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实体经济是根本之道

    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全面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的要求,其中就明年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振兴实体经济的主要任务。这是我们党坚持问题导向,对一个时期以来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进行科学全面分析之后作出的科学决策。

    科学辩证地看到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才能够理清发展思路。实体经济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根本,虚拟经济则是实体经济发展的产物和服务实体经济的手段,要分清目的与手段,不能本末倒置。从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看,一方面,实体经济是虚拟经济的基础,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之衍生,并依附于实体经济;另一方面,作为实体经济虚拟价值层面的经济形式,虚拟经济又有一定的独立性,它既有服务实体经济获取利润功能,也有脱离实体经济、靠自身金融产品进行投机获利的能力。虚拟经济的这种独立性,如果主动用到服务实体经济上面,就是一种加速实体经济发展的催化剂,使得社会中的各种资源有效率地形成服务人类发展的实实在在的物质财富、基础设施和潜在发展能力,实现二者相互依存、共同发展;如果脱离实体经济发展,用到过度投机上,就会造成金融性风险,伤害虚拟经济本身,最终伤害实体经济。

    从国家战略层面认识实体经济的重要性极为关键。实体经济是强国之本、富民之基。中国从低收入国家变成中等收入国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靠的是实体经济,今后要跨越高收入国家也只能和必须依靠实体经济。西方发达国家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纷纷实行“再工业化”和“再制造业化”的发展战略,就是对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造成的经济金融危机乃至社会政治危机的深刻反思。我国的传统优势在工业制造业,我国经济发展仍然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只有保持工业制造业的主体地位不动摇,才能够提供就业、增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才能够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生活需要和国家进一步发展的产业和技术基础。如果忽视了实体经济发展,导致产业出现空心化,就会极大地损害我国的竞争力、经济实力和人民福祉和社会稳定程度。

    从我国经济实际看,我国实体经济运行困难,经济下行压力依然不减,有周期性、总量性因素,但根源是重大结构性失衡,导致经济循环不畅,必须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想办法,努力实现供求关系新的动态均衡。在结构性失衡中,存在实体经济供需失衡、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失衡、房地产与实体经济失衡问题。近几年来,由于需求疲软,产能过剩,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下降,造成经济结构出现“脱实向虚”的倾向,金融业占GDP的比例快速提高,但制造业比重却在快速下滑,这种变化是不正常的,不仅极易引发资产价格泡沫和潜在系统性金融风险,更令实体经济发展面临根本性的挑战。

    实体经济的困难与企业经营成本升高有关,企业成本来升高直接或者间接地源自虚拟经济的过度发展。相对于金融和房地产投资的高利润,加之国内外市场需求下降,实体经济盈利能力根本无法满足虚拟经济对利润的追逐,进一步引发资金流入虚拟经济领域,实体经济的资金呈流出状态,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不断上升。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就是,许多曾经靠脚踏实地、勤劳创业、实业致富的企业家开始参与金融产品、房地产、奢侈品等的资本炒作。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和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不断推高全社会的营商成本,房租、人工生活成本、运输成本、生产资料成本都在侵蚀实体经济的利润空间。从深层次看,近几年金融领域的自由化引发了金融和房地产非理性发展,部分互联网金融更是以创新的名义走向了金融欺诈的不归路。中央从降杠杆、治理金融风险、整顿房地产市场秩序角度整治虚拟经济过度发展的隐患是完全正确的决策。

    我们需要采取切合实际措施扭转实体经济发展困难的局面。在宏观经济政策上,要采取逆周期操作方式,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效,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加大投资力度不放松,在增长中转换经济发展动能,积极培育新的消费力,弥补出口下降带来的缺口。在微观经济环境上,突出问题导向,创新工作思路和方法,针对造成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居高不下的关键因素,制定可操作、可落地、可检查的系统性政策措施,真心实意为企业降低成本提供指导和服务。在创造性的工作中,降低税费负担,清理规范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选择低成本融资渠道,减少中间环节费用占企业融资成本比重;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优化服务改革,改善营商环境,为企业设立和生产经营创造便利条件;促进能源成本、物流成本进一步降低,合理降低工商业用电和工业用气价格,加大交通物流的资源整合力度,搬掉影响企业发展的“绊脚石”,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

标 签:
  • 实体经济,绊脚石,发展环境,金融性风险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