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建设的法律支撑

2017年11月14日 19:04:13
来源: 山西日报 作者: 史永丽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要大力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二者共同构成了“一带一路”倡议。党的十九大报告对“一带一路”倡议今后的发展又做出进一步的设计安排:“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努力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承接东西、连接南北的山西迎来了重大历史机遇期。省委省政府紧抓“一带一路”建设,加强统筹协调,坚持内外联动,不断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和人文交流。

  随着合作交流的深入,国家间法律制度的冲突和矛盾渐渐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从熟悉掌握运用适用于“一带一路”沿线和周边国家的法律制度、推进深层次的法文化挖掘、加快法律人才队伍建设等各方面完善法律支撑,成为山西“一带一路”建设中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

  “一带一路”建设的法律制度支撑。“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内容在于“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流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其出发点首先在于贸易、人员、资金的流动,以及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在此过程中,为了保障“互联互通”的顺畅有序,必然需要法律为其规范化提供服务和保障。因为只有进入法律交往状态,才能使交往秩序化,并进而使之获得制度保障和安全。“一带一路”的顺利实施,需要沿线多个民族、国家之间的国际合作,各个国家的法律制度又各不相同,因此必然需要加强学习、理解和研究,以便有效解决中国与这些国家法律制度之间的冲突与矛盾。随着交往的增多和不断深入,我们也可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而创设出新的更加高效互利的规则体系,为法律全球化理论作出创造性的贡献。同样,山西“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也需要完善的法律制度支撑。

  “一带一路”建设的法律文化支撑。落实“一带一路”建设,使之长期可持续发展,除了需要学习沿线国家的现行法律制度,还需要对其制度背后的深层法律文化进行研究。仅仅把法律作为促进经济发展的工具,其实质是一种法律工具主义,短期来看效果直接明显,但从长远看却容易造成经济计划的最终流产。例如,近年来我国在海外投资的过程中,只走“上层”路线,而对东道国复杂的经济、社会、宗教背景缺乏足够的认识,使一些好的项目在具体实施中遭遇挫折甚至流产。因此,为了实现“一带一路”建设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更应对沿线国家的法律文化进行深入学习和研究,而这正是属于法律史专业学科研究的范畴和领域。为此,山西省教育厅制定的《山西省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计划(2017—2020年)》明确指出,山西省高校的人才教育培养方向是“既掌握相关专业知识和技能,又熟悉沿线国家语言、文化、宗教、法律和风俗习惯的国际化人才”。法律史专业则是一个可以将有关“法律制度、风俗习惯、法律文化和宗教”之间的复杂关系加以整合研究的法学分支学科。以前我们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还不够,该学科也没有引起足够的认识和重视。“一带一路”的提出、实施和前景设计给该学科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和美好的发展前景,山西省高校法学学科应当抓住时机,大力加强法律史学科建设,为山西省提供人才储备,也可为山西的人才走出去然后反哺家乡提供长远的人才培育计划。

  “一带一路”建设的法律史人才支撑。山西省高校的法律史人才储备非常薄弱。其中,山西大学法学院的法律史师资力量最为强大,总共也就4名专职教师,其中,外国法律史方向仅1人,而且年龄已过50岁,发展后继乏力。而在山西省其他高校的法学类专业中,绝大多数学校都没有配备专职的法律史教师。急需引进法律史专业专职教师,并应普遍开设外国法律史的相关课程。法律史专业应当与历史学、语言学和社会学等相关专业加强合作,建立跨学科的研究中心,培养综合性的专业人才。一方面,可以有针对性地对山西省在“一带一路”中的特定法律问题进行通力合作和研究;另一方面,可以与一线院校的法学院博士培养计划相衔接。应当加快对法律史自身的研究范式的转型,中国法律史的研究应当将视野放在全球法律史图景下,对中国进行世界图景的定位后进行研究,为“一带一路”服务,尤其应当加强中国近代以来自身法律文化与域外法律文化交流发展史的研究;在外国法律史学科建设方面,除了以传统西方法律制度和文化的发展史为主的研究模式外,应当加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多个国家的法律文化的研究;加强比较法律史的研究,通过比较突出各种法律文化的特征,以便寻找共商共建共享的最大公约数的平台,为创新合作搭建坚实有效的法文化平台。

  中国已经进入新时代,只有具备新思想的新人,才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加强对法治中国建设的统一领导。山西省应当顺应新潮流,主动出击,改革我省法学培养模式,为自身储备人才,为全国输送人才,为山西省的自身内在发展和出省出境的开放式发展同时并重打下坚实的基础。(作者为山西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标签 - 一带一路,法律文化,法律工具主义,法律全球化,法律人才
网站编辑 - 李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