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未知而惶恐 不为前路而忧愁

——人工智能60周年简评

    “人工智能”自诞生之日起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困惑与挑战,吸引着全世界无数杰出的头脑为之争论不休、为之痴迷忧愁。艾伦·图灵于1950年提出测试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图灵测验”,至今不足七十年;约翰· 麦卡锡于1956年在达特茅斯会议上提出“人工智能”的概念,到2016年也只有整整一甲子的时间。一个仅有六十年历史的研究领域常会被视为“冲劲有余”且“经验不足”,但是“人工智能”这个旨在完全改变人类知识与社会发展面貌的“年轻”领域已然产生了重要且深刻的影响,并且这种影响还在不断地加速与深化。六十年间,人工智能在诞生之初的朝阳中迅速发展,又很快在唏嘘和质疑中陷入寒冬之中,几经辉煌几经沉浮,既有斐然成绩,又有棘手难题。在陷入低谷之时,对人工智能的关注与投入虽已大不如前,但这个“费尽头脑”的领域却仍吸引着世界上最聪明的头脑。

    近年来,伴随着互联网的深入、计算能力的突破、智能算法的精进,以及云计算、大数据等概念的兴起、升温和热炒,人工智能研究再次走到舞台中央,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众多世界科技企业巨头都纷纷抛出自家的人工智能研发计划;来自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人工智能科研人员开始成为被争抢的对象;各种技术进展、各类应用成果以及大量的评述报道似乎在突然之间迸发出来。重整旗鼓,除旧布新,人工智能研究已再次渡过低潮,成为了各方研究的热点。

    2016年初,“人工智能”突然间被推至舆论的中心,不论传统主流媒体还是网络新兴媒体都争相报道,各种观点多种角度的解读与评述可谓不计其数,其原因在于一场万人瞩目的人机围棋大战。对阵双方分别是来自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围棋程序AlphaGo,以及来自韩国的国际顶尖围棋棋手李世乭,双方采取五局三胜的赛制,无论比分如何都战满五场,胜者将获得100万美元的奖金。

    在人机围棋大战拉开战幕之前,几乎所有的围棋棋手以及许多社会民众都认为李世乭会毫无悬念的取得胜利。但是,众所周知,AlphaGo最终以4:1的比分取得这场比赛的胜利。在短短的一周之内,人类一方似乎如过山车一般经历了惜败的遗憾、惨败的绝望、无谓的质疑、获胜的喜悦、战罢的冷静。媒体的舆论观点难以一一详述,但民众对于此次人机围棋大战的心理反应或许可以简单地分为以下三种:其一,淡然处之。他们对人工智能在围棋中战胜人类并不感到意外,认为在一定既定规则下由于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存贮能力战胜人类并非完全不可能,甚至认为是理所应当、意料之内。其二,转变认识。从赛前的必胜信念,到赛后的唏嘘感叹;从赛前对人工智能的不屑一顾,到赛后对人工智能的认真审视,之前或许只有人工智能专家或者人工智能哲学家才会思考的问题,突然之间摆放在公众面前,观点在相互碰撞,认识在不断转变。其三,深感不安。从人机围棋大战中看到人类在冰冷的计算机面前似乎不堪一击,毫无还手之力,他们认为人工智能已经太过于强大,甚至幻想着人工智能征服人类已经指日可待,他们警惕并呼喊着,他们失落并恐慌着。

    那么,面对纷纷扰扰、林林总总的观点,能否一言以蔽之地对刚刚走过六十年风风雨雨的人工智能研究作出评价呢?这恐怕是一件极难做到的事情。

    其一,人工智能是一个多面体。来自各个领域的人看到了其中一个或两个侧面,都试图通过自己看到的侧面去“还原”出人工智能的“本象”,因而过于简单或片面地来定义、理解、判断人工智能。人类思维中渴望简单、渴望统一的想法毫无例外地在对人工智能的认知倾向中表现了出来。其二,对人工智能的未知恐慌。无知会令人无端恐惧,无知会令人盲目崇拜,二者之间只有一步之遥,纵然如此,陷入其中一个就很难再有机会跳入另一个。公众面对人工智能,由于难以理解,就无法判断,就会在整体的层面上表现出对人工智能的复杂情绪,普通民众会陷入到莫名的恐慌和无限的期许之间,在观点对立的双方一刻不停地鼓噪声中来回踌躇徘徊。

    静心凝思,方可在迷雾之中找寻前路。虽然近年来人工智能展示了傲人成果、扭转了民众认知,拓宽了应用市场、赢得了发展资本,但仍还有许多难关亟待攻克,还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面对人工智能的探索与思辨,我们需要有极目远望的勇气,不为未知而惶恐;又需要有脚踏实地的信念,不为前路漫漫而忧愁。可以想见,对人工智能的探索在未来数年中,将有何种精彩又惊人的表现和发展;可以想见,对人工智能的思辨在未来数年中,将引领何种幽深又现实的争论和思潮。正如图灵在《计算机器与智能》中所言:我们目光所及,只能在不远的前方,但是可以看到,那里有大量需要去做的工作。

标 签:
  • 人工智能,困惑,挑战,大脑,战略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