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母亲

——写在“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到来之际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由古以来,“母亲”无疑是在对女性的颂扬中最饱满而鲜明的角色,从孟郊所吟的“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到洛夫所书的“举目时,她是皓皓明月;垂首时,她是莽莽大地”,“母亲”可谓是与“伟大”联系最紧密的词,但,这不是女性的全部。

    1909年3月8日,美国芝加哥万名女工走上街头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女性游行示威,要求缩短工时、增加工资并获得选举权,喊出了象征经济保障和生活质量的“面包加玫瑰”的口号,开启了妇女解放运动的序幕。自第二届国际共产主义代表大会把3月8日定为国际劳动妇女节后,各国无产阶级妇女每年都在这天庆祝自己的节日,且随着时代发展和女性自我意识的不断觉醒,妇女所争取的权益不再仅仅是选举权。

    就我国而言,妇女解放运动与党和国家事业的发展紧密相连,经历了历史变迁,从动员妇女参加革命战争到动员妇女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从扫盲、普及义务教育到不断提高妇女的各项素质;从鼓励妇女参与社会劳动到增加就业、保障妇女权益;从帮助妇女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到保障妇女的现实权利;从客观审视男女婚姻问题到重视妇女的权益保障问题。这个漫长的历史进程,不仅完成了妇女自身形象的转变——从建国前受压迫的妇女,到建国初期热爱劳动的妇女,再到改革开放之前能干的甚至男性化的妇女直至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有独立性别和独特价值的个人,也完成了女性在自我意识上从“围着锅边转”到为社会做贡献,再到实现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相统一的蜕变,并不断彰显出其独有的“她智慧”、“她力量”和 “她风采”。

    家之良妻,犹如国之良相,“慈母、贤妻、孝女”如春风化雨,是教养儿女、滋养家庭、涵养家风的源头活水,自然也是促进民风、党风、国风的关键力量。此外,在当今这个追寻自由、平等的新时代,女性在各个领域都展现出别样的“巾帼风范”,如在医学界获得诺贝尔奖的屠呦呦,在文学界获得第74届雨果奖的郝景芳,以及在外交场上睿智大气、圈粉无数的银发女神傅莹等等。恰逢今年两会之际,女性代表和委员依旧是参政议政大舞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她们关注民生,心怀憧憬,建睿智之言,献务实之策,政协委员洪天慧提出“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增设就业性别歧视案由的提按”;人大代表陈秀榕提出“要维护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益”;人大代表温秀玲提出“尽快制定出台有关家庭暴力告诫制度”的具体实施办法。尽管女性代表和委员的提按和建议并不能全部纳入立法决策的完善进程中,但女性参政议政作为女性权利的直接体现将会为女性自身全面而自由的发展迎来更为光明的前景。

    在追寻中国梦的征途之中,在谋篇布局的节点之上,妇女解放运动也一直在路上。就男女平等而言,价值观领域内有关于此的新旧价值观较量从未停止过,并以多种形式影响着人们的价值取向和社会实践。“娜拉”是“五四”之后中国妇女解放的标志性符号,但“娜拉走后怎么样”的命题始终叩问着我们,如何跳出鲁迅先生“不是堕落,就是回来”的推想是妇女发展的难题,也是方向。这不仅要求女性注重自身的意识觉醒和素质提高,更需要从国家、社会和公民三个层面进行物质和意识形态领域的协同构建。妇联组织作为凝聚和服务广大妇女群众的的人民团体,有着不容忽视的责任和作用。

    妇联应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自觉向党中央看齐,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贯彻落实到妇联的各项工作之中,从而把联系妇女的过程变成厚植党的执政基础的过程,把服务妇女的过程变成为党凝心聚力的过程,把促进妇女发展的过程变成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过程,引领妇女同志将自身价值的追寻和实现协调进广大妇女群众的解放中来,统一到国家建设发展大局中来,融入到中国梦的光荣征程中来。

标 签:
  • 妇女节,男女婚姻,责任义务,人民团体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