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为贵

——王成喜谈和谐美

2011.10.31 09:25
来源: 人民政协报     作者: 王成喜
字号:【

 

  “和为贵”的思想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延续下来的最重要的传统文化。“和为贵”,不只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我们通常所说的美,“和”也是它的基本特征之一。

  和谐,协调,柔和,和顺……藏纳在万物中,万物只要是美的,它首先一定是和谐的,和谐容易让人感到愉悦。抛开其他的意义,单从形式美的角度来看,在物质世界中,在大自然中,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和谐产生美,是普遍存在的规律。

  大自然和谐的时候,风平浪静,风和日丽,人们感觉它非常美;如果狂风大作,洪水肆虐,房倒屋塌,不和谐了,就不美了。

  人也是一样。一个长得很漂亮的人,生气的时候瞪大眼睛、拉长嘴角、满脸横肉、怒发冲冠,人家肯定会说,怎么那么难看啊?说得不好听就是“丑”了。一张很美的面孔瞬间呈现出丑相来,为什么?因为他的脸不和谐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人,和谐则美,不和谐就“丑”。

  昨天晚上我逗小孙子玩,小孙子刚刚两岁,他让我给他做个鬼脸,我把眼睛拉上去,嘴巴拉下来,结果小孙子吓得赶紧捂着小脸儿不敢看我,我结束了这个鬼脸,他立刻咯咯地笑了起来,赶紧抱着我,亲了我一下。我想这不就是和谐美吗?家庭也是,和谐,就幸福美满。若是经常吵闹,不和谐了,就不美了。

  那么什么是和谐美?我想构成和谐美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对立统一。这个统一之中要有变化,要有很多对矛盾。比如一件艺术作品,越是能将其中的元素对立得厉害,并且越是能将这种对立和谐地统一起来,这个作品的艺术性就越高;如果是一味的和谐,就是单调,只对立不统一,又会刺激。刺激当然也产生美感,如果要追求刺激的美,就让它强烈的对比。

  所以一束兰花和一捧韭菜,都是细长的叶,为什么兰花能入画,韭菜却很少有画家愿意画呢?因为兰花的叶是变化的,有粗有细,有长有短,有宽有窄,把这种变化画出来就很美;一把韭菜,太和谐了,太一致了,粗细长短疏密都是一样的,很难成为一幅完美的画。所以我觉得,和谐美的另外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和谐而富有变化。

  和谐美一定是藏纳在对立统一中的,并且它的变化要非常的丰富。无论是一个空间处理的疏密、大小、方圆,绘画里的曲直、虚实、干湿,还是一个乐章的紧和慢、强和弱等,将这些对立的元素很好地统一起来,就会是美的、和谐的。

  中国的国旗五星红旗,不谈它的寓意,单说它的形式美:五星红旗只有两个颜色,红和黄,都属于暖颜色,但这个暖里头又有变化。红颜色的面积大,黄颜色的面积小,黄颜色相对红颜色是冷色的。五角星,有疏有密,有大有小。在一片广阔的红色天地里,出现了五颗星星,它们变化又统一在暖色的基调中,这就是和谐的。红颜色和黄颜色给人一种壮观、大气的风格,它的图案线条又是由直线构成,直线给人的感觉挺拔、庄重,有力量!如果是曲线,那就是另外一种感觉。所以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看到五星红旗都会觉得它是美的。

  在天安门广场上驻足,人们感到心旷神怡,因为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国家博物馆,米色的基调和周围的建筑和谐地统一起来。天安门本身很壮观,它上面的琉璃瓦、飞檐等元素,被吸收到大会堂、国家博物馆的建筑之上,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包容、互相吸纳的境界,整个天安门广场上的建筑是丰富多彩的,但是和谐统一地存在于一个整体当中。

  对立统一的特征之中,最忌讳的比例是一比一。比如黑与白,大与小,比例一样的时候,它就不是对立,就又回到统一中去了。有时候也需要对称,比如人的眼睛不能一大一小。但是眼睛不能和眉毛一样大啊。我们谈美的时候经常会出现一个字叫“脏”,我对“脏”下的一个定义就是,不该有的东西有了。比如口红,你把它抹在下巴上,就不美了,它只有抹在嘴上的时候才是和谐的。

  我个人比较喜欢同类色,比如红色,把深红、浅红、大红、柔红几个颜色搭配起来就很和谐。对比色也好看,但两个颜色的面积、浓度、亮度、明度不能一样,一样了就不美。比如红配绿,如果一件大红衣服配同样抢眼的绿裤子就不好看。若是上身配一件淡雅一点的粉红、水红的小衣服,下身配一条深绿、翠绿或墨绿,沉着一些的裤子或裙子,这又不一样了。虽然是强烈的对比,但统一起来就很美。你如果就是一身大红,甚至再把脸也画红了,头发染红了,人家说那是烧熟的虾。

  将对比进行统一的规律就是要有主有次,才好看。最简单的道理就是看电视剧,有的电视剧看着看着就犯困了,因为它的节奏太平缓了,如果情节一直紧张刺激,到了晚上又会做噩梦。好看的电视剧,要有紧有慢,有缓有急,观众才有兴趣看下去。

  而要真正达到和谐,那又是一个很高的境界。相传伯牙随成连先生学琴,三年后,技术是学成了,但总是不能领会琴曲的精神。成连就对伯牙说,我的老师方子春住在东海,也许他有办法让你领会。于是二人前往东海,到了蓬莱山时,成连说,我去迎接我的老师,你在这里等候。成连随即乘船而去,久久不返。伯牙心生悲伤,远望四处,但闻海水汩没,山林窅冥,群鸟悲号,他体会出了一种寂寞之音,遂作成《水仙操》。就是差这么一点领悟,便不能体悟琴曲的精髓。所以和谐要能达到完美,是很难的。我常说,对艺术的追求到了一定程度要靠悟,学恐怕是出不来的。

  和谐的美是无处不在的,它不是唯一的一种美,但是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的一种美。尽管契诃夫说,人的一切都应该是美的,无论是面貌、衣裳、心灵还是思想。你可能形象不美,但心灵美,思想美,整个人也会是美的。雨果的《巴黎圣母院》中的敲钟人卡西莫多长相多么的丑陋,漂亮姑娘艾丝美拉达最终还是被他高尚的灵魂和行为所感动。但你如果只是长得漂亮,穿的漂亮,可是语言不美,行为不美,这个人就不美。所以构成美的因素很多,它不是单一的,最重要的是如何让它们和谐地统一。

  小到一幅画,一个人,大到国家、民族,甚至星球之间,它们各自都有很多对矛盾,但都在统一体当中活跃着,变化着,和谐存在着,所以这个世界是美的。

  中华文化几千年延续的精髓文化就是和谐,是中庸。我1993年在台湾做画展的时候,蒋纬国先生的一段讲话我觉得很有意思。他特别喜欢梅花,在当场还做了一个演示,他说“中”字是由道教的八卦图演变而来的,像两个手握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中和,中庸的意思。而梅花的“梅”字其实就是“中”字的延续,他在我的画展所作的序中这样写道:

  揆古人造字,常先有其语,后为作字。梅字从木,从每,按“每”是其谐音。然则为何不取“眉”而成为“楣”,不取“某”而成为“楳”,却独取“每”呢?蓋“每”字从人从母,其意即为“人之本源”,人道本于天道,即中道之源。因其代表人性,故亦为我中道文化之象征。木不仅因梅属木本,木在五行中表示放射,即传扬之意,蓋一粒种子落入土中,向下发根,向上发枝,故古人以木代表自一点向上下四周之离心动作,洋人称之谓Radiation。造字者要我后人承中道而且广为传扬;以期大道之中行也,天下为公。

  他认为中国人重视中庸思想,所以梅花文化象征中华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本源。他还说:“中华文化有中道之道统,兼容并蓄的特色。惟其能坚忍不拔,刻苦奋斗,始能愈挫愈奋,巍然屹立;惟其有中道之道统,兼容并蓄,乃能取长补短,历久弥新,而梅花自然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此正足以代表其精神与特色,独傲风雪、愈冷愈开花。只要有土地就有中国人到达,只要有中国人,就会将梅花精神传播到达。”我觉得,他的这段话很好地把中华文化和谐、中庸之美的现实性做了引申。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