游离在学科整体性建设之外,形成了学科建设与课程建设的分离;有的高校则以思想政治理论课的课程整体性建设取代学科整体性建设,造成了课程建设与学科建设的等同。不同的偏误如出一辙,都是没能将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研究作为一门科学来看待,没能将课程的整体性建设纳入学科整体性建设之中。因此,加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内在逻辑联系的整体把握,研究和贯彻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整体性,任重而道远。

  记者: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党中央在全党全社会实施的一项重大的社会工程。您认为,应该怎样从整体性角度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

  张雷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由被少数人理解掌握转变为通俗易懂并被人民大众理解掌握,自觉地用于指导实践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通俗化的过程。中国化是大众化的灵魂,也是大众化的前提,没有中国化,就没有大众化。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理论要在中国大地上放射出灿烂的真理光芒,就必须中国化;另一方面,只有中国化了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才有可能为中国社会的人民大众所接受。从整体性角度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意味着我们所要给人民群众的马克思主义必须是整体性的,必须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与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因此,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凸显的则是这一发展创新了的理论深入人心的思想武装。大众化也是通俗化。马克思主义通俗化是指理论的存在形式要适合人民大众的水平和需要,容易为人民大众所理解和接受。这是一个贴近人们的思想实际、贴近人民关心的问题、贴近大众的生活,把理论成果转化为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生动形式,从大众生活的角度来阐释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深刻内涵,用大众熟悉的语言来回答人民关心的实际问题的过程。显然,马克思主义的通俗化凸显的是理论宣传教育工作的吸引力、说服力、影响力、渗透力和竞争力。

  从整体上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一是说明人民群众要掌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必须是反映马克思主义精神实质的理论,是世界观、方法论相统一的理论,是人民群众认识社会、改造世界、完善自身的理论。正如马克思所说:“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只有反映其精神实质的理论,抓住了事物的最根本性质的理论,才是最彻底的理论,才是最能掌握群众的理论。二是说明人民群众要掌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反映无产阶级人民大众利益、体现理论联系实际原则的理论,是经过实践探索并被实践所证明的、具有普遍意义的理论,是具有吸引力和凝聚力,具有鲜明的实践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具有强烈的当代性,彰显时代意义和价值的理论。正如邓小平所说:“我们讲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其实马克思主义并不玄奥。马克思主义是很朴实的东西,很朴实的道理。”能够反映人民群众利益要求的理论,就是大众化的理论,因而也就是最朴实的理论。理论的朴实性与理论的艰深性是不矛盾的,关键在于,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过程中怎么把艰深的理论通俗化、生动化。

   (原载于《思想教育研究》2013年第7期

 

张雷声

  张雷声,女,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委书记。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理论。  【详细】

    

求是网
《思想教育研究》联合推出
欢迎推荐访谈主题与嘉宾
电话:010-64038331\01062332831
版权归求是网、《思想教育研究》编辑部
共有,转载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