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傲慢”与“偏见”

    第19期《求是》刊登的《自由主义民主“普世价值说”是西方“文明的傲慢”》一文指出,“将基于一种文明体系的价值理念和政治模式凌驾于由各文明体系构成的人类社会之上,是一种典型的‘文明的傲慢’,其结果必然酿成世界政治的大混乱。”也许是简·奥斯汀的小说太著名,说到“傲慢”我很自然地想到另一个词,就是“偏见”。美国将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以维护私有财产权为核心的资产阶级“自由、民主”包装为“普世价值”,不遗余力地向世界宣扬推广,一方面出于美国对自身文化价值观的“自视清高”,另一方面则来源于对其他国家文明和制度的“傲慢与偏见”。

    美国认为自己肩负着向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推广美国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责任与义务,肩负着用自身制度模式和伦理道德带领世界人民摆脱专制落后、享有民主自由的责任。这背后的逻辑是,美国的制度模式和价值观是普遍适用的。然而,自由主义民主真的“普适”吗?杨光斌教授在文章中指出,“自由主义民主不只是一种价值理念,更重要的是一种制度模式。西方国家在推销自由主义民主是‘普世价值’的时候,其实意在推行一种‘普世制度’,而这种制度本身是沿着西方根深蒂固的多元主义和个人权利逻辑建立起来的。”既然是制度模式,就注定了其对文明渊源与历史发展的高度依赖和自身的差异性特征。且不说西方的民主输出给伊拉克、埃及、土耳其等诸多国家带来的历史性灾难,单从美国大选的政治表演中就足见西方民主制度的乱象与缺陷。因此,“普世价值”并不“普适”,它不过是“20世纪末西方国家基于‘历史终结论’炮制的一种说辞,与19世纪西方建立殖民体系时提出的‘白人优越论’是一个性质。”其“司马昭之心”是推销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

    “历史终结论”也好,“白人优越论”也罢,抑或是“普世价值论”,不过是西方文明傲慢与偏见的一个又一个证据,它们对抗的是文明的多样性,而文明的多样性恰恰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特征。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演讲中说,“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历史不可能终结,白人也没有比其他人种更优越,普世价值更非“普适”。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傲慢和偏见是文明交流互鉴的最大障碍。”

    “文明的傲慢”不仅体现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而且贯穿于国家的文化艺术和公共外交的各个方面,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国家战略决策,其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文化霸权。不论是价值观润物细无声的“巧妙渗透”,还是意识形态领域“无硝烟的战争”,维护国家利益是永恒不变的本质内核。对比军事战争毁灭人权的坏名声和经济牵制欺小凌弱的指责,文化与价值观的渗透更符合人文情怀,更能植根于民众心中。赞美自己、贬损对方,组织、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进行游行、抗议等街头运动和政治抗争,甚至引导发展为群体或暴力事件,以质疑政权合法性、牵制政府精力、干扰国家发展节奏与进程,造成国际形象危机和国际舆论攻势,直至对象国政府被迫改变意识形态、变更政权,最终被“和平演变”。冷战期间,美国对苏联如是做,最终取得了“不战而胜”,当前,美国正不遗余力地对中国使用同样的手段,中国必须警醒。

    “文明的傲慢”使美国难以平等、客观、理性地认识和接受中国的社会现实与发展困境,偏见无处不在,“妖魔化”中国时有发生。然而,傲慢与偏见注定换不来理解与包容,贬毁中国带来的也并非总是自身价值的提升。以美国每年发表的中国人权报告为例,美国这一行为暴露了其居高临下的道德优越感和傲慢态度,招致了中国政府的有力回击。不仅中国政府每年发布美国人权报告,而且美国海外战争造成的人权灾难和美国国内发生的侵犯人权事件,也成为中国媒体的重要议程,标榜自由、民主和人权的美国政府一度被推到十分尴尬、甚至羞耻的境地,这在一定程度上解构了美国极力塑造的“高大上”国家形象。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这世上本不存在“普适”的价值和制度,从国家和人民的实际出发,选择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条件和历史文化传统的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才是正道。“正道”难免“沧桑”,发展的阵痛与困境要用内生动力去克服和解决,外来的和尚念不好本国的经。从不同文明中寻求智慧、汲取营养,为自身发展提供精神支撑和心灵慰藉,携手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各种挑战,才是对文明的正确理解和包容姿态。对此,中国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标 签:
  • 文明,傲慢,偏见,障碍,责任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