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滥用还是繁荣?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出通知指出,一些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中存在语言文字不规范的问题,如随意篡改、乱用成语,把“尽善尽美”改为“晋善晋美”,把“刻不容缓”改为“咳不容缓”,还有一些晦涩的网络用语,如“十动然拒”“人艰不拆”等,今后这类问题词汇都不能在电视上播了。一石激起千层浪,网络词语到底该何去何从成为舆论热议的焦点。

    如今网络飞速发展,一些胡编乱造的词语成为网络的宠儿,而且不断更新换代,充斥着人们的眼球。“麻麻”和“粑粑”,找“盆友”玩耍,人生“杯具”(悲剧)了,“桑心”(伤心)总是难免的,“给力”才是“王道”,“尼玛”和“屌丝”经常搭配使用,语句结尾处经常看到“有木有”这个后缀。什么不叫什么,叫“神马”;这样子不叫这样子,叫“酱紫”;发表不同意见,叫“拍砖”;在论坛里发帖,叫“灌水”。还有一些英文字母也派上用场,GF和BF是女朋友和男朋友,OUT说明老土,V587代表威武霸气。数字也来凑热闹,88是在说拜拜,5555表明在伤心哭泣,7777代表嫌弃。诸多例子,不胜枚举。

    德国古典哲学集大成者黑格尔说过“存在即合理”。这些网络词汇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其一是有些语言环境如果不用这些词语,好像欠缺了点儿味道,比如在贴吧或者微博上跟帖,用“灌水”这个词就比跟帖更形象化和可视化。其二是用数字、字母组成的语句确实生动活泼,俏皮中透着可爱,增添了网络社交的趣味性和生活化的成分;其三,网络词语成为90后,00后标榜自己年轻无极限的标签,也是60后,70后的大叔装一把嫩的抓手。信息碎片化和社交网络化形成了独特的网络语言文化,成为信息时代的又一新文化现象。

    但要引起大家注意的有两类语言现象,一是一些不伦不类的词被造成了四字成语,严重混乱了汉语言语环境。“人艰不拆”、“累觉不爱”、“不明觉厉”、“说闹觉余”、“不动然泼”“说闹觉余”这种初看看不懂,仔细想也想不通的词语横空出世,仿佛只有默默点开“度娘”帮忙才能明了其义,让人误以为是真正的成语;二是一些网络词汇故意写成错别字,如“晋善晋美”、“火钳刘明”、“滚粗”、“仁真”“歪国”“盆友”等等,都是谐音的别字,严重干扰了学生们接受成语的正确写法,忘记原来词语的本意。

    汉字是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的载体,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记录,孕育着我国文化、传统,汉字的功能不是三言两语可以道清。她,连接着56个民族,两千多年前的秦王朝就是靠“书同文”统一的国家;她,作为对外交流的窗口,象形文字展示着人类语言文字的魅力,维护着国家民族的尊严。随着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也刮起了“汉学风”,以教学汉字、华语为主的孔子学院,截至2013年底,全世界已有120 个国家和地区,建立有440 所孔子学院和646 个孔子课堂,注册学员达85万人,这无不归功于汉字的无穷魅力。我国古人创造的成语集韵律美、节奏美、内容美于一体,是人间的精灵,文化的瑰宝,我们还有何理由肆意篡改、妄加定义我们的语言文字呢?

    网络语言既有简洁、活泼的特点,但一些编造的带有错别字的“成语”又极易把学生们引入歧途。“晋善晋美”等词被广电禁播,网友高呼:误人子弟干得漂亮!那么,汉字滥用现象的治理到底该何去何从?笔者有几点思考。

    按照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规定,凡是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学校等正式的公共传播途径,应严格按照规范写法和标准含义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字、词、短语、成语等,不得随意更换文字、变动结构或曲解内涵,不得在成语中随意插入网络语言或外国语言文字,不得使用或介绍根据网络语言、仿照成语形式生造的词语。以避免学生们受到污染,忘记原来词语的真正写法和含义,这对传承中华文化和对未成年人的文化教育有着重大的作用。

    对于流行的网络词语,时间的长河会淘洗文化的糟粕,留下经典永存世间。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室助理研究员张铁文认为:“网络语言能否被收录还要经历一个自然选择的过程。”网络语言的发展也许会经历这样一个趋势:即一部分词语只是阶段性的,被层出不穷的新词所替代,如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大哥大”;另外一部分将从网上走下来,成为人们的日常生活用语。

    对于明显的由错别字组成或编造的词语,社会上还是不要传播为妙,尤其是有理想有文化的年轻人不要随波追流,趋之若鹜地跟风模仿,否则到头来丢掉的是我们的文化本根。

 
标 签:
  • 网络用语,汉字,繁荣,滥用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