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简朴的生活开始

——重读梁实秋《雅舍》

    《雅舍》是梁实秋先生为《雅舍小品》一书做的序,这篇散文写于梁先生随教育部中小学教科书编委会迁至重庆期间。他在重庆居住七年的这座简陋平房被梁先生称为“雅舍”,并以此冠名创作了十几篇颇具生活情趣的随笔小品。

    如今,我在自己局促的小屋里,读梁先生的“篦墙不固,门窗不严”之舍,确有自我安慰之嫌。可是,梁先生循循善诱,字字珠玑,诙谐而清新的语句让我每每读起都心旷神怡,如沐春风。

    “雅舍之陈设,只当得简朴二字,但洒扫拂拭,不使有纤尘。我非显要,故名公巨卿之照片不得入我室;我非牙医,故无博士文凭张挂壁间;我不业理发,故丝织西湖十景以及电影明星之照片亦均不能张我四壁。我有一几一椅一榻,酣睡写读,均已有着,我亦不复他求。”

    这段带着自嘲语气的话,却言之凿凿地表达出梁先生对其“雅舍”之简朴的喜爱,更是别具匠心地勾画出一个“雅舍”所需的陈设——“一几一椅一榻,不复他求”。

    中国人常讲“安居乐业”,可见房舍在国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可是大城市中居高不下的房价,似乎成了一块横在年轻人面前的绊脚石。对于想要扎根这座城市的年轻人来说,“买房子”又似乎成了一种最为实际的追求。

    年轻人缺少社会积累,初来乍到一个新的城市,只身一人的奋斗是固然艰辛的。毛主席曾教导柳亚子“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我想这句话也是每个尚处于起步阶段的年轻人所应牢记的。房子固然重要,《资本论》中也提到“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年轻人切不能被房子和物质生活所禁锢,认为物质享受是一切奋斗目标。除了房子,能让我们幸福的还有很多:工作上的进步,对新知识的发现,做一道好菜,读一本好书,亲人的问候,朋友的“点赞”,这些难道不是我们能享受的当下么?同时,年轻人也应当把目光放长远。正因为年轻,人生才有无限种可能,未来的幸福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找对方向,踏实勤勉,埋头苦干,人生的意义又何止在一套房子呢?作为年轻的一代,记挂于心的不该是社会给了我们多少,而是我们能为社会贡献多少,不该是急于享受安逸的物质,而是提高自己在工作岗位上的技能,去创造更好的生活。

    年轻人应该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对更好生活的追求是毋庸置疑的,然而,我们更不能忽视的是,要心怀朴素的理想,安于简朴的生活。如果把幸福的源泉归于“房子”,那么等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又势必会苦心于房子内的陈设布局,再后来又歆羡什么珠宫贝阙,等到房子有了无以复加之美时,怕是又该追求连甍接栋了吧!司马光在《训俭示康》中所说的“侈则多欲。君子多欲则念慕富贵,枉道速祸”大概如此了。

    《论语》中,孔子称赞颜回的贤良:“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人总是要有一点贫贱不能移的精神的,快乐与否如果仅仅取决于一套房子以及贫穷富裕,那么这样的人生就太肤浅也太脆弱了。

    杨绛先生说“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她对自己的家是这样描述的——“我家没有书房,只有一间起居室兼工作室,也充客厅,但每间屋子里都有书柜、有书桌,所以随处都是书房。”杨绛先生简朴沉静的一生就在这样一间“起居室兼书房也充当着客厅”的房子中度过的吧。

    古有陋室铭,今有雅舍品,可见在中国文人的骨子里,总有些东西是比房子更重要的。不论蓬门荜户还是高堂华屋,高贵的灵魂同样不问出处。房间不怕局促狭小,只要其中有能够寄托自己性情的一两件物品,便堪称“雅舍”了。年轻的一代,当将房舍大小优劣等置之度外,热爱生活,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心怀最朴素的梦想与追求,从简朴的生活开始一生的奋斗!

    (作者单位:求是杂志社)

    

【“求是网评”栏目投稿邮箱为wp@qstheory.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分享您的真知灼见,共同构筑网上思想理论高地。】

 
标 签:
( 网站编辑:张盼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