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迎来绿色金融发展黄金期

    

    由于政策上的不确定性,民间资金不太愿意投入到绿色项目中。设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投资绿色产业,能体现出国家对绿色投资的引导作用。 资料图片 G20与绿色金融

    在我国的倡议下,绿色金融议题在今年首次被列入G20议程,并成立了绿色金融研究小组,推出了G20绿色金融综合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明确了绿色金融的定义、目的和范围、面临的挑战,并为各国发展绿色金融献计献策,支持全球可持续发展。

    从绿色金融议题首次亮相G20,到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我国已然成为全球首个建立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的经济体。

    中国人民银行强调,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主要目的是动员和激励更多社会资本投入到绿色产业,同时更有效地抑制污染性投资。构建绿色金融体系,不仅有助于加快我国经济向绿色化转型,也有利于促进环保、新能源、节能等领域的技术进步,加快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从全球范围来看,绿色金融作为近年来异军突起的新型融资方式,正在成为推进全球实现绿色增长、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无论从顶层设计还是民间参与,中国绿色金融体系正在成为全球绿色金融的引领者。

    如,互联网金融巨擘蚂蚁金服,近日为旗下支付宝的4.5亿用户开启了碳账户,是迄今全球最大的个人碳账户平台。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等七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全面部署中国绿色金融体系,破题绿色行业融资难、融资贵。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马骏认为,《意见》的出台,标志着我国从最高战略层面到各相关部委层面已经形成高度共识。

    “中国正迎来绿色金融发展的黄金时期。”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说,我国在构建和完善自身绿色金融体系的同时,还积极参与全球绿色金融规则的制定,为全球经济实现绿色低碳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设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

    来自中央政府的强力承诺

    就在G20峰会开幕前,碳排放量占全球38%的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国和美国,几乎同时正式批准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以下简称《巴黎协定》)。

    “要实现我国治理环境污染的目标和在2030年或之前碳排放达峰目标的国际承诺,预计每年需要3万亿~4万亿元人民币的绿色投资。但是,业界估计财政资金只能覆盖15%左右,因此,绝大部分的绿色投资需要来自社会资金。”马骏在一篇解读性文章中指出,《意见》将成为引导金融业和企业开展绿色投融资的一个重要且积极的政策信号。

    “过去,我国绿色金融主要局限在绿色信贷。”马骏表示,但很多绿色项目,尤其是新的项目,首先需要的是股权融资,因为它需要有资本金才能进一步做债务融资。所以要通过建立一些绿色股权基金来推动绿色项目的股权融资。很多绿色项目比较新,从技术上来讲,民间觉得风险比较大,也面对着政策上的不确定性。由于这些不确定性,民间资金不太愿意投入到这些项目。如果政府背景的基金参与投资这些项目,将会大大降低民间资金对于这类项目风险的抵触情绪,使之愿意跟投。

    马骏认为,《意见》第一次提出将“设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投资绿色产业,体现国家对绿色投资的引导和政策信号作用”。从国际上看,中国这样在国家层面上设立绿色发展基金,是少有的一种中央政府对绿色发展的强力承诺。

    一个可比的案例是成立于2012年的英国绿色投资银行。虽然这个机构叫“银行”,但它不能吸储,不能发债,因此事实上也是一个绿色基金。

    最大贴标绿色债券发行国

    一年之内从零成长为英雄

    日前由商道融绿和气候债券倡议组织(Climate Bonds Initiative)联合发布的《债券与气候变化:市场现状报告 2016》中提到,中国是相关气候债券的最大发行国。在贴标绿色债券市场上,中国同样扮演着领跑者的角色。中国也是2016年初至今最大的贴标绿色债券发行国。

    据统计,截至目前,中国发行的绿色债券已近1200亿元人民币,占全球同期发行绿色债券的45%。欧洲货币(Euromoney)的高管对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发展势头的评论是,中国在一年之内从零成长为“英雄”(grew from zero to hero)。

    海通证券债券融资部副总经理李一峰分析,推动绿色债券市场的最大动力,是主管机关对绿色债券的支持力度和投资人对绿色债券的认可程度。目前,这两方面的表现非常积极,主管机关对绿色债券审核速度相对较快,投资人方面也很认可,而且目前其利率普遍低于债券市场利率。

    据了解,中国是第一个由政府支持的机构(即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发布本国绿色债券界定标准的国家。2015年年底,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同时发布了绿色金融债的公告和《绿色债券项目支持目录(2015版)》,启动了中国绿色债券市场。此后,发改委和两个证券交易所也相继发布了关于绿色企业债和绿色公司债的指引。

    马骏表示,发展绿色债券市场有多方面的好处,如,为绿色企业和项目开辟新的融资渠道、解决银行和企业期限错配、为投资者提供新的资产类别、通过声誉效应强化发行人的绿色投资行为等。

    浦发银行资产负债管理部高级经理梁晓静也表示,我国利率市场化已基本完成,银行拓展负债的渠道也更加多元化。绿色债券作为金融债的一种,它的发行有助于资产负债结构的改善。

    市场各方共同参与

    提高“绿色”含金量和公信力

    “我国绿色债券市场目前是自上而下的推动,与国外从社会责任基金开始自下而上的发展不同。”合晟资产创新业务总监曹晋表示,作为投资人,他看好绿色债券的长远发展,但短期内的投资考核仍是关注收益率和安全性。他认为,绿色项目利率低,对绿色产业降低融资成本的确有利,但这也意味着投资人收益率不足,这与投资人的初衷可能有所违背。因此,需要监管部门采取贴息等措施,以吸引投资人选择绿色市场。

    上海证券交易所债券业务部副总监刘蔚建议,绿色债券发行的质量比数量重要,绿色债券市场要做到“规范起步,健康发展”,希望每一单绿色债券都在绿色的鉴证、可持续性的评估、未来的绿色绩效评估等方面做到规范和标准。

    里昂商学院副校长、亚洲校区校长王华也提出,绿色债券是金融界和环保界等多方交集的领域,市场各方应共同参与绿色债券生态体系的建设,制定更加清晰的“绿色”标准,提高“绿色”标签的含金量和公信力。

    马骏表示,在此次《意见》中,也提出了下一步完善绿色债券市场的若干发展方向,包括“建立和完善国内对绿色债券的界定标准”,其目的是防范监管套利的风险,也有助于降低投资者对绿色债券的“搜寻”成本;“研究探索绿色债券第三方评估和评级标准”,以保证第三方认证和绿色评级能客观、有效评价绿色债券发行人和支持项目的环境效益,并强化发行人完善环境信息披露的动力。

    相关报道

    绿色债券评估框架发布

    利于投资者把钱投到真正的绿色项目

    本报综合报道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和全球性环境咨询公司Trucost,日前联合推出了中国绿色债券评估框架。评估框架在综合考虑了当前政策和规定之后建立,旨在形成社会各界评估绿色债券环境影响的共识,为发行人、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的利益提供信心和保障。评估框架也得到了中国人民银行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的支持。

    评估框架综合分析发行人过去的绿色信用记录和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项目所产生的正负面环境影响、风险控制措施、项目后续安排等)后,将其所发绿色债券分成5个等级,并在债券存续期内持续跟踪。

    获得最高评价(G5)的绿色债券,应在项目环境风险管控和长期环境目标完成度上均取得最佳表现。级别越高,代表所披露的环境目标能够更好被实现,环境法规得到更好的遵守,披露透明度以及信用记录也就更优。

    据介绍,评估框架主要使用者为信用评级机构,但是对于绿色债券所涉及的第二方意见和第三方认证均有一定参考价值。评估框架免费提供,欢迎各相关参与方的信息反馈。

    东方金诚总经理金永授表示,8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指导意见》提出,要统一绿色债券界定标准,鼓励进行第三方绿色评估。此次联合发布的绿色债券评估框架,就提供了一套较为清晰的评估分析工具,有利于投资者将绿色资金投放到真正绿色的项目而非“洗绿”的项目。

    Trucost首席执行官Richard Mattison表示:“为了这个市场的持续繁荣,建立投资者的信心与为发行者提供保障至关重要。因此希望我们的评估框架能够达到这个目标,保障金融业帮助中国经济绿色转型。”

标 签:
  • 绿色金融,G20,国家绿色发展基金
( 网站编辑:钱坤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