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宽文艺批评的空间

    在2014年1月召开的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打了这样一个比方:“文艺批评家要像鲁迅所说的那样,做‘剜烂苹果’的工作,把烂的剜掉,把好的留下来吃。”同时,习近平同志还说,“不能套用西方理论来剪裁中国人的审美,更不能用简单的商业标准取代艺术标准”。

    当下加强文化建设,繁荣文艺,离不开文艺批评的有效参与,但现在的批评,有的浓妆淡抹,恶意炒作,有的淡而无味,隔靴搔痒,有的横加赞美,简单粗暴,真正好的文艺批评却寥寥无几。

    不妨先谈谈什么是批评。陆定一说过,批评有两种。一种是对敌人的批评,所谓“一棍子打死”的批评,或打击式的批评。另外一种是对好人的批评,这是善意的同志式的批评,是从团结出发,经过斗争,来达到团结的目的的。这种批评,必需顾全大局,采取多说道理,与人为善的态度,而不能用《阿Q正传》中假洋鬼子的“不准革命”的态度。

    那么什么是文艺批评呢?文艺批评就是运用一定的观点,对文艺家、文艺作品、文艺思潮、文艺运动等文艺现象所做的探讨、分析和评价。文艺批评随着文艺创作的繁荣而发展深化,又反过来作用于文艺创作。文学艺术批评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工作,你要有对于艺术作品的基本感悟能力,要能耐心地去细读作品和文本,通过自己逐年积累起来的文艺素养、经验和能力,去细细揣摩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最后才能提出一针见血的批评意见。

    面对艺术真理不说假话,开门见山、坦诚相见,我们的老一辈艺术家经常在文艺批评方面亲身垂范。这种敢于说话的勇气,应当成为文艺界的应有生态。2014年10月,在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的文艺座谈会上,空政文工团一级编剧阎肃同志在提及当前的文艺乱象时,就曾直言不讳的说:近年来,我总有一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社会上绯闻、丑闻,花边桃色;作秀、作呕,低俗恶俗,纷纷闯入眼帘、聒噪不休,好像这才时髦夺眼球,甚至香臭不分、法纪不论,越黑越火,让我着实感到有点寒风飒飒。这其实不仅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担当。

    列宁对列夫·托尔斯泰的批评也令人钦佩。一方面,列宁称赞他是“天才的艺术家”,“创造了无与伦比的俄国生活的图画”,“创作了世界文学中第一流的作品”,另方面又指出他是笃信基督的地主;一方面说他是直率、真诚的抗议者,另方面又指出他是颓唐的、歇斯底里的可怜虫;一方面说他是最清醒的现实主义,另方面又批评他疯狂地鼓吹世界上最卑鄙龌龊的宗教。列宁不赞成把托尔斯泰称为“公众的良心”“生活的导师”这类观点,认为那是“胡说”,是“空话”,是有些人“故意散布的谎言”。列宁评价道,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在他的遗产里,“有着没有成为过去而是属于未来的东西”。这种高度辩证的批判精神,既触及了作品内容的实质,又升华了对艺术的品格。

    我们这个时代不是缺少文艺批评,而是缺少好的文艺批评。为生活写真,为人民立言,是文艺批评的核心价值所在,与文艺要为人民服务一样,文艺批评也要为人民服务,这是由马克思主义的美学观、历史观所决定的。文艺批评真正的要害或问题,在当下主要是没有是非观、价值观和立场。让批评发出真正有力的“中国好声音”,让批评能够具备正确的是非观、价值观和坚定立场,是纠正当下批评被诟病的最好手段,也是维护批评最高正义。

    一切优秀的文艺作品都是既反映人民精神生活,又引领人民精神世界的。从这一点上讲,文艺批评既要入情入理地细致分析,又要有纵横捭阖的宏阔视野,就像那些站在灵魂高处来“指兔子”的大师,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善意的精神引领,我们就能够不断拓宽文艺批评的空间,让文艺批评重新赢得鲜活的生命力。

【“求是网评”栏目投稿邮箱为wp@qstheory.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分享您的真知灼见,共同构筑网上思想理论高地。】

 
标 签:
  • 文艺批评,空间,精神引领,是非观,价值观,坚定立场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