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规划 应瞄准哪些重点?

  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不是要降低发展的要求,而是要提高发展的质量,实现中高速增长的可持续。所以,关键就是速度转换,要给调结构和转方式留出空间。

  “十三五”规划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编制的第一个五年规划,也是实现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百年目标中第一个百年目标的最后一个五年规划,意义重大。

  (一)新常态:中高速增长。

  新常态的一个重要表现是中高速增长。经济增长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主要是因为原有的动力在衰减,新的发展动力没有接上,出现了发展动力转换期的空档。另外,是因为需求拉动力的作用一时还不能接替供给推动。

  1、稳(保)增长是实现“十三五”目标的前提。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不是要降低发展的要求,而是要提高发展的质量,实现中高速增长的可持续。所以,关键就是速度转换,要给调结构和转方式留出空间。

  虽然新常态表现为中高速增长,但是中高速增长不是自然达到的,是需要经过努力才能达到的。目前,我们的经济仍然处于下行区间,这种下行不是新常态。如果速度持续下行,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如:产能过剩的风险,企业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债务违约的风险,局部性金融危机的风险,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走势的分化所引发的风险,财政收入增长放缓所产生的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防范这些风险的基础是稳增长。

  2、改善稳增长的宏观调控机制。既然讲到保增长,我认为当前需要改善稳增长的宏观调控机制。一般认为,在合理区间内国家不要随意出手调控,只有达到通货膨胀的下限或者失业率的上限时才要实施紧缩或者刺激的宏观调控政策,目的是给市场的自主作用留出更大空间。但现在宏观经济已经临近合理区间的下限,宏观经济需要加大刺激力度,如果到了下限才进行调控,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我们还要研究宏观刺激政策的传导机制。主要有三个问题:一是要发挥政府投资平台的作用,经济处于下行,止跌回升更需要政府加大基础设施和公共产品的投资;二是要活跃金融投资活动。判断我们金融是否落后,不只是看它有多少贷款、贷款项目的安排,关键是看金融投资活动是否活跃。三是减轻实体经济企业的负担。最重要的一个是降息,一个是全面减税。

  (二)转方式:实现更高质量更可持续的发展。

  转方式需要创新发展方式,目标是要实现更高质量,更可持续的发展。转方式的内容可以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一是由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改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二是由片面追求速度转向可持续发展;三是由单纯依靠改革推动转向需求拉动;四是要主要依靠物质资源投入转向创新驱动经济发展。

  1、转方式的政府作为。适应新常态的发展方式不能单纯依靠市场,政府要有作为,而政府的作为主要体现在政府的规划上。“十三五”规划对涉及到经济增长方面的指标,可以是指导性的,预测性的,但是对涉及发展方式的指标,必须是约束性的。增长的指标,物价上涨,就业的指标,可以是指导性和预测性的,但是对于一些发展方式转变的指标,如节能减排、土壤、水和空气质量、绿色技术的采取和采用问题,这些指标都必须具有约束性。

  2、投资配合消费拉动。我们现在不仅需要消费拉动,也需要投资拉动。在“十三五”规划中,应该把这两者协调起来,更要突出消费的拉动作用。有三个方面特别重要,第一,培育消费力。消费力主要包括收入、就业和社会保障。第二,发展消费经济。消费型城市和服务型城市建设是城市化的新内容,城市的服务性、消费性发展起来了,服务经济也就能发展起来。第三,拓展新型的消费业态。网络消费、文化消费、健康消费等,都是消费新业态,需要进一步开拓。

  (三)调结构:产业结构转向中高端。

  中高速和中高端应该是“十三五”规则发展的一条主线,这主要有四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就是三次产业结构的中高端化。现在中等收入国家,服务业比重占到50%,高收入国家的服务业占到了70%,所以,产业结构中高端化的第一个方向,就是三次产业结构调整,发展现代服务业。当然,服务业化不等于去工业化,尤其是江苏工业比重比较大,追求服务业的比重绝不能以牺牲工业为代价,而是服务业的发展速度比工业的发展速度更快一点。

  第二个方向就是产业类型、产业水准转向中高端。这首先要从理论上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理论问题是,拘泥于资源禀赋的比较优势不可能缩短与发达国家的产业距离,更谈不上进入世界产业前沿。第二个理论问题是,过去一般都是谈模仿,谈引进创新。模仿和引进进不了高端,只有与发达国家进入同一个创新起跑线,才能进入高端。因此,中高端的目标,应该是由比较优势转向竞争优势,或者说培育代替的比较优势,突出培育和发展具有竞争优势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第三个方向就是全球的价值链的分工进入中高端。目前我国的制造业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有规模优势没有附加值优势。产业结构进入中高端的重要方面就是依靠创新攀升价值链中高端:一是在已有的全球的价值链上,通过边干边学研发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攀登价值链的中高端;二是要创造自己的品牌和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和产品,建立以我为主导的价值链,在全世界布局,品牌,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在中国,但是生产环节可以布局出去。

  第四个方向就是传统产业进入中高端。一个地区的产业水平,不仅要看有没有新兴产业,还要看这些传统产业有没有进入中高端。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就是指传统产业实现技术上的跨越,现代传统产业中高端化的路径,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智能化+,一个是绿色化+,这三化在中国的传统产业中间也得到体现。这里需要特别强调“互联网+”的产业升级效应。在制定“十三五”规划时,应该把响应“互联网+”作为产业升级的一个重要方面。

  (四)促创新:创新驱动成为转方式的新常态。

  从创新发展方式的角度说,创新是新阶段经济发展的引擎;也是驱动产业结构转向中高端的引擎。

  1、转向创新驱动发展方式的标志。从哪几个方面来衡量创新驱动?一是强调创新型国家、创新型省份的两大评价指标;二是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但创新驱动不能仅仅是数量上,更重要的是以下四条:一是技术创新向科技创新提升;二是创新要素的高度集聚并且充满活力;三是人力资本成为投资重点;四是孵化和研发新技术成为创新驱动的重点环节。

  2、以产业化创新培育新增长点。在国家创新体系中,产业创新是创新的终端。创新要实,实就实在要靠产业化创新来培育新的增长点。产业化创新具有两个导向,一是市场导向,市场决定创新的商业化价值;二是科技水平的导向,大学和科研机构的科学发现决定创新的科技价值。这两者结合起来,进行产业化创新,才能真正创造出具有市场价值并进入科技前沿的产业。产业化创新,是科技创新和科技创业的有机衔接。需要产学研协同创新,企业要在产学研的协同中发挥创新主体作用。

  3、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是指每个人都创办企业,而是要求每个人都以己之长参与到创新创业中去。就如诺贝尔奖获得者费尔普斯所说,各种类型的人都变成“创意者”,变成了主导从开发到应用的创新过程的研究者和实验者,科学家和工程师往往被他们召集过来提供技术支持。使金融家成为思考者,生产商成为市场推广者,终端客户业成为弄潮儿。

  4、产业化创新的主体。第一个问题,产业化创新的主体是谁?企业当然是创新主体,但要注意产业化创新往往是出现在现有的企业之外,而不是之内。第二个问题,率先发动产业化创新的一般不是已有的大企业,而是进行科技创业的科技型小企业。第三个问题,产业升级也往往是由率先进行产业化创新的小企业引领的。因此,所谓企业是技术创新主体,首先是指从事科技创业的科技型小企业,创新成功的科技型小企业,是推动产业结构转向中高端的领跑者。这些企业爆发性扩张之路,也就是产业结构转向中高端之路。

  (五)补短板:农业现代化。

  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各个方面的目标不可能同步达到,根据木桶原理,全面小康社会能否建成是由“短板”决定的。“十三五”期间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着力点是补短板。

  1、农业现代化是“四化同步”的短板。现在谈三农现代化,要直接以农业、农民、农村作为发展的对象,要通过城镇化来解决农民的问题,通过非农化来解决农业问题。所以农业现代化的目标,一是农业本身,要从根本上改变它落后的生产方式和经营方式,提高包括资本、劳动、土地在内的农业全要素生产率,从而提高农民收入。二要从社会来讲,满足全社会现代化进程中不断增长的对农产品的量和质的需要。

  2、农业技术发展范式。农业技术发展的范式即由农业剩余范式转到农产品的品质范式,发展优质、高效、高附加值的农业。因此,农业科技创新的着力点也要调整。农业的科技创新分为两类,一类叫机械创新,目的就是增加农业剩余和节省劳动力;另一类是生物创新,是培育出优良品种,改进农产品的品质和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这符合农产品品质的要求,所以生物技术创新越来越成为农业技术创新的重点。

  3、谁来种地。发展现代农业不能只是靠现有的留在农村的以老人和妇女为主体的农民,而是要靠通过人力资本投资培养起来的新型的职业农民。因此,我们所谓的新型的职业农民应该是具有较高人力资本含量的高素质的劳动力。这些劳动力,必须在农业和农村外围工作。据此,我们要激励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城市的创新创业人才进入农村和农业部门,要在农业中形成与现代农业技术相适合的人力资本结构。

  (作者:著名经济学家,原南京大学党委书记)

标 签:
  • 十三五,去工业化,中高端,价值链
( 网站编辑:师榕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