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价虚高背后“推手”:以药补医机制亟待废除

   扭曲的价格机制背后,是畸形的公立医院费用补偿机制以及不合理的医务人员薪酬体制。随着“三医”联动统筹深化改革,药价虚高的“推手”终会被扼住

   “90%以上的药品都有降价空间,价格砍掉50%,一点问题都没有。”在全国两会广西代表团的小组讨论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西花红药业董事长韦飞燕一语惊人。她说,10多年来,政府实施药品降价30多次,但却“越降越高”。

   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件曾揭示,成本价不到20元的贺普丁,在中国的出厂价是142元,该公司为打开销路投入的行贿费用占到药价的30%。虚高价格的药物并没有被市场淘汰,反而大有市场。医院、医生都愿意多开药、多开贵药。卫计委的统计数据显示,药品收入占医院收入的40%以上,门诊费用中药费平均占比在50%以上。这便是人人诟病的以药补医机制。

   在不规范的市场竞争中,以药补医机制是一个强有力的“推手”,层层推高了药价,面对30多次的降价令仍越降越高,并让巨额的财政、医保投入陷入无底洞。政府对卫生的投入连年以18%的速度上涨,对基本医保的每人每年补助标准已经七连增,今年将达到380元,但大部分人仍然感觉看病很贵。2013年底,全国卫生总费用轻松越过3万亿元大关,人均卫生支出绝对数不断攀高,超过居民收入增速。

   扭曲的价格机制背后,是畸形的公立医院费用补偿机制以及不合理的医务人员薪酬体制。就像韦飞燕代表说的一样,药企不是不想降,而是不敢降,降下去的“虚火”实际上就是医生要的“肥肉”——“没有了回扣,医生的利益空间没有了,谁来给你开药?”对于制药企业来说,销售量自然也就降下来了。

   公立医院的收入主要有三块:财政补助、药品收入、医疗服务收入。一般来说,财政补助仅占公立医院收入的10%左右,医疗服务价格长期偏低,不足以弥补成本。医院只能从药品上挣15%的加成收入,并要让医生多开药、开贵药,维持医院运营和发展。药价越高,加成便越多。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偏低,难以体现其劳务技术价值,从药品中收回扣成为一些医务人员的无奈之举。

   在任何一个国家,基本健康需求都是民生刚需,再贵的药也得买来救命,虚高药价引发老百姓的埋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破除以药补医,降低虚高药价”。言下之意,必然要完善公立医院补偿机制,建立医务人员合理薪酬机制,切断药品流通的利益链条,发现药品合理价格,最终降低虚高药价。破除以药补医的同时,需要建立“以医养医”的机制,让公立医院依靠提供医疗服务存活,彻底与药品利益脱钩。

   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医药、医疗、医保“三医”联动,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难以釜底抽薪。目前,我国公立医院改革仍在试点阶段,各地虽然探索了一些经验,但仍需要总结和完善。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扩大试点范围,在100个地级以上城市开展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相信随着“三医”联动统筹深化改革,药价虚高的“推手”终会被扼住。

标 签:
  • 推手,虚高,药价虚高,三医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