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条道路为何走不通?

    第三条道路指的是一种走在自由放任资本主义和传统社会主义中间的政治经济理念。简单来说,它既不主张纯粹的自由市场,亦不主张纯粹的社会主义,奉行类中庸之道的福利社会。第三条道路的提倡者看到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互有不足之处,所以偏向某一极端也不是一件好事,第三条道路是糅合了双方主义的优点、互补不足而成的政治哲学。那么,为何第三条道路走来走去,最后走不通了呢?

    原因在于由于工资福利提升过快导致利润与资本积累下降,而这导致投资萎缩以及投资和资本的海外转移,最终结果是经济增长停滞衰退,高福利,高工资,高税收变成了低增长,低税收,低工资,失业率居高不下,政府债务不断攀升,福利制度难以为继。那么,如何应对呢?一,无非是全球追击,富人和跨国公司不是资本与产业向海外转移,逃避税收吗?那么就来个全球追讨。二,推动创新,提高劳动生产率以提升利润空间,或者降低工资与税收,以吸引投资回归,因为低工资,差工作总比没有工作好。三,只能启动国家与社会投资,因为没有投资,没有生产,没有工作显然是万万不能的。

    从美国和西方经济和社会发展来看,上世纪七十年代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之前可以称之为增长型资本主义,之后可以称之为无增长型资本主义。所谓增长型资本主义就是说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整个资本主义发展是沿着一条上升的曲线发展的,首先是经济增长,其次是在经济增长基础上中产阶级的形成与壮大,以及由此导致民主制度的发展,社会不平等现象的不断收窄,特别是在二战结束后的大约20多年的黄金发展时期,不仅经济增长突飞猛进,而且民主制度也达到发展的顶峰。

    一般来讲,经济增长源于资本投资,并由此推动社会就业与政府财税收入,社会结构趋于菱形模式,即贫富两头人数缩小,中间中产阶级人数膨胀。反之如果资本投资萎缩,自然导致经济增长下滑,失业率与政府财税收入减少,社会结构趋于哑铃型模式,即中产阶级人数减少,贫富两极分化加剧。所以,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是紧密相连的,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后者是前者的反应。那么,为何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美国和西方社会财富不平等现象整体出现恶化了呢?特别是在冷战结束后的25年中美国和西方社会最终陷入目前的经济与政治困境之中?事实上,我们只要看一下1970年以后在西方发生了什么,就不难理解其原因。

    首先,在1970年以后西方经济增长趋于下滑并处于长期低增长或停滞状态,也即资本主义发展从增长型转入无增长型轨道。其次,经济增长的下滑与停滞源于国内资本投资的萎缩与海外投资的加速发展,特别是在冷战结束后经济全球化加速了西方国家资本与产业的外包与转移,由此导致西方国家产业空洞化以及社会失业率的高居不下和政府财政收入的锐减,以至于高工资,高税收,高福利体制难以为继。其三,随着经济增长的下滑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社会分配失去了来源基础,贫富分化加剧,中产阶级自然因为工作机会的流失而趋于贫困化,对于富人来讲财富主要来源于海外投资利润或者遗产继承,坐享继承的财富比努力工作对年轻人更具吸引力,社会从创新生产型变成了消费与食利型模式。最后,导致西方社会资本投资萎缩与转移的原因一般归于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归于由于发展导致利润的下降与投资机会的枯竭。但是,正如经济学家哈耶克讲的“所谓投资枯竭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府推行一种有效地排除了私人资本也许可以获利的广大的冒险领域的财政政策,这可能是这一说法的真正症结所在。”其中特别是累进税阻挡了资本积累与扩大再生产,由此阻挡了经济进步,导致了社会僵化与资本的出逃。

    由此可见,上世纪七十年代是西方资本主义发展的一个分水岭或者说是一个断层,而目前美国与西方不平等现象加剧的根本原因与其说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导致的,不如更正确地说是在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资本主义经济增长长期停滞与衰退的结果。现代美国与西方经济与社会是建立在私人投资基础上的,而私人投资是建立在利润驱动基础上的,没有预期利润就没有私人投资,没有投资就没有发展,没有发展,经济就衰退,经济衰退,社会矛盾就会激化。从目前发展趋势来看成本在不断提高,预期利润在不断下降,由此结果是私人投资的停滞,显然这是现代经济与社会陷入困境的根源。

    美国历史学家伊曼纽尔·沃勒斯坦曾经分析指出现代资本主义体系正在受到一种结构性的制约,人们已经不再能够驾驭,而这种结构性的制约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全世界的非农村化的结果,这是非常超前的现象,将可能在今后的25年中大体完成。这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劳动成本在全部创造价值中的比重将不可避免地增加。二是成本外化的长期后果,这导致了生态的枯竭,这就使投入到全部创造价值中的百分比上升。三是世界民主化的结果,它对公共开支不断提出更大需求,用在教育,卫生保健和终身收入的保障上,这就使税收开支在全部创造价值中的百分比上升。以上三种力量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种大规模的长期的对生产利润的结构性压缩,而且使资本家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不能赢利。由于资本的无限积累是定义资本主义作为历史体系的特征,但是以上三种制约使这一体系的最初动力不再起作用,所以资本主义面临结构性的危机。

    那么,对此解决方案是什么呢?一,无非是降低成本,降低税收,减少监管以提升预期利润空间,吸引私人资本投资的回归。二,或者加快推动创新,提升劳动生产率,推动再工业化。当然还有第三种方案,就是启动公共投资,从长期来看预期利润不可避免地将表现为递减的趋势,由此私人投资将越来越趋于不稳定,唯一的方法只能是以公共投资填补私人投资的不足,对此别无选择。由此我们也将看到未来经济与社会的基础将不可避免地从私人投资转向公共投资或者趋于一种混合投资体制,这是历史发展的趋势。

    事实上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包括自由主义理论以及后来的经济学家凯恩斯和熊彼特的分析,他们早就预见到并指出,资本主义的历史使命就是创造财富,它的驱动力就是不断追求利润,但是一旦利润趋于零,资本主义也就完成了历史使命,私人投资将被代之以公共投资,因为利润如果为零,私人资本就不会再投资,社会发展由此从资本主义进入社会主义。而目前西方社会的迷失与焦虑正是源于这种结构性转变的危机。

【“求是网评”栏目投稿邮箱为wp@qstheory.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分享您的真知灼见,共同构筑网上思想理论高地。】

 
标 签:
  • 第三条路,走不通,历史使命,创造财富,追求利润,发展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