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逻辑

2018年03月03日 12:52:59
来源: 中国教育报 作者: 陶文昭

    改革开放、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直接也是最核心的元素,而近代史、中华文明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深沉的背景和底色。它们共同汇集和作用,孕育和滋养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要远眺前行。然而,往哪里去就必须弄清从哪里来,深深地扎根历史,我们才能行稳致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追根溯源,有一系列标志性的时间节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既有国际的渊源,又有中国的渊源。就国际而言,空想社会主义500年、马克思主义170年、十月革命100年,都是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铭记这样的历史节点。就中国而言,习近平在2013年3月当选国家主席的演说中、在2013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七次集体学习中,都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关联的改革开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代史、中华文明的4个历史节点。而在新近的“1·5”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明确增加了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历史节点,第一次从5个时间段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逻辑做了完整的论述,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实践中得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70年的持续探索中得来的,是在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97年的实践中得来的,是在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由衰到盛170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得来的,是对中华文明5000多年的传承发展中得来的,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取得的宝贵成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实践中得来的

  这个论断中,改革开放和伟大实践是关键词。实践是理论之源,实践既是理论最根本的来源,也是理论最直接的来源。毫无疑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改革开放的实践中开辟、形成和发展的。1982年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明确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重大命题,从此,中国共产党紧紧围绕这个命题进行不懈的探索。党的十三大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初步概括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基本轮廓;党的十四大对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作出较为系统的概括;党的十五大确立邓小平理论的指导地位;党的十六大确立“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指导地位;党的十七大提出科学发展观,并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括改革开放以来的理论创新成果;党的十八大在确立科学发展观指导思想地位的同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了道路、理论体系、制度三位一体的新概括。总而言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础性、开创性论断,诸如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社会主义本质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改革开放论、和平与发展主题论等,都是在改革开放中形成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70年的持续探索中得来的

  这个论断中,制度基础和持续探索是关键词。任何伟大的理论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长期艰辛探索的结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改革开放中形成的,但其制度的基础和探索的源头则是改革开放之前的历史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确立,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就开始“以苏为鉴”,对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探索。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也经历了严重的曲折,而所有的一切都为新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物质基础。这里特别要注意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之间的关系,它们既相互区别又紧密联系,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强调“持续探索”,就是不能将两个时期割裂开来、对立起来,而要辩证地把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是党和人民在历史新时期把握现实、创造未来的出发阵地,没有它提供的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没有它积累的思想成果、物质成果、制度成果,改革开放也难以顺利推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97年的实践中得来的

  这个论断中,中国共产党和社会革命是关键词。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肩负着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历史使命,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了28年浴血奋战,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了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伟大飞跃。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实现了中华民族由近代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正是在这些基础上,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迎来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共产党是我们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领导力量。中国伟大的社会革命是长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这个伟大革命的历史成果,也是这个伟大革命的最新阶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由衰到盛170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得来的

  这个论断的关键词是近代历史和选择。鸦片战争后,中国被推到了历史选择的十字路口上。中华民族曾长期走在世界文明发展的前列,但进入近代,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求亡图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历史性任务。近代以来中国各种政治力量、各种政治运动、各种政治理论“你方唱罢我登场”,诸如太平天国、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等,又如改良主义、自由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等,它们都没能解决中国的前途和命运问题。在大浪淘沙中,历史选择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事实清楚得如白天一样表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对中华文明5000多年的传承发展中得来的

  这个论断的关键词是中华文明和传承发展。中华文明是世界唯一同根同种同文且以国家形态持续至今的伟大文明。5000多年历史孕育的中华优秀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与魂。中华文明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传承了中国文化的优秀成分。以人民为中心的共享发展等与中国文化传统中“天下为公”“以民为本”“和谐万邦”“天下大同”的思想天然契合;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等,蕴含着中华传统文化“革故鼎新”“实干兴邦”的思想元素;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等,蕴含着中华传统文化对“小康”“大同”的向往;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等对外关系基本原则,蕴含着中华传统文化“和为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传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数千年来,中华民族走着一条不同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明发展道路。我们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是偶然的,是我国历史传承和文化传统决定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5个时间段中“得来的”,但这个“得来的”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自然而然来的。历史只是提供了有利的客观条件,提供了较大的可能性,但要将之变为现实,还要主动的、自觉的、艰苦的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取得的宝贵成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5个时间段由近及远,毫无疑问,越是最近的时间,在联系上越是紧密。可以说,改革开放、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直接也是最核心的元素,而近代史、中华文明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深沉的背景和底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这5个时间段的关系各有特点,它们以直接或间接、制度与力量、历史与文化等各个要素,共同汇集和作用,孕育和滋养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扎根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前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历史深处走出来的,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在新时代,我们要做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以贯之,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懈奋斗。

  (作者系中国石油大学[北京]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

标签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社会主义本质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科学发展观
网站编辑 - 张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