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15年,中国与“狼”共舞,与世界共赢

    五当山:

    继上次的“外交天团”(详见:最近饭上一个天团,一出道就是中国第一天团)之后,今天小五再和大家说一件中国外交的大事。这事有多大?我们能过上今天这么绚烂多彩的生活,多半和这件事有关!什么事?一件里程碑式的大事那就是中国入世15周年了!

    一、入世的效果是明显的~

    1211日,中国迎来了加入世贸组织(WTO)15周年。201711日中国也将迎来开始履行入世承诺的15周年。弹指一挥间,在入世的15年里,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化、综合国力显著提升,以世贸规则为基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基本形成,一套与此相适应的法律体系已构建并完善,人们的观念进一步更新、视野全方位打开。

    中国入世15周年或可分为两个阶段,形成过山车般剧烈变化。第一阶段10年是迅猛发展,无论外贸还是GDP,都是改革开放以来增长最快时期,入世堪称中国发展“加速器”。第二阶段5年是经济增长呈雷电状下行,若干重要指标断崖式回落,但也在客观上导致了快速的结构优化,入世堪称中国发展“转型器”。加入世贸组织,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事件。中国在过去30多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效果也是明显的,尤其是在加入世贸组织以后的15年里,经济发展成就举世瞩目。

    但中国入世的日子并不太平~总有些人有事没事找事,前些天,就在中国入世15周年那天,根据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规定,世贸组织成员对华反倾销“替代国”做法应于当天终止。但美国、欧洲和日本相继表态,以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为由,将维持对华反倾销的“替代国”做法。那么“市场经济地位”、“替代国”及“反倾销”都是什么,它们之间有何联系?

    二、三个概念和一个伪命题

    1.“市场经济地位”、“替代国”及“反倾销”有何联系?

    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时不被世贸组织部分成员承认市场经济地位,市场经济地位之所以重要,因为它关系到反倾销案件中的倾销幅度界定,进而影响到反倾销调查的成功概率。

    反倾销能够成立的必要前提是:从反倾销发起国的角度来说,是该国进口商品价格低于其“正常价值”。非市场经济国家不能用本国国内同类产品价格作为“正常价值”,只能任由调查发起国选用被认为是市场经济国家的第三国,也就是“替代国”的同类产品价格作为“正常价值”,进而确定倾销幅度。因此,非市场经济地位国家相对被动,其出口产品更高概率被他国成功反倾销。

    绝大部分针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所选的替代国对中国企业都很不利。比如选择新加坡作为替代国,该国生产彩电的各项成本远远高于中国,结果一台彩电的市场价格是500美元,这明显高于中国彩电在美国的售价——倾销指控成立,美国可以据此对中国彩电加征巨额反倾销税和惩罚性关税。

    因为针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是选择以替代国为样本的,因此中国产品被征收反倾销税的可能性就异常提高。过去十几年间,这大大损害了中国企业和工人的权益——WTO的统计数据显示,2000-2014年间以中国为对象的反倾销措施达到638件,数量占全球的27%;以欧盟为例,目前有效的73项反倾销措施中,有56项针对中国。

    更不公平的是,完全市场经济国家可以选择替代国来对非市场经济国家进行反倾销调查,但反过来却不行——中国如果想进行反倾销调查,不允许选择替代国为样本。

    2.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这是伪命题

    原外经贸部副部长、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则更直截了当地表示,让其他国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莫名其妙的笑话、是一个伪命题。他透露,在当时的谈判中,从美国到欧洲都在逼着中国人承认搞市场经济。而且根本不是讨论中国是不是“市场经济国家”,而是中国的企业是否享有“市场经济地位”,二者的主体是不同的。

    今年,欧盟议会突然提出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也是反全球化的。事实上,这个事情完全搞“拧”了。从中国进行入世谈判的那一天开始,不是人家承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而是每一个代表,从美国到欧洲逼着中国人承认搞市场经济。

    1992年,自小平同志提出“市场和计划”的问题以后,一直到1992年,才解决一个问题:中国搞不搞市场经济。中国从1986年开始进行谈判,一直到1992年,这六年间,是欧美国家逼着中国承认搞“市场经济”。当时的矛盾焦点是,中国不承认搞市场经济,人家逼着我们搞市场经济。最后中国说“好,我们搞市场经济”,但是要加一个尾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人家说“管你搞什么市场经济,只要搞市场经济就行”。所以这才解决了中国入世最大的问题。

    小五:

    现在,欧盟议会来说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而且是针对加入WTO十五年所有中国企业自动取得市场经济地位。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这是一个伪命题。现在欧盟搞出这个东西,是借着一个伪命题来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逆全球化之潮流。

    三、中国入世15年:为什么他们却要耍赖?

    

    1.无赖都有谁?

    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满15年后,按照当年的《入世议定书》第15条,中国将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之时,那些号称最尊重契约精神、尊重公平原则的西方国家为什么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变着法地“耍赖”?

    继今年5月欧洲议会通过决议,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之后,最近,日本也开始对中国耍无赖!

    日本经济产业省称,日本将继续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因中国尚未解决国有企业等产能过剩问题。“日本担心中国的廉价商品大量涌入,与持同样方针的美国与欧盟统一了步调。”

    当地时间128日,特朗普在艾奥瓦州的一场大会上表示:“中国不是市场经济体。”

    美国、日本、欧盟等少数世贸组织成员以“市场扭曲”“产能过剩”等为理由拒绝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本质上是在为逃避WTO成员义务寻找借口,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这不仅让市场经济中最为核心的“契约精神”和“公平原则”颜面扫地,也让国人更进一步看清了部分西方国家所谓“契约精神”背后的本质。

    部分西方国家想利用中国的“非市场经济国家”身份,压制中国的实体经济竞争力的无赖伎俩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弄得人民日报也以少有的狠标题“贸易保护让契约精神颜面扫地”斥责部分国家的无赖行径。

    2.无赖们为什么耍赖?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远超欧美和日本。如果说中国经济正处于青春期的话,他们则已略显垂暮。在产业竞争上,西方各国家已经受不了和中国“赤膊上阵、公平竞争”。

    更值得自豪的是,这些西方国家原以为中国加入WTO后,无非是在一些低端代工产业、原材料的出口、生产些什么鞋子袜子衣服的轻工产品上享有一定人力成本优势,这样正好和欧美日的高端、高利润产业形成互补。

    部分西方国家,本来将中国视为食草动物,体型大、吃得多,但是没关系,和自认为食肉动物的西方国家勉勉强强放在一个园子,没有什么危害。

    但是,令他们失算的是加入WTO15年后的中国,不但低端产品依旧保持着强进的竞争力,而且中国早就开始向高端产品进军了,制造业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一天比一天快,从高铁到卫星,从钢铁到机床,从芯片到光伏发电,样样都在赶超西方。

    在国际市场上,无论低端产品还是高端产品,无不形成了中国的竞争优势,不仅将大部分欧美日的大量产品挤出了中国市场,现在又和他们在国际市场上同台竞技。

    尽管在WTO不太公平的竞争原则下,西方的很多国家都已经和中国难以竞争。如果连“非市场经济国家”这个扣在孙猴子头上的“紧箍咒”都丢了,部分西方国家恐怕难以为继他们的经济和贸易霸权。于是,部分西方国家不惜“耍赖”,实施贸易保护主义。

    3.经济实力和国家意志的较量

    过去15年里,正是因为WTO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中国企业被欧美日等国家和地区一再使用“反倾销”措施一次又一次“剪了羊毛”。

    每当一样中国产品占领了欧美市场,欧美马上会挥舞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的“剪刀”向中国企业挥来。

    欧美日的做法,也进一步让我们看清一个道理:企业是一个国家经济的微观基础,也是最重要的环节之一!从英国的东印度公司,到德国的克虏伯公司,再到美国的通用、谷歌等,西方跨国企业背后无不是政府在撑腰。从2008年金融危机时,他们紧急获得的财政支援,再到今天为了他们,欧美日等国政府不惜牺牲政治声誉和所谓的“普世价值”就地“耍赖”。无不说明,制造业是国家经济的根基和灵魂。

    对于今日的中国和国人,面对部分西方国家在WTO规则上的无耻表演,除了简简单单地抱怨几句“不公”之外,更应该看清所谓的“国际规则”和“自由贸易”背后其实是经济实力和国家意志的较量。

    四、从新成员到进入核心圈

    1.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2001—2015年,中国贸易规模持续扩大,进出口贸易总额由5000多亿美元扩大至4万多亿美元,占世界贸易的比重由4%升至13%以上。2009年起,中国由2001年的世界第六大出口国跃居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在世界贸易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中国的经济规模也先后超过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入世15年来中国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当然15年的路走下来并非一帆风顺。尤其是入世初期,中国面对的挑战是巨大的,这些挑战包括如何认真履行承诺,如何应对贸易摩擦,如何在多哈回合谈判中发挥积极作用,如何应对入世协定中带有对华歧视性的不利条款等等。经过15年的努力,我们较好地应对了以上种种挑战,已经从新成员到进入核心圈。

    2.中国已履行了全部承诺

    入世15年来,中国严格按照加入议定书的各项条款,全面、认真地履行承诺,大力推进全国外贸政策统一透明,大幅度降低进口关税,进一步开放市场,放开外贸经营权,改善外商企业投资环境,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合并对内对外的商品检验机构,建立了符合世贸规则的外经贸管理体制。

    截至2010年,中国加入WTO的所有承诺全部履行完毕。中国集中清理了2300多部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进一步降低关税,外贸经营权全面放开;进一步扩大服务市场开放。WTO所倡导的非歧视、透明度、公平竞争等基本原则已经融入中国的法律法规和有关制度。

    3.应对国际贸易摩擦,促进更大改革开放

    尽管中国出口只占全球出口的10%左右,但每年针对中国企业的反倾销反补贴案件占全球案件高达三分之一左右。虽然我们败诉的案件个数略高于胜诉的案件,但在维护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权威、认真履行裁决方面比某些大国强得多。

    在世贸组织面临的贸易摩擦包括两个层面内容,一个层面是中国的出口企业面临其他国家政府反倾销和反补贴等贸易救济措施。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其他国家反倾销调查的重点对象,1995年—20076月底,WTO各成员发起反倾销调查近3097起,其中针对中国的调查高达551起,使中国每年数百亿美元的出口产品受到影响。

    另一个层面是成员政府之间诉诸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案件。截至2012年底,世贸组织共有450多起争端解决案件,其中中国发起的争端解决案件11起,其他成员对中国发起的案件30起。这些案件都需要中国政府各个相关部门与商会协会及企业密切配合。

    中国在应对贸易摩擦和争端解决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培养锻炼了许多专业人才。虽然我们败诉的案件个数略高于胜诉的案件,但在维护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权威、认真履行裁决方面比某些大国强得多。其实败诉后对国内相关的规章条例进行修改也是促进国内进一步改革开放的过程。

    4.积极参与重大谈判,提升新兴经济体话语权

    美国、欧盟、日本、加拿大四方(所谓QUAD)长期在世贸组织决策过程中占据主导地位,任何重要决策没有他们首肯都不可能通过。过去许多协议的达成也是先由他们筹划好,之后通过各种途径,调动各种资源,最后促使发展中国家接受。作为在世贸组织中发展中国家的领袖,印度巴西一直为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仗义执言,得到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普遍拥戴。

    虽然世贸组织的决策机制强调“协商一致”的原则,但各个成员在决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大不一样。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同时,多哈回合谈判也正式启动。通过积极参与世贸组织重大谈判,中国在世贸组织中的核心成员地位已经确立,中国同印度、巴西、南非、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在世贸组织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5.不断增强综合国力,经贸成绩举世瞩目

   

    外贸增速世人瞩目。履约虽带来了阵痛,但更多的是机遇与发展。市场准入与开放程度的显著提高,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外贸的增长。入世的十五年也是中国外贸增长最快的十五年。商品贸易的出口额由2001年的2660.98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22765.7亿美元,增长了约7.6倍,年均增长14.4%;进口由2435.53亿美元增加到16820.7亿美元,增长了近6倍,年均增长10.3%。中国由入世前的世界第六大贸易国迅速跃升为世界第一,成为世界经济和贸易发展的重要引擎。甚至在全球金融危机之时,充当了世界经济稳定的“压舱石”。

    转型升级量向质变。入世十五年也是中国外贸发生质变的十五年。中国商品出口不仅获得了量的快速提升,出口结构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入世之初,依托着人口红利,劳动密集型产品成为中国产业出口的重要引擎,其出口比重要大大超过资本密集型商品。然而,随着大量外来资本的引进以及外资带来的技术外溢,使制造业的技术水平有了明显提升。特别是随着人口红利的下降,中国加速了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步伐,使资本密集型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虽然传统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仍然保持着一定的国际竞争力,但国际竞争优势发生逆转,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国际竞争力已经独占鳌头。

    中国制造享誉全球。中国通过加入WTO,成为世界生产网络的重要一员,从而能够参与到世界生产网络的分工中来,进而深入融进全球价值链之中,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制造业的迅猛发展,使其增速连续居全球之首。目前,中国制造业中已有近200 类产品的产量居于世界第一。中国依靠现有的资源和优势,形成了一个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世界制造中心。中国制造以价廉物美享誉全球,在世界市场上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随着“中国制造2025”向“中国智造”的转型升级,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将向世界展示一个全新的中国制造。

    双向流动内外兼修。入世以来,我国投资环境不断改善,对外资的吸引力不断增强。我国实际利用外资额由2001年的468.7亿美元上升到2015年的1262.7亿美元,中国累计利用外资超过1.2万亿美元。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全球实际利用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随着中国企业国际竞争力的提升,中国开始实施内外联动的高质量“引进来”和大规模“走出去”并举的战略。我国一方面对吸引外资的结构进行了深度调整,使先进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引资规模不断扩大,特别是服务业的引资额已占半壁江山。另一方面,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实现连续13年快速增长,创下了1456.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超过同期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额,中国也因此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对外投资国。

    开放新体制现雏形。入世十五年来,国际国内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成为应对全球经济形势变化,促进中国经济实现“新常态”下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目前,开放型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已然建立;一带一路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创新、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构建、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和推动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等方面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目前,我国已与30多个国家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7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表达了合作意愿;自由贸易试验区已经在上海、广东、天津和福建的基础上又扩展了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等七个,一大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规则和经验基本形成;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初步成型;一系列以我为主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和平台已经建立,并开始运作;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为基础的中美投资协定谈判获得实质性推进。

    全球治理角色转换。入世前,中国无权参与全球贸易制度的设计和制定。因此,入世对中国参与全球贸易治理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在入世初期,受自身能力的限制,中国在多边贸易体系中只能扮演参与者和规则条款的被动接受者的角色。经过十五年的发展,中国已经由全球治理的参与者和被动接受者的身份向坚定的支持者、维护者和重要贡献者身份转换。如中国力促亚太经合组织(APEC)贸易部长会议发表了《关于“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的声明》,呼吁成员国忠实履行“巴厘一揽子”协议,承诺完成《贸易便利化协定》的目标和时间表,敦促WTO其他成员为多哈发展议程剩余议题制定明确工作计划等。2014 年中国成功举办 APEC 会议,力促亚太自贸区建设正式进入议程。此外,中国还积极参与和推动二十国集团(G20)全球经济治理机制,与发达国家合作推动国际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在全球治理中的“中国声音”和“中国方案”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发达国家对全球治理规则的“垄断”,使这一套规则朝着更为公平、合理和更为均衡、和谐的方向发展。

    小五最后说: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繁荣也离不开中国。事实上,中国入世不仅让中国受益,也为世界经济作出了巨大贡献。尤其是在当前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中国作为全球经济发展“压舱石”的作用更加凸显。诚如世界贸易组织副总干事戴维?夏克所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5年来,不仅显著提高了中国人民的收入水平,大幅度实现自身脱贫,同时影响了世界很多区域的经济发展,对世界各地人们生活和收入水平的提高作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一句话,中国加入WTO让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实现了共赢。

    名词解释:

    替代国制度,指在国际经贸体系中,针对来自于非市场经济体的商品,在确定其正常价值时,不使用其出口国商品的实际成本,而选择一个市场经济第三国或进口国的同类相似商品价格,作为计算正常价值的方法,所被采用的市场经济国家通常称为“替代国”。

    (综合自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东方早报、财经内参、未来网、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标 签:
  • 入世,十五年,全球贸易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