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国家观

2018年03月30日 14:15:37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马立党

  国家是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之后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长期以来,许多人对国家“是什么”“有何作用”“走向何处”等问题并没有搞清楚。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有着巨大贡献,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是科学解答国家历史之谜、解决国家领域问题、指导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建设的金钥匙。

  恩格斯晚年对国家这一事物进行了深入研究,于1884年写下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以下简称《起源》)这篇经典著作。恩格斯之所以研究这个问题,一是完成马克思生前没有完成的工作,了结战友的遗愿;二是弥补唯物史观在人类史前史问题上的“短板”,构建起完整严谨的历史唯物主义思想体系;三是消除当时无政府主义等错误思潮的影响,有针对性地指导工人运动和马克思主义传播。19世纪80年代,“铁血宰相”俾斯麦在推进德国资本主义发展上采取了国有化改革诸措施,对工人阶级运动造成了分裂性的影响。部分工人认为可以通过“国家”的帮助来实现社会主义,对资产阶级充满幻想。上述种种原因,使得恩格斯只能通过对古代史的研究,来揭示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与本质。

  在《起源》一文中,恩格斯在马克思所作的《路易斯·亨·摩尔根一书摘要》基础上,以实证研究的方法、明白晓畅的文字论述了给人以“惊喜”“知识”“智慧”的历史唯物主义国家观,认为国家是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之后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国家是从社会中产生但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国家的存在离不开公共权力和捐税财力的支持;国家随着阶级的消失而消亡。

  一个人只能提出所处的那个时代需要解答、所能解答的问题。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恩格斯科学回答了国家起源、本质、消亡的问题。19世纪80年代末,历史进入了垄断资本主义也就是帝国主义时代。20世纪初,帝国主义战争大大加速了资本主义进入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进程,国际无产阶级革命显著发展。与此同时“在几十年较为和平的发展中积聚起来的机会主义成分,造成了在世界各个正式的社会党内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沙文主义流派”,社会沙文主义者坚持宣扬错误的国家观,对帝国主义非正义战争采取了“卑躬屈膝的迎合态度”。鉴于此,列宁提出“如果不同‘国家’问题上的机会主义偏见作斗争,使得劳动群众摆脱资产阶级影响、特别是摆脱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影响的斗争就无法进行”。他指出,“在对马克思主义的种种歪曲空前流行的时候”,首要的任务是“要考察一下马克思、恩格斯的国家学说”,回答“被资产阶级的学者、作家和哲学家弄得最混乱的问题”——国家问题。

  列宁在坚持马克思、恩格斯的国家学说基础上作了新的发展,他从无产阶级革命的高度阐发了国家的必要性、重要性和过渡时期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形式、意义及其发展趋势。提出,“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又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在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时期“镇压是必要的”;过渡时期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应当是“新型民主”和“新型专政”的统一;无产阶级“国家完全消亡”的经济基础是“共产主义的高度发展”。

  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正是在与各种错误思潮的斗争、战斗中向前发展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起源、本质、消亡诸观点的科学性、真理性;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时期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正确性、深刻性。

  当今世界处于多种制度并存的态势和格局,国家之间特别是大国之间的博弈竞争日趋激烈。无论何种制度,国家依然是国际体系中最重要的行为体。面对浩浩荡荡的世界发展大势,适者生存;面对日趋激烈的国家竞争,固本者稳、变革者强、创新者胜。当前,强化国家意识仍然是不同国度人民利益实现的手段,我们必须顺应世界发展大势,敢于竞争、积极发展,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被历史和实践证明是正确的、科学的,遵循、坚持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搞好国家政权建设,就必须始终站稳人民群众的正确立场,建设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不断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克服官僚主义弊端,加强和改进国家内部和外部职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强保证。

标签 - 国家观,国家,马克思主义传播,恩格斯晚年,历史唯物主义
网站编辑 - 徐辉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