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难民代表团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在巴西里约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有一支特殊的代表团,团队里只有10名运动员,但他们入场的时候包括潘基文在内的观众们起立鼓掌;他们不代表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但所有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和观众都会为他们加油;如果他们能拿到奖牌或者金牌,现场将升起的是国际奥委会会旗,奏响的是国际奥委会会歌。他们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支由难民组成参赛队伍。

    难民代表团的10名运动员中,有5名南苏丹难民、2名叙利亚难民、2名刚果(金)难民和1名埃塞俄比亚难民。他们代表的是4个国家里共计1220万左右的无家可归的难民,他们的背后是全球6000多万的难民。这不仅是一个个冷冰冰的数字,在这里面,是一个在逃难过程中死在沙滩上的3岁小男孩,是一个本应安享晚年却被迫背井离乡的老人,是一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和生离死别,是一个人作为人的基本需求的丧失。而当今世界大部分难民都是战争难民,他们因所在国家的动乱、内战、种族仇杀或区域战争而流离失所,他们虽然还有国籍身份,却失去了来自祖国的保护。

    大批难民出现,造成欧洲难民危机,美国难辞其咎。打着推广西方“民主”、“人权”,反对“独裁”、“暴政”,要求核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旗号,奉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美国不断干涉别国内政,对中东也就是现在最大的难民输出地发动多次战争,穷兵黩武之后又施行不作为政策或是政策乏力,导致发生过政治动荡和冲突的一些中东国家又陷入无政府状态,在政府权力真空的地带,“伊斯兰国”迅速发展,大行其道,带来蔓延式的恐怖主义,造成更多的无辜平民沦为无家难民。

    今天,在奥林匹克的赛场上出现了难民代表团,不仅体现出对难民境遇的深切关怀,也是在警示美国必须承担起应负的责任,更是彰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精神。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今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国家是有边界的,但以人为本的思想是不分种族和疆域的。发展是以人为中心的发展,和平亦是为了人类的未来而和平。

    但毋庸讳言,从国际难民公约到联合国难民署等,对难民的保护仍止于保障其生存与安全权利上,至于这些被国家抛弃的群体的身份认同,国际社会仍是空气稀薄的高原,无力赋予,难民无法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欧洲国家面对不断涌入的难民,由于应对能力不一等原因,对接收难民的态度各有不同,从而反应迟缓、行动不力。美国的态度只是将难民危机称为悲剧,值得同情,在国际社会的一片指责声中,并没有采取具体实质性的救济措施。此时却给了非法偷渡组织牟取暴利的空间,造成难民船只沉没上百人死亡等骇人听闻的悲惨事件。

    所以我们必须在奥林匹克这样的全人类的盛会上呼吁各国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从原始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民族国家,每一阶段的人类都有彼时阶段的创造和时代责任。对于今天的人类,更需要我们在越来越小的地球村上,继续发扬经世情怀,勇挑担当使命,守卫人类共同的精神家园,担负起当代人对未来人类社会的责任。

    有人说,难民代表团出现在马拉卡纳体育场的时候,他们就赢了。是的,奥林匹克不仅有“更快、更高、更强”的进取精神,更有着反对战争、高扬人性的历史传统。难民代表团不以其悲伤与怜悯而赢,而是以奥林匹克和平与友谊的光荣旗帜而赢,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崇高理想而赢,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无法被磨灭的光辉而赢。

    就像白岩松在开幕式上所说的:“我们希望这是第一支,又多么希望这是最后一支难民代表团。”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必因其有难民代表团而永载奥林匹克的史册,必因其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的努力而永载人类史册。

标 签:
  • 难民,命运共同体,国籍,保护,参赛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