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会”之后的中美关系

    举世瞩目的中美两国元首会晤落下帷幕。“习特会”对未来中美关系有何影响?或者说“习特会”之后的中美关系又将如何发展呢?笔者认为,此次“习特会”有三个特点,这些特点将对未来的中美关系产生重要影响:

    一、谈得深。双方会谈的主题触及贸易平衡、军事安全互信、执法合作、人文与社会交流、国家发展理念等两国关系的深层领域。

    二、谈得实。两国元首直接提出构建促进两国关系良性互动的具体机制,即外交安全对话机制、全面经济对话机制、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机制、社会和人文对话机制等4个高级别的对话合作机制;并在会谈中就宣布启动其中的2个机制,即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联合启动的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机制,国务委员杨洁篪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联合启动的中美外交安全对话机制,而且双方还就相关具体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商定了两个机制的下一步工作议程。

    三、谈得好。中美双方元首相互释放善意,会谈效果很好。美方的善意表现为超高规格的礼遇与接待,虽为非正式的会晤,但其规格不亚于正式的国事访问。特朗普特别安排内阁首要成员蒂勒森国务卿夫妇亲自到机场迎接习近平主席;刻意安排其外孙女现场表演中文节目,并在多个场合高调赞扬中美关系;当场接受习近平主席发出的访华邀请,并期待尽快成行。针对美方的善意,习近平主席也诚恳表达了的中国的善意。他指出:“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并强调中国将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不奉行你输我赢的理念,不走国强必霸的老路,愿同美方一道维护世界和平、稳定、繁荣。同时,习近平主席还欢迎美方参与“一带一路”框架内合作。

    以上这三个特点在历次中美首脑会晤中是比较罕见的,而对一次非正式的会晤来说,更是难能可贵。

    总的来说,“习特会”的成功使得中美关系有望突破美国总统选举政治对中美关系负面影响的怪圈,突破美国总统更迭后中美关系“先抑后扬”的规律。应该说,从特朗普竞选期间对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问题的苛责,到对所谓的中国操纵人民币的指控,从对中国产品征收45%超高关税的威胁,再到当选后居然与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都表明一个对中美关系无知的新总统开始烦人的“在职培训”了,中美关系也自然遭遇了以“抑制”为主调的开场。

    然而,“习特会”的成功举办却开始改变这种消极的基调。应该说“习特会”的举办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中美两国从战略利益需要互动而来的,只不过这种互动的时间要远远短于以往历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不到百日,中美关系似乎就经历了以往的1-2年的历程。从特朗普与蔡英文通电话,到南海“自由航行”,使得中美关系陷入“抑制”状态以后,中美关系很快就开始了“上扬”的行程。从伊万卡拜会中国驻美使馆,到特朗普总统元宵节致信习近平主席,从2月10日与习近平主席通电话,到3月18日蒂勒森国务卿访华,并认可中国对新型大国关系的表述,既“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最后到这次海湖庄园的“习特会”,中美关系完成了一个“先抑后扬”的完整周期,但这个周期显然是“提速”了。

    从此次“习特会”的特点来看,我们可以预言未来几年中美关系的发展将可能逐渐步入健康轨道,尤其可以预期在特朗普总统实现访华之后,中美关系这种“上扬”的势头将更加明显。因此,也许可以说此次“习特会”是促使中美关系的走向从L型向U型转变的动力拐点。

    当然,一次“习特会”仅是促使中美关系向好的一个动力点而已,是开了个好头。中美关系非常复杂,它是诸多大国关系中的重要一环,我们不可忽略未来许多潜在问题的影响,尤其是大国博弈平衡问题和国际热点问题。美国选择在“习特会”期间对叙利亚发动战斧导弹袭击,就是很有战略深意的安排,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战略警觉。另外,“习特会”的成功原因还在于近期特朗普执政团队的变化,特朗普团队中主张对华友好的务实派暂时处于上风,然而随着大国博弈与美国国内政治生态的变化,这些因素未来也会发生变化的,对此,我们也要有充分的考虑。

    (作者: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教授)

标 签:
  • 中美,元首,习特会,特点,未来
( 网站编辑:唐淑楠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