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伤春寄哀思,莫负耕种好时光

    太阳黄经15度的一天是二十四节气之一的清明,冬至后第108日。时值农历烟花三月,满眼的繁华烂漫,盛由不及,却更容易勾起骚人墨客的伤春之愁。“乍过清明,早觉伤春暮。”恰又逢这几日冷风过境,转暖又寒难将息。有道是清明时节雨纷纷,哪堪春愁。夜来风雨声,无可奈何春花落去,谁知多少,一江东流春水恰似几多愁,直怨“春色恼人眠不得”。断魂之人问酒家,醉梦杏花天影。

    许多节日人们互赠祝福,而大概少有祝别人清明节快乐。想来因为清明节是一个承载着祭奠、哀思的日子。有传说清明节源自春秋时期名臣介之推赠晋文公重耳的一句“但愿主公常清明”。也有人考据,从“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到“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清明祭扫各纷然”,这个农业节气因为与上巳、寒食时间相近而风俗逐渐相互融合,成为了以扫墓、祭奠为主题之一的祭扫节日,诗句“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就把清明和寒食连用,是这一节日文化流变的痕迹。

    不知是清明的时间和物候特点容易让人产生怜爱的悠悠之情,还是古往今来诗词文句中那些二月新裁的细叶、拂柳弄情的东风、沾衣欲湿的杏花雨、暗香浮动的梨花风赋予了这些物与景诗的意象、人的情思。亦不知是这仲春下勃勃生机与淡淡伤怀的拉扯,使这个时节适宜人们去追思和纪怀;还是墓前的鲜花、清酒和哀情,让人们免不得黯然感时、多情伤别离。剪不断就算了,理还乱也罢了,真真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李清照说“落花夜雨辞寒食”,“伤春头竟白”,“来去春如客”。的确,“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已逝的春也罢,客也罢,东风既然来了,纵然跫音渐行渐远,杏花村下借酒浇愁的旅客莫要误得头白了复再悲叹时光。其实暮春的伤怀也不失为一种情绪的发泄和释放;关于清明祭扫,也不乏一些旷达的句子流传下来:“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读罢恍然感慨:旧日入梦惘怅然,今朝酒醒惜当下。

    春伤亦疏阔,耕种正当时,怀念不徘徊,前行且珍惜。农谚说“清明前后、种瓜种豆”,俗语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清明伤春寄哀思,莫负耕种好时光。耕耘之后,才有收获。放下纷扰思绪投入辛勤耕作的过程,比结果更值得享受。至于那些多情愁思,却也正是春的魅力:从寒冬的封印中逐渐苏醒的知觉开始躁动起来。朱自清说,春天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生长着。像小姑娘,花枝招展地笑着走着。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向前去。

    突然想到《红楼梦》探春曾出过一个灯谜:“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清明不光有祭扫、怀念之风,是农耕的好时光,自古也是踏青、寻春、打秋千的时节。探春出的这个谜面说的是清明春游时的一个玩物。且不论文中曹公这一比喻的深意,看君可猜到谜底了没?

【“求是网评”栏目投稿邮箱为wp@qstheory.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分享您的真知灼见,共同构筑网上思想理论高地。】

 
标 签:
  • 清明,哀思,好时光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