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行义若芷兰生幽谷

    题记:兰生幽谷,不为莫服而不芳;舟行江海,不为莫乘而不浮;君子行义,不为莫知而止休。

    ——《淮南子 • 说山训》

    “慎独”一词,始见《中庸》。曰:“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其意为,个人品行,只有独处时才看得清楚明白,故而君子若无过错,就必须在无人之处、细微之处下功夫。所以古人重慎独,强调要在万籁俱寂、静谧清悄时仍能凭高度自觉规范行事、谨慎自己的言行,并将之视为提升自我修养的途径。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慎独的意境,古人久已将其中深意明了于世。一个人只有知荣辱、懂行止,才能在日常生活中做到有取舍、识大体、合规范、守道德。明辩是非、划清善恶、美丑的界限并不难,难的是能不能做到“慎独”。这也无怪乎国学大儒梁漱溟先生悠悠地点评到:“儒家之学,只慎独而已。”

    独处,说到底是选择如何与自己相处。但实际上,时刻把持好自己的心——并非那么容易。世事喧嚣,独处日渐成为一件艰难吃力的事。盲信流言的时候,在利益面前动心的时候,被主流舆论洗脑的时候,封闭自我剑走偏锋的时候……总有一些时刻,我们会被自己的感性迎面击倒,忘了曾与自己约法三章。

    史载尧舜时代贤人许由,听闻尧将禅位于自己,来到颖水边洗耳,以此表明坚辞不受的心志,最终得偿所愿,隐居在箕山之下;万里长征,红军在百姓菜地取食萝卜时,每挖一个萝卜就在土中埋入一枚铜元,而伴随这枚铜元一同交付百姓手里的,还有一份对是非曲直近乎偏执的坚持。此二事,贤者有独善其身、容载万物之心,工农红军亦行厚实和顺、厚德载物之事,都做到了“心中有天地,不为外物欺。”

    歌德说:“在这个躁动的时代,能够躲进静谧的激情深处的人确实是幸福的。”而激情,是以个人的全部精力,投入到有限的、细微的事物中才有可能体会的。一粥一饭,半丝半缕,只有静下心来,才能体会个中滋味,才使灵魂在充盈的乐趣中,在绵长的岁月里恣意生长。

    “淑人君子,其仪一也。”“能为一,然后能为君子,君子慎其独也。”细节满载着一个人的质地,微观地折射出一个人的本性。心中有尺,尺上有度,一言一行皆可量。见微知著,我们对一个人的看法,往往籍由他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吾日三省吾身,”在自省中完善自己,在自省中坚守初心,才能在岁月的风霜雨雪中,去细细感受生命的醇厚绵长,让心境坦然,生命淡然。

    慎独,是修养、是自律、是坦荡。君子之处世,应刚毅坚卓,发愤图强,永不停息;君子之为人,应厚实和顺,仁义道德,容载万物。一个人若心中有标尺,于人于物才能有自己的戒持与控制,才能在世事纷繁中洞若观火,心境澄明。一本书,一杯茶,甚至仅仅一种漫无目的的空想,只要专心致志,情有所钟,都能在付出时间与精力的过程中收获幸福,感受心灵澎湃的君子之风。

    君子不妄动,动必有道;君子不徒语,语必有理;君子不苟求,求必有义;君子不虚行,行必有正。真正的慎独,是即便身外空无一物,即便神明也转过身去,君子还是他自己,如舟行江海,如兰生幽谷……

标 签:
  • 慎独,君子,儒家,国学,坦然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