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人”的小康和“物”的小康并重

  习近平总书记讲“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没有农村的小康,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也难以实现。当前农业还是“四化同步”的短腿,农村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四川作为农业大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重点在农村、难点在农村、关键在农村,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也在农村。问题倒逼改革,改革势在必行。新一轮农村改革需要我们坚持好农村基本经济制度、基本经营制度、农村工作基本原则三个“基本底线”不动摇,需要我们加快调整农村生产关系,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创新农村社会治理,才能为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坚实基础。
  调整农村生产关系是基础。小块分散的土地经营发展到今天,农民经营性增收的空间已不大,亟须盘活农村资产、拓展增收渠道,增加务工收入和财产性收入,而农村居民最现实的资产就是土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法律赋予了农民放活土地经营权的权利,这也是新一轮农村改革推进土地集体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离,解决农村土地资源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问题,调整生产关系的核心所在。放活土地经营权,实质是赋予农村土地的资产性质和农民的财产权利,关键在于明确权属关系,首先解决“权属不清”、“权属不实”问题,最终目标是最大限度保护农民权益,实现农民收益的最大化。如何围绕土地经营权实现农民利益最大化,关键还是要激活附着在农村土地上的财产权利,让农民既能通过出让经营权获得财产性收益,也可以参与附加值更高的种养业生产增加生产性收入,或者是就地就近就业。如通过创新土地经营权参股、财政生产性资金量化农民股份参股等合作模式及保息分红、保底分红、合同订单等利益联结机制,让农民有机会获得土地流转费、就地务工费、土地股金分红、农产品生产环节粗加工利润四个增收点。
  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是途径。一家一户的家庭生产经营发展到今天,农业的投入和产出几乎到了极限,亟须转变经营方式来聚集资金、技术、装备等生产要素,也需要新的经营主体来弥补家庭经营的局限。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根本在于围绕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和农业现代化水平,从主要追求产量增长和拼资源、拼消耗的粗放经营,向数量质量效益并重、注重提高竞争力、注重可持续的集约发展转变,从要素驱动为主向科技创新驱动转变。要实现这一转变,建设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技术服务体系、信息技术体系、质量监管体系、物流标准体系五大体系至关重要。通过五大体系建设,解决好“谁来种地”、“怎么种地”、科技支撑、降低风险、产品质量、销售渠道等问题,倒逼农业生产方式向良种化、规模化、循环化转变,倒逼农业经营方式向构建利益联结机制、延伸拓展产业链条、创建高附加值品牌转变,倒逼农业服务方式向提高科技含量、强化要素保障、加大金融支持方面转变。
  创新农村社会治理是保障。随着农村居民的权利意识、公平意识、民主意识不断增强,对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的要求越来越高,特别是对低保户认定、危破房改造、救灾资金分配、村(组)务公开等切身利益越来越关心。这迫切需要我们进一步创新服务理念、转变服务态度、提升服务水平,既要做好管理者,更要当好“服务员”。坚持党领导下的村民自治,关键是要改变过去干部“大包大揽”的习惯,引导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减少行政权力干扰群众自治。要服务好群众,一方面需要更加注重服务方式、服务质量,对群众一视同仁、一把尺子量到底,让群众少说冤枉话,少跑冤枉路,少出冤枉钱;通过“院坝会”、“夜话会”等方式亲近群众、关心群众,把“三本台账”建好、管好、用好,对群众需求做到心中有数;另一方面要更加注重树立形象,发挥好“双带”作用,让群众信任、依赖、支持,愿意跟着组织走。
  积极稳妥推进农村改革,是促进农民持续增收、创新农村社会管理、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内在需求,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选择。只有坚持“人”的小康和“物”的小康并重,一以贯之抓好农村改革,才能在推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实现“两个跨越”战略目标的征程上迈出坚实步伐。

    (本文为荣县县委书记荣全日前在县农村改革工作会上说)

标 签:
  • 农村改革,小康社会,农村生产关系,持续增收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