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出游都怎么发朋友圈?

  古代的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人,可别看车马慢,也抵不住古人有一颗想要在路上的心啊。兴许是追慕“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的孔孟圣贤,古代文人记游者颇多,自然产生了许多高质量的旅游朋友圈。古人出游,不仅要写景,让你知道我看了啥;还要写情写志,让你知道我在想啥,正所谓“观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

  先让我们来看一位虽然穷困潦倒却仍热衷于漫游的文人——沈复。要说沈复出游发起朋友圈来算是比较傲娇的。正常人到哪儿旅游都喜欢去名胜古迹,拍个游客照再发个朋友圈,表示我可是“到此一游”了,而沈复偏不这么想:

  “余凡事喜独出己见,不屑随人是非,即论诗品画,莫不存人珍我弃、人弃我取之意,故名胜所在,贵乎心得,有名胜而不觉其佳者,有非名胜面自以为妙者,聊以平生历历者记之。”

  大家说是名胜古迹难道我就觉得好吗?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啊!我可是有自己的想法啊哼。

  “其在城中最著名之狮子林,虽曰云林手笔,且石质玲珑,中多古木,然以大势观之,竟同乱堆煤渣,积以苔藓,穿以蚁灾,全无山林气势。以余管窥所及,不知其妙。”

  你们不都说狮子林是必游之地,可我看起来也不过如乱堆煤渣上积了苔藓。就这样,狮子林被沈复无情地一笔带过。然而有次沈复迷路时途径一处人烟罕至的“无隐禅院”,完全没人知道这是哪儿啊,可沈复却乐得流连忘返:

  “径拨丛竹间,横穿入觅之,始得一门,曰‘无隐禅院……山门紧闭,敲良久,无应者。忽旁开一门,呀然有声,一鹑衣少年出,面有菜色,足无完履,问曰:‘客何为者?’竹逸稽首曰:‘慕此幽静,特来瞻仰。’少年曰:‘如此穷山,僧散无人接待,请觅他游。’”

  狮子林不足为赏,而迷途中看到的一处似武陵源的禅寺倒是值得沈复费尽心思,就算是面有菜色的少年都阻挡不了沈复啊!

  但若说古人写记游,发个朋友圈却只讲自己,那似乎也有些狭隘了。一条高格调的出游朋友圈,可是要眼观山水,心怀天下的。比如北宋宰相王安石,游玩归游玩,也没忘记“上纲上线”地思考个人生,生发个道理:

  “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余之所得也!”

  这位被后世戏称为“拗相公”的宰相王安石,在游华阳洞的时候脑子一激灵,走到半途和别人一起折回。出来之后,王荆公想到以后华阳洞的某块石壁上,还要因此被刻上“荆公回步”的四个大字,啊不,是想到自己没能畅快地游览完华阳洞,心里感叹啊,后悔啊,流露出了一段非常正能量的话语,“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不逼一逼自己,怎么知道结果会怎样?这放到今天也是一条励志朋友圈啊。

  但对于王安石而言,这可不止是一碗心灵鸡汤。面对积贫积弱的北宋,游褒禅山四年后,这位铁血宰相给宋仁宗上万言书,主张改革政治。在改革中,王安石遇到了百般阻挠,但他誓要将改革进行到底。可以说,王安石的褒禅山游,心思也没完全放下,他当时所说的这些,更像在是激发自己以更大的勇气和意志力去迎接未来风云莫测的改革。

  同样像这样,一边玩一边不忘国家大事,再发发朋友圈感叹一下的文人很多。其中少不了大家很熟悉的范仲淹了: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

  范仲淹受了好朋友的嘱托,写了个岳阳楼游记发到了朋友圈。然而,坑的是,事实上范仲淹并没有去岳阳楼游玩,只是看了朋友滕子京寄给他的一幅草图而写啊。

  But,谁还会在意这些呢?他由此生发出的忧国忧民的情怀,就足以响亮千年。

  不过出来玩还得忧心国家大事,发出的朋友圈终究少了点烟火气。要不我们再看看苏东坡的朋友圈。要说苏子的朋友圈,少不了那些高大上,充满哲理的部分,最出名的莫过于他在赤壁游览时的留下的那段话:

  “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

  这位散文,诗词,书法,绘画,哲学五项全能的苏东坡小朋友,写出的那句“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和古希腊专业哲学选手赫拉克利特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人类虽渺小如苇草,也不用自怨自艾,你放眼到广阔的大宇宙里,就算是月亮星星,谁又敢说自己是永恒不变的呢?既充满哲学理趣,视野又旷达至天地宇宙之间,我就问你服不服?

  当然,作为一个全能小天才,哲理迸发是他的常态,但也挡不住他吃货的本性。翻开苏子的朋友圈,我们会发现他是个十足的吃货,去哪儿都不忘记录一下吃什么了。苏轼初到黄州,啥也没顾上,先来了句:“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嗯,笋挺香,鱼挺肥;苏子到了岭南,“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嗯,荔枝不错,真想往死里塞,一天三百颗一点也不嫌多........

  在吃货苏轼的眼里,就算题画写个诗,想象自己春夜里在江边游览,目之所及还是那些能吃的........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水暖了肥鸭子上岸了........长肥了可以吃了吗?

  满地芦苇的幼芽啊........嫩嫩的可以吃了吗?

  河豚啊......我知道它有毒.......但.......可以吃了吗?

  还有,苏东坡去海南,知道了有种叫做“蠔”的东西……

  “东坡在海南,食蠔而美,贻书叔党(苏叔党,东坡第三子)曰:无令中朝士大夫,知,恐争谋南徙,以分此味。”

  儿砸啊,这世上怎么会有牡蛎这么好吃的东西啊,你千万别告诉别人,我怕他们来跟我抢吃的。  

  不过看到这段自嘲之语,也未免心酸。毕竟苏子讲这话的时候,不是自个儿主动出去漫游,而是不断被贬,越贬越远,甚至被贬到当时的蛮荒之地。在人生窘迫之境,苏轼不忘边走边发些朋友圈,告诉自己和别人,人生不过阴晴圆缺嘛,没什么的。还想不开吗?世界上没有什么事不能用一份东坡肉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来两份。有好吃的,为啥要想不开呢?恩,真好吃,再吃一口.......

End

    好了,周末到了,人生也该有诗和远方了,想好怎么像古人一样,有格调地在远方发个诗一般的朋友圈了吗?

标 签:
  • 古人,朋友圈,游记,沈复,王安石
( 网站编辑:曾嘉雯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