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文人的“气”

    风雨沧桑几千年,中华民族为何能够前仆后继、薪火相传?岁月峥嵘数百代,中华文化为何能够历久弥新、涅槃重生?因为,在千年历史长河中,总有一股“气”贯穿始终;在万里江山涵括内,总有一股“气”驰骋纵横。

    中国的文人,似乎是个各具千秋,各有特点的群体:有人喜欢放浪形骸,也有人喜欢寻章摘句;有人喜欢饮酒高歌,也有人喜欢浅吟低唱;有人喜欢寄身山林,也有人喜欢出入青楼……然而正是这样一个群体,挺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撑起了华夏儿女的天空,树起了时代前进的旗帜。因为,在他们的身上,有一种共性的东西存在,从而让文人不再是个体,而是成为了群体;不再有茫然,而是明确了方向;不再会浮躁,而是增加了底蕴。这便是“气”。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孟轲

    孟轲是一个孤独者,也是一个成功者。孟轲一生,致力于效法明君、推行仁政、彰显王道。然而在“凡有血性,必有争心”的大争之世,孟轲在游说君王时,只能得到“顾左右而言他”的表态;在面对世人时,只能获取“迂远而阔于事情”的评价。于是,孟轲便只能一次次收起行囊,牵起瘦马,与先贤为伴,与学生为友。在孤独中选择坚守,在坎坷中选择从容,这便是孟轲的态度,而支撑他不断前行的,便是这所说的“浩然之气”。或许孟轲当时也从未想到,自己在百余年后,竟然能获得无数的尊崇与殊荣,当然,对于他来讲,思想得到认可,著作得以传承,便已足够。

    是气也,寓于寻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间。——苏轼

    苏轼是一个不幸者,也是一个幸运者。苏轼一生,一直都在扮演反对者的角色:王安石推行变法期间,苏轼看到变法弊端而反对“新党”;王安石被贬职之后,苏轼看到腐败横行而又反对“旧党”。因此,在世人眼中,苏轼完全就是一个不合时务,不懂人情的人;也因此,只有后人才能理解,苏轼是在坚持自己所认同的正义,是在追寻自己所索求的大道。然而,命运之神终究没有完全抛弃苏轼,褪去世俗的无奈,苏轼还可以作《庙碑》与韩文公相知,还可以游赤壁与周郎神交,还可以筑苏堤与万千父老百姓相欢相乐。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文天祥

    文天祥是一个殉道者,也是一个前行者。文天祥一生,抵抗侵略、战败被俘、身死报国,仅此而已。似乎人们应该惋惜,文天祥生错了时代,有心为国尽忠却遭遇奸佞当权饱受排挤,组织义军抗元却终究抵不过蒙古铁骑,试图守卫一隅之地却不懂得统一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然而,名禄诱惑而视之草芥,宋帝劝降竟背对不见,面南而拜后慷慨赴死,因为,其所死殉者,并非帝王,而是国家;其所信奉者,并非愚忠,而是气节;其所胸怀者,并非朝堂,而是天下。时过境迁、代代无穷,后人也只能在《过零丁洋》里感受文天祥的志向,在《正气歌》中感怀文天祥的操守。

    “文者气之所形。”历朝历代,中国文人寄身于翰墨、见意于篇籍,以诗言志、以文明义、以歌抒情,这是一种坚守,也是一种传承。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何庄周宁作涂中之龟,为何屈原选择披发行吟,为何李白敢让权臣脱靴,为何于谦不惧粉身碎骨……

    面对错综复杂的局势能够廓清迷雾,面对饱受质疑的真理能够洞若观火,面对充满恶意的攻击能够直面相向,我想对于今天的学者来讲,这便是新形势下的新挑战,也是新时代里的新要求。

    

【“求是网评”栏目投稿邮箱为wp@qstheory.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分享您的真知灼见,共同构筑网上思想理论高地。】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