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虽安 忘战必危

    许久不下雨的南京城今天下雨了,原来她也知道今天是12.13

    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者占领南京。之后,日军在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了40多天的血腥屠杀,使用集体枪杀、活埋、刀劈、火烧等残酷手段,杀害了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2014年2月27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经表决通过了两个决定,分别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深深的铭刻在每个中国人的心中,关于这段历史的图文小编不敢看,不敢看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同胞受到这样非人惨绝人寰的虐杀!现代史学大家钱穆先生说过:“不知一国之史则不配作一国之国民”,一个民族忘记他的历史时,就是覆灭的时候,历史不能忘,不该忘,不敢忘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铭记历史中负重前行,前进的步伐会更加稳健有力

    作为历史的回顾,我们不能只有四大发明,古国文化,开元盛世,丝路花雨,也应该有南京大屠杀。小编搜集了一些历史资料,与各位读者一起回顾那段黑暗的岁月,共同缅怀日寇屠刀下的遇难同胞,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资料1.2007年,《南京大屠杀史料集》29至55卷发行,新的26卷,加上已出版发行的28卷,放在一起,犹如一座小山。

    “艾华信,男,25,江浦,珠江镇江门桥,农民;被害时间:1937年12月12日;被害地点:桥林;被害方式:被杀害;调查时间:1985年9月;资料来源:浦口档案馆220-2-16”;

    像这样的遇难者姓名录卡片,《史料集》中共收录了14961张。每一张卡片下面,都注明了口述者姓名、性别、与遇难者关系、调查者姓名、调查地点、调查日期和资料来源。

    《史料集◎遇难者名录》的编辑、南京大学副教授姜良芹介绍,除重复调查者外,共收录遇难者名录13000余人。他们按姓氏的汉语拼音顺序编排,如周姓,就从4532页一直排到4663页。

    然而,人们明白,这仅是遇难者中很少的一部分。(来源:2007年12月11日《中国青年报》文化周刊)

 

    资料2.“不论妇女儿童,凡中国人一概都杀,房屋全部放火焚烧。”

    ——日军第六师团接到的命令(来源:铁血网)

    

    资料3.“尸体像漂流的木头被浪冲了过来;在岸边,重叠地堆积着的尸体一望无际。

    ——日军第六师团辎重第6联队小队长高城守一日记

    

    资料4.“哭喊着的支那(中国)人被装进邮袋中,西本(日本兵)点着了火,汽油一下子燃烧起来。就在这时袋子里发出了一种无法言状的可怕的喊叫声。袋中人用浑身的力气使袋子跳了起来,自己滚动……手榴弹在水中爆炸了,水面一下子鼓了起来,然后平静下去。”

    ——日军第十六师团东史郎日记

    

    资料5.今日中午高山剑士来访,当时恰有七名俘虏,遂令其试斩。还令其用我的军刀试斩,他竟出色地砍下两颗头颅。

    基本上不实行俘虏政策,决定采取全部彻底消灭的方针。

    事后得知,仅佐佐木部队就处理掉约15000人,守备太平门的一名中队长处理了约1300人。在仙鹤门附近集结的约有七八千人。处理上述七八千人,需要有一个大壕,但很难找到。预定将其分成一两百人的小队,领到适当的地方加以处理。

    ——日军第十六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日记

    

    资料6.“在日军占领后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二十万人以上。这种估计并不夸张,这由掩埋队及其他团体所埋尸体达十五万五千人的事实就可以证明了(由红十字会掩埋的是43071人,由崇善堂收埋的是112266人,这些数字是由这两个团体的负责人根据各该团体当时的记录和档案向远东法庭郑重提出的)。根据这些团体的报告说,尸体大多是被反绑着两手的。这个数字还没有将被日军所烧毁了的尸体以及投入到长江或以其他方法处分的人们计算在内”

    ——远东国际法庭判决书(《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资料7.一个在日本人占据的工厂中做工的中国人描述了几个月中在那里亲眼目睹的恐怖事件。日本监工冤枉一个雇员偷了他的毛线衫,结果把那个工人从脚至咽喉用绳索捆得几乎像个木乃伊,然后用一堆砖头砸死。砸到最后,那人的身体全变了形,肉和骨头缠绕在一起,作为食物扔给了狗。另一次,日本人发现工厂里的4个小垫肩不见了并发现它们用来作了厕纸,一个22岁的妇女承认那天用过厕所,便被拖到工厂后面砍了头。就在那天下午,这个日本刽子手又杀了一名他指控偷了一双拖鞋的十几岁的少年。

    ——铁蹄下的南京《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

    

    资料8.南京战争罪行审判的焦点是谷寿夫。1937年,他在南京任日军第六师团师团长。这支部队在南京犯下了累累罪行,尤其在中华门一带。1946年谷寿夫被押回中国审判,一辆囚车把他运进南京的一座拘留营。为起诉他作准备,穿着白色工作服的法医专家挖开中华门附近5个葬地,挖出成千上万的骸骨和颅骨,许多是因枪伤而断裂,而且仍然染着黑色的血迹。

    

    当面对整座城市集中爆发的愤怒时,谷寿夫一定感到胆战心惊。他穿着拆去星章和绶带的黄色军服,站在被告席上,80多名证人出庭详述无休无止的一系列恐怖行为。起诉书很长,列举了谷寿夫师团犯下的成百上千桩罪行:刺杀、烧杀、淹杀、勒杀、强奸、偷盗和破坏。罪证越来越多,件件令人发指,专家们在法庭的桌上展示成堆成堆的颅骨,加强了效果,中国公诉人甚至和专家站到一起。1947年2月6日,宣布对谷寿夫的判决时,法庭太小不足以容纳所有要出席的人,但法庭内还是挤满了2,000多名观众,同时用大喇叭向聚集在外面的好几万居民广播宣判的过程。法庭裁决有罪,对此没有人感到意外。1947年3月10日,法庭作出结论:谷寿夫的部队违反了海牙会议“关于在陆地的战争及战时对待战俘的习惯法”并纵容了一场大屠杀,使南京据估计30万人丧生,之后,宣判谷寿夫死刑。4月26日,南京城里的大多数人走出家门,观看行刑,人们沿街或沿人行道而站,看卫兵把反绑双手的谷寿夫押往位于南京正南方的雨花台刑场。在那里,谷寿夫被枪毙,许多幸存者认为,与其多数受害者的遭遇相比,他的死已是太人道了。

    ——审判日《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

    

    资料9.整个码头,是一座黑黝黝的尸山。有五十个或许一百个人影在其间来回走动,他们在往江里拖尸体。痛苦的呻吟,流淌的鲜血,痉挛的肢体,再加上哑剧般的寂静。对岸隐约可见。就像月光下的泥泞一样,整个码头在微微闪光,那是血。不久,结束了作业的“苦力”们被迫朝着江岸站成一行。“哒哒哒……”机枪的声音,仰身,倒下,就像跳舞似得,这一伙人落入江中。结束了。……“约有两万人。”一个军官说。

    ——《朝日新闻》特派记者今井正刚《文艺春秋特辑:我在那里——目击者的证言》1956年12月

    

    资料10.在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底,我住在山西路莫干路五号难民区内。日军进城后在难民区抓人,我亲眼看到有兄弟二人,日军把哥哥抓走,弟弟不放心要跟他去,日本兵就推他,后来,还是把这兄弟俩抓走了。过了二、三天哥哥回来说,当时日军把他们待到下关江边,当时已经有无数老百姓被抓在那里。后来日军用机关枪对这他们猛烈扫射,许多人都被杀害倒在血泊中。他弟弟当场就被打死了。哥哥在乱枪扫射时被击伤,吓得也昏倒下去。日军走后,他醒来时,身边都是死尸。他忍着伤痛爬起来,跑回了难民区。

    

    在难民区里,住着许多男女青年和老人小孩,我们住在底层,我看见有个日本兵,来找花姑娘,有个叫麻少德的人,他妻子被日军拖到二楼遭到侮辱,他们的小孩哭叫着,真叫人伤感。后来,这里的妇女被国际红十字会的华小姐接走了。

    ——幸存者陈光兴

 

    资料11.南京大屠杀时我们一家有父亲、母亲、两个姐姐、三个弟弟和我共8口人。当时,因为母亲没有奶水,小弟弟哭着要吃奶。有十来个日军从堤上经过,顺着哭声找来发现了我母亲,欲拉出去强奸.母亲抱着弟弟反抗日本人从母亲怀中夺过小弟弟用力摔在地上母亲哭着扑倒在地日本人向母亲背后开了2枪打死了母亲。第三天日军将我父亲抓走从此一去杳无音信。又过了2天日军看到我11岁的二姐竟要强奸她由于二姐极力反抗一个日军抽出军刀将二姐从头劈为两半!就这样在几天之内日军枪杀了我母亲摔死了我弟弟刀劈了我姐姐又抓走了我父亲使我家破人亡,成为孤儿

    ——幸存者姜根福

    

    资料12.12月14日下午3时左右,一个日本兵闯进门来,向我和弟弟挥了挥手,要我们跟他们走。一个汉奸翻译官对我们说,要我们到下关中山码头去搬运来的货物。同时出来的还有我家附近的30多个人。我们先被带到一个广场,天将黑时,场上坐满了人。日军叫我们6至8个排成1排,向中山码头走去。

    

    我和弟弟走在平民队伍的前头,一路上,我们看到路旁有不少的男女尸体。到了下关中山码头江边,发现日军共抓了好几千人。日军叫我们坐在江边,周围架起了机枪。我感到情况不妙,可能要搞屠杀。日军在后边绑人以后,就用机枪开始扫射外,又往江里投手榴弹。跳江的人,有的被炸死了,有的人被炸得遍体鳞伤,惨叫声,呼号声,响成一片。夜里,日军在江边守夜,看见江边漂浮的尸体就用刺刀乱戳。我离岸较远,刺刀够不着,才免一死。

    ——幸存者刘永兴

    

    资料13.母亲吓得抱着1岁的小妹妹躲到一张桌子下面,被日本兵从桌子下面拖出来,日本兵从母亲手中夺过小妹妹,把她摔死在地上,接着他们扒光了母亲的衣服,几个日本兵对母亲进行了轮奸,然后用刺刀把她杀死,并在她下身里塞进一只瓶子。

    

    后来,几个日本兵闯进隔壁房间,那里还有外祖父、外祖母及两个姐姐。日本兵要强奸两个姐姐,外祖父和外祖母拼命护着我们,均惨遭枪杀。日本兵撕下两个姐姐身上的衣服,她们分别遭到几个日本兵的轮奸。大姐、二姐被轮奸后又被日本兵用刺刀刺死。日本兵还将我外婆的竹手杖插进了大姐的下身里。

    

    当时我躲在床上的被子里,由于恐惧,吓得大哭,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后刺了三刀,我当时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4岁妹妹的哭声惊醒,看到周围全是亲人的尸体,我们俩哭喊着要妈妈……。

    ——幸存者夏淑琴

    

    资料14.我的哥哥陈兴林和嫂子于氏刚结婚两天,哥哥带着嫂子跑反。日本兵追嫂子,要强奸她,她宁死不肯受辱,结果跳进了洋桥村的水塘里淹死了,哥哥被日本兵用枪打死了。还有,我有个堂房嫂子姓王,那时20多岁,被3个日本兵拖到窑洞里强奸并杀死了。江宁府有个姓戴的人,30多岁,做香烛为业,被日本兵开枪打死了。

    

    日本兵还到处抢劫老百姓的鸡、鸭、粮食和财物,放火烧房子,从西北村到龙都沿途十里路的村庄民房,大部分被日军烧掉了。

    ——幸存者陈凤英

    

    资料15.日军开始向难民开枪射击,然后又用刺刀捅,用大刀砍,难民们哭的哭,喊的喊,乱作一团,有的老百姓还进行反抗。我们躲进一户人家院内。日军用枪打死了我的父亲和两个弟弟,强奸并杀害了我11岁的姐姐戴桂珍。那时我母亲抱着2岁的小弟弟戴小来子,胸部被刺一刀,还不肯放下弟弟,接着日军又刺一刀,母亲丢掉弟弟,躺倒在地上,胸口咕咕地冒出了鲜血,小弟弟还爬着哭着要在母亲怀里吃奶,鞋子都掉了,我赶紧跑过去,把小弟弟送到母亲跟前。母亲用力拉开衣服给小弟弟吃奶,但因胸口被严重刺伤,头一歪死过去了。我由于过度惊吓,眼冒金花,昏死过去。

    

    后来,他们的尸体被红十字会就近收埋在王府园后面的菜地里。我问当地人收尸的人,他们说有个小男孩趴在死去的母亲乳房上吃奶,奶水、泪水、鼻涕结成小冰块,母子俩冻在一起,怎么也拉不开,我哭着说,那就是我可怜的妈妈和弟弟呀!

    ——幸存者常志强

    

    关于幸存者证言部分,请参阅国家公祭网10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证言公布

    

    半个世纪过去了,美丽壮阔的南京城已难寻觅旧时容颜,可先辈们痛苦的哀嚎将永远在我们灵魂深处回荡。

    

    小编只希望我们的战友、同胞,记住这惨绝人寰的灾难,记住这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它会让我们更加明确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在我们的钢铁长城和火热的胸膛前面,绝不允许历史悲剧再次重演!

    

    本文资料引用自维基百科、《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南京大屠杀事件与日军第六师团》、《中国青年报》、铁血网等。

标 签:
  • 南京,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