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扫地僧”,一样能成为男神、女神!

    “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怎么气温越来越高,人这瞌睡也越来越多呢?

    喂!醒醒筒子们,别睡啦!还是让小五带给各位一剂“兴奋剂”!

    “什么兴奋剂?违法的我不要!”

    大家别误会,小五的“兴奋剂”,可不违法!

    OK!言归正传,今天我给大家介绍几位自家“本命”偶像!看看他有没有让你倍感兴奋,热血沸腾!

    高铁上“圈粉”无数的老爷爷——心有多大,办公室就有多大!

    第一站,跟随小五一起上高铁!

    找到了!我偶像在这儿!

    “哇,这位老爷爷看的报纸好大啊!”

    这不是报纸!这是打印出来的演讲稿PPT!老爷爷正在准备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召开的科技成果发布与应用交流大会的主题报告呢!真是心有多大,办公室就有多大!高铁旅途中,工作也不落下!

    “好高大上啊,够励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你以为这就是故事的全部了吗?

    刘先林老爷爷是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毕生致力于测绘仪器国产化,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几十年来,刘老爷子用很少的经费,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科研成果,结束了中国先进测绘仪器全部依赖进口的历史,为国家节省资金近2亿元!创汇1000多万元!吃瓜的你,吃鲸了吗?

    老爷子还拒绝了配给自己的专车司机,坚持自己开车上下班。他说:“多给他配一个司机,就要多花一笔钱,这些钱可以用来搞科研。”不仅如此,刘院士到其他单位授课、指导研究等,也拒绝收兼职薪水。每一次,他都会劝科研单位收回给他的酬劳,添置在科研项目上。

    听到这里,再看到图中老爷爷那花白的头发、专注的神情,真的是热泪忍不住盈眶啊!

    人民日报也发布微博称赞刘老爷子,“一位具有工人品质的高级知识分子,一名朴实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却“始终不渝地自主创新实践”。

    这种不拘小节、淡泊名利、博学严谨的人格魅力,真是深深地打动了小五呢。

    有网友点评道:这院士穿得真是朴素啊,一双旧皮鞋,连袜子都没有。他们似乎可以坐一等座的?被你发现了。因为有些同事只能乘二等座,刘院士便放弃了可乘坐一等座的补贴,选择跟大家待在一起,只为方便交流工作。

    另外有网友评论:想起某些电视台天天吹捧那些歌星影星,简直就是导向偏离。可说呢!作为被刘老爷子“圈粉”的千千万万中的一员,小五认为,在急功近利、飞扬浮躁的时代,刘院士才是真正的“实力派”明星!

    图书馆里的真男神——他的认真帅爆了!

    第二站,咱们一起去杭州图书馆,找我男神!

    “啊,我一去图书馆就犯困了,说好的热血沸腾呢?”

    先别睡,这可是小五心中的最美图书馆!它不只美在贝联珠贯的书架、古色古香的桌椅,更美在图书馆里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群体。

    来,大家登场亮相!

    他们,都是拾荒者,但他们的专注,不亚于任何一个求知若渴的学生!

    杭州图书馆十年来始终坚持向流浪者和拾荒者开放,允许其入馆读书,不过对他们的唯一要求是“要洗手”。

    我的男神,也是沉浸在图书馆中的一员。

    “哇,他认真读报的样子,真让人动容,为他追求知识的精神点赞!”

    如果你去的图书馆里,也有这样一位聚精会神,渴求知识的长者,你怎能不被激励,爱上读书呢?

    然而,杭州图书馆里,再也不会出现老人的身影了。在过马路的时候,老人被一辆出租车撞倒,最终抢救无效去世。

    老人离世后,他的故事才一一被揭开,他的遗产震惊了世人。

    老人真名叫韦思浩,是上世纪60年代老杭大中文系的毕业生,他在退休前是中学的一级教师。

    老人每月5000多元退休金,本应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却生活拮据,还要捡垃圾过日子。原来,老人省吃俭用,把所有钱都捐助给了贫困学生。

    老人的遗物当中,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每一样都是无价之宝:泛黄的捐资助学凭证,希望工程的救助报名卡,读之潸然泪下的受助孩子的来信。

    每封信中,都有受助孩子最近一次考试的成绩。韦思浩老人一直关注孩子们的学习。可是,这些受助的孩子或许至今都不知道韦老师的真实身份,因为老人一直匿名的对他们进行帮助。

    老人在捐助上从不吝啬,对自己却极为苛刻。他住的房子是多年前教育系统统一分配的,房子里至今还是交付时的毛坯,没有任何装修,连照明灯也是工地上的那种小灯管。房子内除了一张木板床外,没有任何家具,每个看过的人,都替老人心酸落泪。

    老人一生对自己很苛刻,生活清贫,却把丰满的爱,分给了那些困苦的孩子。

    韦思浩老人的善举还不止于此,他在十几年前就决定要在身后捐献自己的遗体和所有可用器官,还签了遗体捐赠志愿表。

    何其伟大的精神!何其伟岸的情操啊!

    他看起来落魄,游走在生活边缘,可是他的灵魂深处繁华而又纯净,他比任何人都懂得爱的真谛。感谢有这样一位老人,温暖了人间。

    住在“孤岛”的“最美玫瑰”——“我一点儿也不孤独,脑子里好些事。”

    第三站,咱们去岛上看看!

    “岛上凉快,走起!咦?怎么来中关村了!”

    没错!中关村科源社区的13、14、15号楼被称为“特楼”,那里集中居住了一批新中国现代科学事业奠基者:钱学森、钱三强、何泽慧、郭永怀、赵九章等人都曾在这里居住。可这里不再是“中国最聪明头脑的聚集地”,这些伟大的科学家们一个个都已离我们而去,现在这里,成为了中关村的一座“孤岛”。

    小五心目中唯一的女神的家,也在这里!

    “如此清瘦,貌不惊人的老奶奶,能有什么故事呢?”

    那你再看看这张!

    “众星捧月啊!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她是谁了。”

    她就是被誉为“中科院最美玫瑰”、“中关村明灯”的李佩!

    属于她的故事很多,每一件事都彰显出她默默耕耘的低调和超越时间的努力。

    38岁开始在中科院做外事工作;

    50岁自己出题,选拔学生,帮助中国第一批自费留学生走出国门;

    60岁筹建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后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的英语系,培养了新中国最早的一批硕士博士研究生。

    你以为60岁的李佩先生就会走下讲台,安享晚年生活了吗?不,她开挂的人生才真正开始!

    她继续给博士生上英语课,一直上到80来岁。

    81岁那年,她创办中关村大讲坛,从1998年到2011年,总共办了600多场。她请的主讲人也都是各个领域的“名角儿”,黄祖洽、杨乐、资中筠、厉以宁、饶毅等名家,都登过这个大讲坛,这才是真正的“百家讲坛”!

    等到94岁那年,李佩先生实在“忙不动”了,才关闭了大型论坛。在力学所的一间办公室,她和一群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老学生,每周三开小型研讨会,除了寒暑假,平时都风雨无阻。多希望这个讲坛能一直延续下去啊!

    然而,2017年1月12日凌晨,“中国最后的贵族”,著名语言学家李佩逝世,享年99岁。

    “我没有崇高的理想,太高的理想我做不到,我只能帮助周围的朋友们,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一些。”她曾淡淡地说道。

    几年前,一个普通的夏日下午,李佩去了银行,把60万元捐给力学所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各30万。

    没有任何仪式,就像处理一张水费电费单一样平常。

    “捐就是捐,要什么仪式!”老太太说。

    早年从美国带回的手摇计算机、电风扇、小冰箱,捐了。写字台、书、音乐唱片,捐了。李佩先生一生教学的英语教案,捐了。汶川大地震,挽救昆曲,为智障幼儿园,她都捐钱。

    至今,李佩先生客厅里的茶几还是60年前回国时家里的陪嫁。

    金钱和年龄对她都只是一个数字。

    尽管爱人和女儿都先于李佩去世,但她曾说过:“我一点也不孤独,脑子里好些事儿。”老太太忙碌的一生,都投入到了教育事业当中。

    用现下流行的话讲,李佩先生可能觉得自己的一生“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可非但不是“很惭愧”,反而在这个时代更值得大书特书!

 

    学识永远是最美的外衣,而低调更是为这种美丽镀了一层金。我们身边有太多这样看似平凡的“扫地僧”,他们“默默无闻”地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可他们的人格魅力都是我们应该“粉”的理由。这些人,才是民族之魂,国之脊梁,全民偶像!

    (资料来源: 人民日报、新华日报、中国新闻网、澎湃新闻、新浪浙江等微博)

    本期五当山由实习生蒲韬策划完成

标 签:
  • 扫地僧,刘先林,韦思浩,李佩
( 网站编辑:孙思清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