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统领新闻舆论工作

    新闻观是新闻舆论工作的灵魂,是管根本、管方向、管长远的东西。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深入开展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引导广大新闻舆论工作者做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这是对广大新闻舆论工作者提出的殷殷嘱托和明确要求,我们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自觉抵制西方所谓“独立媒体”“新闻绝对自由”等错误观点,才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有效发挥引领社会、凝聚人心、推动发展的作用,为党和国家全局工作的顺利推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习的中国梦营造良好舆论环境。

    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统领新闻舆论工作,必须认清西方所谓“独立媒体”的本质。“独立媒体”理念是西方新闻观的重要理念之一。所谓“独立媒体”,是指在财政、经费、所有权上独立于政府和政党的私人媒体。西方新闻观认为,媒体只有独立于政府和党派的控制,才能保持“政治中立”,做出客观、公正、准确的报道。据此,他们指责中国的媒体是党和政府主管主办的,没有独立性,因而就没有客观性、公正性。

    其实,世界上任何一家媒体,无论在西方还是中国,都不是凭空创立、发展起来的,都有其主办者、管理者、控制者,新闻报道都会体现特定的价值、立场和观点。在中国,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新闻舆论报道体现党的意志、反映党的主张是天经地义的。在西方,所谓的“独立媒体”虽然不从属于政党和政府,却掌握在一家或几家大家族、大企业、大财团手里。比如,《华尔街日报》、福克斯广播公司、《泰晤士报》等都属于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哥伦比亚广播公司、MTV电视网以及联合派拉蒙电视网,归维亚康姆集团所有,英国《金融时报》和政经周刊《经济学人》同属皮尔逊家族旗下的皮尔逊集团。可见,西方新闻观鼓吹的所谓“独立媒体”,本质上是一个虚假的命题,“独立媒体”可以独立于政党、政府,却不能独立于资本,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的“独立媒体”。

    “独立媒体”不独立,那媒体究竟为谁说话?这个问题要区分来看。在中国,由于我们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因此,媒体为党和政府说话就是在为人民说话,二者在根本上是统一的、一致的。西方则不然,由于媒体从属于资本,因而不可能独立于资本唯利是图的本性,谁出钱就为谁说话成为西方媒体的普遍认知。早在1925年,《华尔街日报》的威廉·彼得·汉密尔顿就撰文写道:“报纸是私人企业,它不欠公众任何债务,公众也没有赋予它特权,它完全是业主的私产”。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一家周报的主编明确说:“广告生意就是权力,谁给我们广告生意,我们就给谁说好话。”西方媒体为大资本、大企业家说话的立场在一些关键时刻表现得十分明显。人们犹记得五年前,当“占领华尔街”运动呼喊出“我们是占总人口99%的普通大众,对仅占人口1%的人的贪婪和腐败,我们再也无法忍受”时,美国主流媒体居然认为这“没有新闻价值”。

    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统领新闻舆论工作,必须划清与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的界限。长期以来,西方媒体大肆鼓吹所谓绝对、彻底的“新闻自由”,指责中国媒体没有“新闻自由”。国内一些人受西方新闻观影响,错误地认为西方国家的媒体和记者很自由,可以随意批评官员,甚至可以把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搞下台,因而很羡慕和向往西方国家的新闻自由。那么,西方媒体真的享有所谓绝对、彻底的“新闻自由”吗?答案是否定的。

    西方国家政府虽不直接控制新闻媒体和新闻报道,却十分注意通过政策倾斜、利益交换、政治压力和公关活动影响媒体及其老板。比如,在美国总统小布什第一个任期的4年里,为有效地控制媒体,政府和公关公司签订了价值2.54亿美元的合同。西方标榜的“新闻自由”有一个基本前提,那就是不能损害国家安全、政治稳定和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继续存在的基础,一旦触及到这些根本的东西,西方国家会毫不犹豫地收紧“新闻自由”的口袋。2013年斯诺登事件发生后,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国家安全局局长亚历山大认为,斯诺登的“泄密”行为损害了“国家安全”,其结果将令美国及其盟友深感不安。在此背景下,美国媒体的报道都很克制很注意。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的180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自由年度调查,认为美国追缉斯诺登的行动侵犯了“新闻自由”。“9.11”事件后,美国媒体几乎清一色、“一面倒”地进行“反恐”报道,美国之音仅仅因播出了几分钟采访拉登和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的节目,台长便被免职,政府削减了几百万美元的经费,以示惩罚。可见,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的实质是要服从于国家利益,服从于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对西方媒体来讲,一条基本的生存之道就是:一边高举“新闻自由”这面旗帜以装点门面,一边严格把握自己的报道尺度,绝不触及国家的利益和资本主义制度的利益。

    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统领新闻舆论工作,必须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历史和现实都证明,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国家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党和国家之祸。新闻舆论阵地没有真空,正确的思想舆论不去占领,必然被各种错误的思想舆论占领。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就必须充分认识到,新闻舆论事业是社会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社会经济基础具有重要的反作用,我们应当正确地而不是错误地发挥这种作用,从而为党和人民造福。

    当前,中国正处在改革、发展的关键历史时期。从国内看,我们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中国人民从未像今天这样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如此之近;从国际看,我们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日益走近国际舞台的中心,国际社会日益关注中国、期待中国、借重中国。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们绝不能对境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搞乱中国、西化分化中国的图谋掉以轻心,要充分认识到,新闻舆论一旦失控,会撕裂社会、搞乱人心、破坏发展,这种灾难性的后果,当代中国是承受不起的。

    山无脊梁要塌方,人无脊梁会垮掉。对广大新闻舆论工作者来说,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就是我们的“脊梁”,我们一定要挺起脊梁,以科学理论作为“定盘星”“导航仪”,扎实、有效地做好新闻舆论工作,让党放心,让人民满意。

【“求是网评”栏目投稿邮箱为wp@qstheory.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分享您的真知灼见,共同构筑网上思想理论高地。】

 
标 签:
  • 新闻观,马克思主义,舆论,价值,利益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