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开启了扶贫新时代

    以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1月考察湘西提出精准扶贫为标志,我国扶贫开发开启了新的时代,扶贫主体、扶贫对象、扶贫手段都实现新的突破。

    扶贫主体从政府转向全社会。长期以来,扶贫工作的主体是政府,政府划定贫困线、确定贫困县、政府设立扶贫开发项目、财政对贫困人口予以资助。在2020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背景下,单一的政府扶贫主体远远不能满足7000多万贫困人口的脱贫需求,迫切需要广泛吸纳社会力量成为扶贫主体,让更多的社会资源转化为扶贫资源。在2014年10月17日中国首个扶贫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弘扬中华民族扶贫济困的传统美德,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共同向贫困宣战,形成扶贫开发工作强大合力。2015年6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再次强调扶贫开发是全党全社会的共同责任,要动员和凝聚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要坚持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等多方力量、多种举措有机结合和互为支撑的“三位一体”大扶贫格局。习近平主席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指出我们坚持动员全社会参与,构建了政府、社会、市场协同推进的大扶贫格局,形成了跨地区、跨部门、跨单位、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多元主体的社会扶贫体系。显然,在精准扶贫时代,扶贫主体已经从单一的政府转向全社会。

    扶贫对象从地区转移到以户为单位。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我国的扶贫对象是国家或省确定的贫困县。1988年中央确定的国定贫困县为328个,各个省和自治区确定的省定贫困县为370个。1994年,国家制定《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时将国定贫困县的规模扩大到592个。2001年,我国颁布了《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在保留592个扶贫开发重点县的同时,开始将扶持的重点转向15万个贫困村。2011年,新的《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颁布,在保留592个扶贫工作重点县和12.8万个贫困村的基础上,国家又确定了14个连片特困地区。由此可见,长期以来,我国扶贫对象主要是地区,通过开发贫困地区来带动贫困人口脱贫。这种扶贫方式缺乏对贫困群体的致贫原因、脱贫方式等方面的深入研究,同时,由于扶贫对象未精确到户,对于贫困人口是否从扶贫项目中受益、多少人从中受益都不明确。

    精准扶贫通过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管理有效规避了传统扶贫方式的不足,增强了扶贫的针对性和有效性。精准识别就是按照农户申报、村民评议、政府调查、部门审核、张榜公示等五道程序识别贫困户,并且对贫困户建档立卡。精准帮扶就是根据不同地区、不同贫困户、不同致贫原因配置不同扶贫资源实施帮扶,确保扶持到位,让贫困群众真正得到实惠。精准管理就是要建立自上而下的精准扶贫体制,形成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地)县抓落实的管理体制,片为重点、工作到村、扶贫到户的工作机制,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扶贫开发工作责任制。中央负责政策制定、项目规划、资金筹备等工作,省级做好项目下达、资金投放等工作,市县做好项目落地、资金使用、人力调配等工作。

    扶贫手段从项目开发升级为多策并举。当前剩余的贫困人口主要分布在自然环境恶劣的地区,贫困程度较深,扶贫成本高,脱贫难度大。通过增加产业项目,带动区域贫困人口脱贫的传统方式已经不适应扶贫新形势,必须要创新扶贫手段,从单一转向多元,具体而言,就是通过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发展生产脱贫就是为贫困地区制定特色产业发展规划,支持贫困户立足当地资源,发展特色农产品及其加工业,实现就地脱贫。易地搬迁脱贫就是对居住在生存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的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依托小城镇、工业园区安置搬迁群众,帮助其尽快实现转移就业,从而实现脱贫。生态补偿脱贫就是通过加大贫困地区生态保护修复力度,利用生态补偿和生态保护工程资金使当地有劳动能力的部分贫困人口转为护林员等生态保护人员。发展教育脱贫就是通过国家教育经费向贫困地区倾斜、向基础教育倾斜、向职业教育倾斜,帮助贫困地区改善办学条件,让贫困家庭子女都能接受有质量的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社会保障兜底脱贫就是对无法依靠产业扶持和就业帮助脱贫的家庭实行政策性保障兜底,将所有符合条件的贫困家庭纳入低保范围,做到应保尽保。通过多策并举,到2020年,产业扶持可以解决3000万人脱贫,转移就业可以解决1000万人脱贫,易地搬迁可以解决1000万人脱贫,总计5000万人左右,剩余2000多万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全部纳入社会保障覆盖范围,实现社保政策兜底脱贫。

标 签:
  • 精准扶贫,扶贫体系,扶贫手段,扶贫主体,新的突破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