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叙事的扭曲与纠正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当全国人民都在纪念抗日英雄的时候,现实生活中却有一种不良的文化现象屡屡发生,这就是英雄叙事的扭曲问题。比如,大量抗战“雷剧”“神剧”涌现,将严肃的抗战历史娱乐化;有人对抗战中的英雄人物进行解构乃至重构,试图颠覆或终结相关英雄的经典形象。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以微博、微信、微视频、客户端为代表的“三微一端”全面渗透进人们的日常生活。新媒介已经成为英雄叙事的新渠道、新平台、新空间。一些错误的英雄叙事借助新媒介,传播范围更广,受众更多,产生了更加恶劣的影响。比如,近年来互联网上出现了不少诋毁邱少云、刘胡兰、狼牙山五壮士的各种扭曲的“英雄叙事”。有微博“大V”戏谑邱少云是“单面烤”,有网民造谣“刘胡兰是红军连长的小三”,还有人在网上说“村民出卖狼牙山五壮士”。有媒体把这类叙事的“主体”命名为“凿船党”,并表达了对他们的警惕:“他们每天寻寻觅觅,敲敲打打,看见正面的东西就上去凿几下子,而且每每有所斩获,用着放大镜在英雄身上发现了一些瑕疵,他们便极力将其放大。慢慢地,一些英雄的形象开始坍塌。”

  与此同时,一些抗战题材影视剧不顾历史本真,肆意将爱情、悬疑、性感、时尚等元素一股脑儿塞进来,这种做法是对英雄形象的亵渎,以至连普通观众对“手撕鬼子”“裤裆藏雷”之类不靠谱的剧情都忍无可忍。在媒介融合的语境下,这些影视剧经由电视、电影、互联网等媒介渠道得以在更大范围传播开来。从一定意义上说,媒介即生活,伴随着上述种种媒介对人们日常生活的濡染,这种不着边际的“英雄叙事”对成千上万的普通观众——尤其是对年轻人——贻害不小。抹黑恶搞英雄形象,导致英雄形象扭曲,既伤害了人们的历史记忆和身份认同,也恶劣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动。

  这种错误的英雄叙事,既具有明显的隐喻性特征——它隐喻了当下有些人存在着虚无化的价值取向和戏谑化的政治取向,也具有另一种特征——扭曲的生活化叙事:传统的英雄叙事在本质上是传奇性的叙事,近年来伴随着英雄叙事文本由传奇性叙事向生活化叙事的转变,有人刻意从生活维度对英雄人物进行解构甚至污蔑。总而言之,这种错误的英雄叙事罔顾事实,漠视其叙事话语的原型沉淀,刻意选择叙事的词语,呈现出扭曲的意识形态建构。

  新媒介环境下,扭曲的英雄叙事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着多方面的原因。

  首先,新媒介的技术特性,对英雄叙事的变迁乃至扭曲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新媒介为英雄叙事提供了相应的技术环境和文化环境,也被作为叙事主体之一的“凿船党”们纳为其建构与传播“英雄叙事”的重要平台。进而,英雄形象的崇高性与非功利性被消解,并呈现出融合世俗、迎合消费的特征。

  其次,网络推动了众多思潮的传播,一些非主流思潮成为扭曲的英雄叙事得以展开的思想土壤。一些人站在人民群众利益和情感的对立面,利用网络上的社区、论坛、QQ、博客、微博、微信、微视频等媒介,散播包括其“英雄叙事”在内的种种言论,挑衅人们的传统信仰,鼓吹错误的价值观。在这种思想土壤之上,“凿船党”们进行“英雄叙事”,并非其终极目的,而是为达到其目的所采用的所谓“策略”而已。

  再次,以微博、微信、微视频为代表的双向互动的“微时代”,在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助推了英雄叙事的扭曲现象。面向人类经济社会结构、生活方式、精神状况及审美趣味转型的微时代,自身也带有疏离虚无、喧嚣浮躁或是自我消解的特点。一方面,在当下的微时代,叙事视角从宏观向微观转换,更多的英雄叙事在凸显“微传播”特征的同时,也呈现出宏大主体祛魅、微小主体变魅的“微主体化”特征,传统的那种指向文本深层的英雄叙事遇到扭曲的英雄叙事的冲击;另一方面,微时代强化了人们的碎片化的生活方式,导致许多人缺乏总体视野而沉浸在琐细和枝节之中,这就为扭曲的英雄叙事乘虚而入提供了可乘之机。

  总之,作为国人精神图腾的英雄形象,体现了大义凛然、坚强不屈的精神,不应被扭曲的英雄叙事所游戏化、娱乐化,而应成为国人的精神塔基。扭曲的英雄叙事会侵蚀人们的日常生活,侵蚀主流的政治认同、价值认同和信仰认同。面对扭曲的英雄叙事及其危害,我们不可漠视,要保持清醒的文化自觉和坚定的价值立场。英雄叙事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叙事立场和文化立场,是我们纠正错误的英雄叙事的前提。同时,我们要持续不断地开展主流的英雄叙事,让主流的英雄叙事充实人们的精神家园。(本文系甘肃省高等学校科研项目[2014A-016]、西北师范大学青年教师科研提升计划项目[SKQNYB14026]成果。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

标 签:
  • 叙事立场,英雄形象,叙事话语,叙事主体,叙事视角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