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是一种品质

    孔子的学生曾参在回答老师提问的时候,说“吾日三省吾身”,并且把“为人谋而不忠乎”作为第一“省”。这一回答深得孔子赞许,以至于给了“参乎!吾道一以贯之”的至高评价。因为就孔子看来,“忠”是人处世接物的第一核心要义,正所谓“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抚古思今,今天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为人民谋、为国家谋、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谋,权力更大、责任更重,恐怕更须“三省吾身”并且时常扪心自问:我忠诚吗?

    与一般意义上的忠诚相比,党员领导干部的忠诚是有明确指向的,最首要的同时也最根本的是对党忠诚。对党忠诚自然就会对人民忠诚、对国家忠诚,这三者是高度统一的。而且,对党忠诚,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不能光听表态关键要看行动,要体现到对党的信仰的忠诚上、对党组织的忠诚上、对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忠诚上,三个方面缺一不可。

    身为党员,只想要“共产党员”这个身份而不想也不去做“共产主义者”,不信仰马克思主义,不愿意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面对外人对政党信仰的挑衅,不亮剑不战斗,含糊其辞,语焉不详,还自我标榜“开明绅士”;更有甚者吃饭砸锅,公开质疑嘲弄政党的宗旨主义纲领,还美其名曰“解放思想”,这样的党员就是徒有其名,根本不可能对党忠诚。

    身为党员,不守纪律不讲规矩,把组织当成来去自由的“大车店”、各取所需的“大卖场”、自行其是的“私人俱乐部”;不能时时记住自己是有组织的人,对组织阳奉阴违,不老实、不本分,做“两面人”;更有甚者拉帮结派、团团伙伙,搞“独立王国”,这样的党员全然没有党的意识,何谈对党忠诚。

    身为党员,不能用党的理论武装头脑,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断章取义、“我注六经”,合意的执行,不合意的就不理睬,甚至还以闯红灯、打擂台、夹私货为荣,这样的党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谈不上对党的忠诚。

    党员领导干部讲忠诚,就要经常在这三个方面对对表,哪些方面做到了,哪些方面没有做到;哪些方面做得好,哪些方面做得不好。对表的时候既要定性,还要定量,既要看一时一事,还要看常态持久,既要看表现出来的行为,还要看背后的动机觉悟。这就涉及对忠诚品质的考量,也就是我们经常讲的忠诚度的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谈到忠诚时用过两个词,一个是“绝对”,一个是“纯粹”,角度不同但立意相同、要求一致。用“绝对”和“纯粹”来对忠诚度对表,就是要求党员领导干部要做到对党忠诚是唯一的,是一心一意的忠诚,不能三心二意,总想着更换门庭,更不能朝三暮四,有奶便是娘;对党的忠诚是彻底的,是全心全意的忠诚,不能半心半意,老想着打折扣、留后手,有时忠诚有时不忠诚,在一件事情上忠诚在另外一件事情上不忠诚;对党的忠诚是无条件的,不能讨价还价,对自己有好处就忠诚,没有好处就不忠诚,给的好处多就多些忠诚,给的好处少就少些忠诚;对党的忠诚不掺任何杂质、没有任何水分,不能凭个人好恶,搞江湖义气,有私人感情就忠诚,没有感情就不忠诚。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对党忠诚不是对某一个领导干部个人尽忠,党内决不能搞人身依附关系,不能变成封建依附的门客、门宦、门附,否则忠诚就是南辕北辙,甚至南橘北枳。中国古语“小忠忠身,大忠忠道”,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最后要强调的是,对党绝对忠诚是最重要的政治纪律,守住纪律底线是最基本的政治要求,在这一点上来不得半点含糊。但是,勉强的忠诚是不管用也靠不住的。真正遵守好这一纪律的关键不是来自外在的强制而是来自党员领导干部内在的自觉。所以说到底,忠诚又是对党员领导干部觉悟境界的一种考验。当党员领导干部做到对信仰虔诚而执着,为了信仰义无反顾;融个体“小我”于组织“大我”,心甘情愿做党的螺丝钉;把个人荣辱得失与党的事业兴衰成败紧紧相连,对党的忠诚就有了坚实而又可靠的基础,对党的忠诚就会绝对而纯粹。

标 签:
  • 党员领导干部,大车店,共产主义者,私人俱乐部
( 网站编辑:赵梦姣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