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新型大国关系”是中美关系发展的历史必然

    日前,来华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公开表示:“自从40年前美中展开接触的历史时刻开始,两国一直本着不冲突不对抗(non-confrontation、no conflict)、相互尊重(mutual respect)、合作共赢(always searching for win-win solutions)的精神发展两国关系,这一精神将继续引导两国进行深入对话、发展共识,以及未来关系发展。”稍对中美关系有所了解的人都会马上意识到,这一表态的政治意义非同寻常——这是美国高级别官员少有地在公开场合评论中美关系时正式连用“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三个关键词,而其中“相互尊重”尤为关键。

    这三个关键词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理念的三根支柱。在中国国家领导人层面首次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正式表述源于2012年2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访美期间提出,中美应该拓展两国利益汇合点和互利合作面,努力把两国关系塑造成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一年后,2013年6月,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在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会晤时,用三个关键词概括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即“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政策实质和历史背景是什么?历史地、动态地看,该理念被提出的时代背景是:2008年经济危机后,中国的加速崛起导致中美实力差距缩小,并由此(在西方世界)引发种种有关崛起国(中国)与守成国(美国)之间爆发直接冲突的“修昔底德陷阱”的负面想象。而结构地、静态地看,就是要超越冷战,避免中美这两个当下的“双强”重蹈当年美苏对抗的历史覆辙。冷战时期,由于核武器的存在,美苏间虽然没有爆发直接战争(尽管有几次差点滑向热核战争的边缘,如古巴导弹危机),但两国所主导的全球范围内的代理人战争则不仅给两国人民带来沉重的负担,更使当事国的亿万人民深陷经久战火的煎熬之中。明确这样的历史背景,世人就不难理解中国最高领导人提出该理念时的良苦用心——它背后所体现的是习主席和中国战略家、外交家对冷战教训的深刻反思与对当前和未来人类福祉的深重关切。作为一个人道的、负责任的社会主义大国,中国政府始终致力于和平发展与共赢合作,不愿意将宝贵的财富、资源投入到无休止的军备竞赛中而损害人民的福祉,同时也不愿意效仿当年的美苏而将战火的铰链系在他国民众的肩头——所以我们看到中国至今仍谨慎地奉行“结伴不结盟”的外交战略,小心翼翼地在保护本国不断拓展的国际利益的同时,对既有的格局、规则多半报以切实的尊重、遵守和建设性改良,而非激进的颠覆或另起炉灶。无论从中美两国实际的战略互动还是中国和平崛起的实际成效、周边反应来看,中国稳健的对外政策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仅有效规避了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更在与美国的战略互动中不断提升国家的综合实力和相对实力,实现加速崛起。反之,试想,如果中国没有坚定走和平崛起的道路,而效仿历史上的列强,或者继承苏美的“衣钵”大搞军备竞赛、代理人战争、势力扩张,那么时局的发展又将如何?世界的和平又如何保障?

    然而,我们也不无遗憾地看到,在奥巴马时代,美方领导人和外交官鲜有在公开场合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提法予以正面回应。对此,有学者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些内容其实也不是美方所一定不能接受的,只不过出于对中国动机的疑虑,以及美国作为“老大”不能容忍由作为“老二”的中国提出规范两国关系的概念的顾虑,美国就是不正面予以肯定或承认。美方担心这类提法会给人留下美国愿接受“中国与其平起平坐”的印象,从而抬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并引起亚太盟友的担心,削弱美国在亚太的战略与领导权威。

    然而,形势往往比人强。作为商人总统的特朗普,一面继续在内政外交上高唱奥巴马、希拉里的反调,同时也比此二人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中美间正在加速缩小的实力差距,于是从更加务实的角度来看到双边关系以及中国在未来世界秩序中的角色与作用。一言以蔽之,美国需要与中国在经济与安全两个领域开展深度合作。

    首先,中美在经济领域存在高度互补性。特朗普上台靠的是广大白人中产阶级的支持,而作为回报,特朗普承诺将重启美国经济,提高民生。而要完成这一使命,美国需要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以及既有实力又有意愿与之合作的伙伴。放眼当今世界,中东地区战乱不休,欧洲正深陷分离与移民的煎熬之中,俄罗斯与美国速来不和(虽然特朗普有意采取对俄缓和政策),能够在重振经济的大业上既有能力又有意愿与美国采取深度合作的大国,恐怕也只有中国。

    其次,美国要想解决亚洲的安全问题,不能缺乏中国的支持。正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所评论的,这次会晤正值东亚地区局势日益紧张之际,尤其是“朝鲜核威胁日益增强”。美国需要中国的支持——无论是劝说朝鲜克制核试验,还是加强对朝鲜的制裁力度,没有中国的实际配合,美国对平壤的种种施压都将付诸东流。

    此刻,坊间还有人在争论,美方上述三个关键词的表述,究竟是误打误撞,还是被中方“错误”解读,抑或是特朗普施展的“小权谋”而不宜当真。在笔者看来,这些技术性的争论在大趋势的判断面前,显得并不重要。因为鉴于中美两国实力消长的现实与未来趋势,鉴于中美两国各自实际经济与安全利益的审慎考量,鉴于中美同时作为当下最具全球影响力的两个大国及其所肩负的国际义务,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当属中美关系发展的历史必然。当年那些“不承认”、“不肯定”的做法,未免太有些孩子气。毕竟,大国应有大国的气量和担当,何妨摒弃那些意气之争、名分之虑,放下架子、求真务实,用实事求是的心态看待本国与其他大国的关系以及这种关系对国际秩序的根本性影响,然后理性地做出利人利己利大家的决策。未来的中美关系虽然不会一帆风顺,但这次的中美讲稿“撞词”、“雷同”并非巧合。对此,我们不妨报以谨慎乐观。

    (作者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标 签:
  • 中美关系,大国关系,合作共赢,互相尊重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