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家风在哪里?

    小五有话说

    如果要评选党的十八大以来有哪些治国理政的关键词,那么小五绝对要投“家风”神圣的一票!所谓“天下之本在家”,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还所谓“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好了,所谓了这么多虚的,赶紧上干货!上栗子!

 

    一、为什么要重视家风?习大大告诉你!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就特别重视家风。可能你们和小五有同样的疑问:自家的事,党和国家为什么要管?咳咳,习大大可能是听到了大家的呼唤,于是在20161212日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一席讲话算是集中答疑了~其中最重要的两点就是——

    1家教影响人的一生!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孩子们从牙牙学语起就开始接受家教,有什么样的家教,就有什么样的人。家庭教育涉及很多方面,但最重要的是品德教育,是如何做人的教育。也就是古人说的“爱子,教之以义方”,“爱之不以道,适所以害之也”。青少年是家庭的未来和希望,更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古人都知道,养不教,父之过。家长应该担负起教育后代的责任。家长特别是父母对子女的影响很大,往往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2家风影响社会风气!

    “家风是社会风气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不只是人们身体的住处,更是人们心灵的归宿。家风好,就能家道兴盛、和顺美满;家风差,难免殃及子孙、贻害社会,正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二、不重视家风会怎么样?反面典型吓死你!

    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对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等问题,作出了一系列明确规定。但在有的领导干部身上却没有得到具体落实。从一些腐败案件看,不同程度存在着领导干部配偶、子女经商办企业等情况,有的借家属亲友大搞利益输送,家族式腐败严重败坏社会风气,人民群众对此深恶痛绝。    

    1贪婪“夫妻档”

    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慢慢随着职务的提升,再加上环境的影响,考虑自己的就越来越多了。尤其是2005年以后,自己也60岁了,又生了一场大病,这个时候思想就抛锚了,就追求物质的金钱的。”   

    在云南主政的十年里,白恩培频繁利用矿产、土地和房产等开发项目收受钱财,他的妻子张慧清也在其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在云南当地就流传着一句话,有事找“张姐”,在云南没有“张姐”办不了的事。张慧清在前台办事收钱,白恩培在幕后默默地支持。    

    在昆明市的一个土地开发整理项目中,为了拿到项目,企业老板找关系结识了张慧清。张慧清喜欢打牌,老板就经常到白家陪着打牌,借机拉近距离。关系越来越熟了,他顺势提出了拿地的想法,也顺利地办成了。而张慧清也明确地向他提出了要求。   

    解说称,张慧清酷爱翡翠和玉石,白恩培喜欢红木和茶叶,所以很多行贿人都投其所好,挑选名贵珍品送给他们。在办案中,从白家查获的藏品多得让办案人员震惊。  

    2上阵“父子兵”

    “老子办事、儿子收钱。”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利用掌握着项目审批、资源配置等多方面的权力为自己和儿子谋取了巨额私利。 

    2006年,化工企业老板邱某经人介绍认识了刘铁男。见面交谈中,他了解到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刚从国外回来不久,邱某与合伙人李某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然后通过虚假贸易的方式,直接为刘德成的公司输送利益825万余元。多年来,刘铁男利用手中的审批权,为多个请托人的项目审批提供帮助,几乎都是通过这种“老子办事、儿子收钱”的模式。  

    《永远在路上》专题片中透露: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在跟私企老板交往过程中,看到社会上很多人的孩子生活过得很优裕,很富裕,然后他就想让自己的孩子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他就背地里默许、支持、纵容他的儿子去跟别人,去跟一些老板进行所谓的合作、投资,搞房地产开发。   

    周本顺说:“我出个面帮他站个台,一起吃饭,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别人就知道这个人上面有人,这个事都会办得通。”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周本顺曾经在河北提出干部要“四清”:自己清、家属清、亲属清、身边清,然而,他自己提出的要求,自己却并没有做到。   

    3腐败“全家福”

    苏荣是十八大后第一个因贪腐落马的副国级官员。在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前,历任吉林省委副书记、青海省委书记、甘肃省委书记、江西省委书记。  

    苏荣案件一共有十多位亲属都涉案了:苏荣的妻子、儿子、女儿、弟弟,乃至各种远房亲戚,很多人都曾经利用他的权力为人办事,收受好处。苏荣他自己讲,他是他们全家腐败窝案的掌门人。苏荣的妻子于丽芳在当地被称为“于姐”,很多人反映她在当地擅权干政,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江西景德镇是有名的瓷都,于丽芳非常喜欢瓷器,为了托她办事,不少人投其所好,买来各种名贵瓷器上门送礼,于丽芳来者不拒,甚至主动索要。  

    苏荣忏悔道:贪欲不仅毁掉了他自己,也坑了老婆,害了儿子,将全家带上经济犯罪的深渊。他们如果不是书记的老婆,书记的儿子,没有他这个省委书记,什么都干不成,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他用四句话把他这个犯罪过程反思了一下,叫作收受别人的陶瓷瓷瓶,被碰得头破血流;收受别人的陶瓷瓷碗,被砸得遍体鳞伤;收受别人的书画字画,将政治生命化为灰烬;收受别人的钱财和贵重物品,使自己跌入了经济犯罪的万丈深渊。

    

    三、重视家风的家庭什么样?正面典型感染你!

    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官二代,可从小到大比旁人受到了更多磨难;他们是真真实实的干部亲属,但里里外外没有因此占到一分便宜。“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在培育良好家风方面,老一辈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1、毛泽东:不让子女“借到光”

    在1941131日给毛岸英和毛岸青的信中,毛泽东建议他们“趁着年纪尚轻,多向自然科学学习,少谈些政治”,除告诫要“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外,还特别指出:“你们有你们的前程,或好或坏,决定于你们自己及你们的直接环境。”而在194771日给长子毛岸英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一个人无论学什么或者做什么,只要有热情,有恒心,不要那种无着落的与人民利益不相符合的个人主义虚荣心,总是会有进步的。”在这段话里,他着意强调儿子的行为要“与人民利益”相“符合”,还在这段话的下面画了横线,足见对这段话的重视。    

    事实上,毛岸英和毛岸青也并没有从父亲身上“借到多少光”。19422月,毛岸英从莫斯科大学毕业回到延安时,毛泽东郑重而严肃地对他说,你在苏联大学毕业了,你学的只是书本知识,只是知识的一半,这是不完全的,你还需要另一所大学,这个大学,过去中国没有,外国也没有,这就是“劳动大学”。后来,毛岸英遵父嘱,背着被子到吴家枣园上“劳动大学”,拜农民为师。在抗美援朝中,毛岸英不幸牺牲后,毛泽东发自内心地说,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革命战争,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个普通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大事。  

    2、周恩来:不该说的坚决不说

    周总理和邓颖超虽伉俪情深,但是作为身居高位的领导人,他们却公是公、私是私分得很清楚。平时他们的聊天范围很广,从一般老百姓关心的国家大事、谈书评剧到熟人朋友、家常话题无不涉及,但却从不会谈到一些没公开的机密事件,尤其是那些周总理认为邓颖超不该知道的事情,绝不会对她透露一个字。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周总理可以和有关秘书谈,但是却决不会对自己的妻子说。 

    据邓颖超回忆:“1927年恩来是党中央负责人之一,中央决定派他去领导南昌起义时,他甚至一直都没有告诉我要走的事儿。直到719日吃晚饭前,他才对我说了一句:‘今晚要动身去九江’。去九江干啥,什么时候回来?他没讲,我也没问,我那时也习惯离别了。走前,恩来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没有再说一句话,他当然知道这次行动的性质,在那样白色恐怖的岁月里,每次生离都意味着可能就是死别呀。” 

    还有一次,邓颖超在填表,她一边填一边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当年我和恩来入党的时间不同,又不在一个地方工作,我们谁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间入党的,这在当时的纪律中是不能说的事儿。那时候,在我们的相互通信中从来没提起过这些事儿,只是谈自己谈朋友谈革命理想,直到恩来回国后经过组织的沟通,我们彼此才知道大家都是党员了。”身边的工作人员觉得有些诧异,邓颖超就补充说:“唉,我这样说你也许根本不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作为党员,我们始终遵守着党的教导:不应该说的事儿不要说;不应该问的事儿不要问;不应该看的文件不要看,这是党的利益的需要,我们几十年来都是这样做的。” 

    3朱德:独子必须从工人做起

    朱德唯一的儿子朱琦是抗战干部,在前线作战中因腿部中弹致残,曾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七分校队列科科长。中国革命胜利前夕,朱德在百忙中见到了朱琦和儿媳,非常高兴。谈话中,朱德问:“土改工作结束后,你们有什么打算?”朱琦表示想去铁路工作。朱德说,你到铁路不能当官,要从工人学起。于是,团级干部朱琦到石家庄铁路局当了工人,先当铁路练习生学技术,然后当火车司炉,3年后当火车副司机、司机。后来朱琦调到天津铁路局,虽然担负一定的领导工作,仍经常驾驶机车。有一天,他回家说,我见到爹爹了。朱琦的夫人问“在哪里?”朱琦高兴地说,“在我开的火车上。”  

    4、吴玉章:外孙寄的橙子都不碰

    吴玉章是吴本清的叔祖,全国解放之后,吴本清到铁路部门工作。因为担心着吴老的病体,有时也买了点四川广柑和桔红(即桔饼)送去。谁知上北京时,吴本清一进东四六条小院,警卫班的同志就说,“你要注意,可能吴老要批评你呀!”果然一去之后,吴玉章就先问:“桔红是怎么捎带上京的呀?”他说是邮寄的,木箱上还贴着邮票哩。吴老才说,“跑铁道的人不能自己利用工作方便搞捎、买、带,所以,你的桔红我没有动,要是火车上托人捎的,就要退给你的。”

    19631120日,吴本清要吴老写几句话给他作留念,吴老就在日记本上题词,没想到写的是老家客厅上的一副对联,上联是“创业难,守业更难,须知物力维艰,事事莫存虚体面,”下联是“居家易,治家不易,欲自我身作则,行行当立好规模。”写后吴老解释说:“这虽是居家格言,但包含了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在共产主义世界观的指导下,也就赋予了革命的内容。因为对家庭是这样,对国家也应这样。过去干革命,现在搞建设,都要保持艰苦奋斗的精神,才能夺取胜利。我们是共产党员,一定要以身作则,在各行各业都要起模范作用啊!

    (以上摘编自:《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西花厅岁月》、《怀念吴老》)

    

标 签:
  • 五当山,家风,腐败,老一辈革命家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