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人的铁汉柔情

    近日,新浪微博上有人贴出了《周恩来邓颖超通信选集》中1942至1955年,9封周恩来与邓颖超的往来书信。两人之间的书信往来谈论的大部分是革命,字里行间也透露着对彼此的关爱和勉励。其中,周恩来写给邓颖超的“望你珍摄,吻你万千”,邓颖超回复周恩来的“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让诸多网友感动:那时候的爱情真好。

    在我的记忆里,周总理永远都是冷静睿智、幽默风趣、风度翩翩、周到细致的大国总理形象。无论是早期的纪录片《周恩来的外交岁月》,近几年的电影《建国大业》《建党大业》还是各种各样的回忆总理的传记文章,人们似乎都关注的是总理作为一个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的形象和事迹。对于总理与邓颖超的爱情往事,人们却习惯以“党内婚姻的楷模”一笔带过。

    鲁迅先生说得好,“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只要是用对了人和地方,“甜言蜜语”不应是贬义词,更不是什么小资产阶级情调。

    共产党人是用钢铁的材料制成的,这个不假。多少共产党人在枪林弹雨、危险重重的环境下,面对各种生与死的考验从未屈服。但“铁汉也有柔情”,这个柔情既包括对国家、人民的大爱,也有对父母子女的亲情、对革命伴侣的爱情和对同志的友情。共产党人不是梁山上的“好汉”,不是只知道大碗喝酒大碗吃肉、视朋友为手足视女人如豺狼虎豹的禁欲者。共产党人有责任、有担当、有血性,更有真情。

    28岁被叛徒出卖写出“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后慷慨就义的夏明翰曾深情地告白妻子“同志们常说世上唯有家钧好,今日里我才觉得你是巾帼贤。”36岁高唱《国际歌》从容就义的瞿秋白给妻子的信中写道“我俩的爱是世上稀有的爱……我俩的爱实是充满着无限的诗意。”左权将军在写给妻子最后的信中这样说:“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21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这些共产党人对于挚爱的亲人爱得真诚、爱得坦然。他们的爱情萌芽成长在革命斗争中,爱人既是他们的生活伴侣同时也是他们的革命战友,很多人“为着共同的革命理想走在了一起”。如果他们生在和平年代,他们应该也会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卿卿我我花前月下“心里眼里只有你”,然而在那个革命年代,他们选择把自己的生命和感情献给了国家,献给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为了革命事业,他们大多聚少离多,经常生死未卜。就算聚在一起,谈的也是理想、信仰和未来的新生活。

    共产党人心中有“大爱”也有“小爱”,只不过平时他们将“小爱”隐藏在了“大爱”之下,融化在“大爱”之中。然而在困难的环境里,在辛苦的工作之余,他们偶尔也会触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他们能做的,也许只有在家信中道一声晚安,说一声想念。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们过去的一些主旋律影视作品中由于特殊的需要,对于共产党人的塑造往往都是临危不惧、坚贞不屈的“高大全”形象,多了些“仙气”,少了些“人味”,不可避免地给人们留下了脸谱化同质化的印象,好像一提到毛主席就是“指挥若定”,一讲到朱老总就是“胸襟大如海”,一谈到邓小平永远都是“改革开放设计师”等等。

    时代在变化,人们的要求也在变化。高大全的东西讲多了,不免要被人们嫌弃“假大空”,而一些贴近生活却又符合人物性格的故事细节却往往能够打动人心。“阳春白雪”固然好,但一味如此,却也不免“曲高和寡”。这次流传出来的总理家信,篇幅不长,但字里行间透出夫妻间的真情实感打动了无数围观网友,也让总理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更加真实可信。由此可见,通过“小故事”来讲“大道理”,让共产党人的形象走出固化的高墙,丰满起来、活泛起来,不会贬损共产党人的形象。

标 签:
  • 公产党人,铁汉柔情,改革发展,光辉形象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