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好互联网时代意识形态安全

2018年06月19日 17:20:58
来源: 广西日报 作者: 陈中奎 张玮

  进入互联网时代,网络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针对互联网带来的严峻挑战,必须从战略高度维护好我国意识形态安全。

  一、多维度理解互联网时代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的战略意义

  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党员数量最多、组织队伍最为庞大的政党,领导着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互联网舆论场,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理论维度:关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推进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创新发展是中国共产党人永恒的理论主题。在互联网时代,推进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必须维护好我国意识形态安全。一方面,“安全是发展的条件”。互联网时代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能够排除内部因素的干扰,有利于意识形态理论的建构完善,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提供前提条件。另一方面,“安全是发展的保障”。互联网时代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能够减除外来威胁,为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空间占据主导地位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提供必要保障。

  中国维度:关乎总体国家安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变化的新特点新趋势,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总体国家安全涉及方方面面的复杂系统,包括政治、国土、军事、经济、文化、社会、科技和信息安全等要素。意识形态安全是政治安全的基础,关乎能否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能否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问题,但又不仅仅与政治安全相关。随着安全观由传统向非传统转变,意识形态安全已拓展至文化安全、网络安全、社会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领域,且关联度越来越深。

  世界维度:关乎世界社会主义生存发展。一方面,对于世界社会主义而言,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发挥的是“压舱石”“顶梁柱”作用。邓小平曾指出:只要中国社会主义不倒,社会主义在世界将始终站得住。所以说,只有维护好我国意识形态安全,才能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提供信念引领。另一方面,互联网时代,一国的意识形态安全体系如果出现薄弱端口,就会被网络迅速放大,形成“蝴蝶效应”,一旦应对不力,事关国家政权的生死存亡。而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如果得不到有力保障,还将事关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存亡。

  二、高度重视互联网时代我国意识形态安全面临的战略风险

  当前,互联网已成为国家安全的最大变量,意识形态安全正面临着更加复杂严峻的风险挑战。我们要保持战略警醒,充分认识我国意识形态面临的发展性和竞争性安全风险。

  发展性安全风险。这种风险关乎的是意识形态能否与政治实践一致,并引领政治实践。一是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创新活力与时代变革需要存在距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总的看,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还处于有数量缺质量、有专家缺大师的状况,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原因就在于,理论创新把握、解决时代问题的精准度与引领时代发展的需要还存在距离。二是掌握群众方式与网络时代发展存在距离。当前,媒体格局深刻变化,舆论生态日趋复杂,传统宣传管理方式面临新的传播模式挑战。我们党在争夺新媒体阵地的较量中已取得了进展,但网络传播理论的运用、机制的认识以及形式的创新等方面仍存在一些不足。三是部分党员干部形象与群众心中的期盼存在距离。党的十八大以来,截至2017年1月,仅中央纪委立案审查的中管干部就有240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23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116.2万件,给予纪律处分119.9万人。消极腐败问题,既极大影响了人民群众对马克思主义坚定信仰的牢固树立,更严重损害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公信力。

  竞争性安全风险。这种风险关乎的是与其他反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竞争中始终保持优势地位的状态。一是西方错误思潮生成蔓延的基础短期内不会消解。西方宪政民主、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等虽然受到批驳抑制,但其继续伺机扩散,与我争夺人心的企图从未停止。“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思潮、西方新闻观等活跃度虽然有所降低,但仍通过多种途径传播,暗流潜行,给人们造成思想上的困惑。二是社交媒体成为敌对势力争夺青年的主要舆论场。80后、90后主要通过网络、微博、微信等平台浏览新闻,获取信息。由于社交信息纷繁复杂、真假难分,青少年易受到不良影响和蛊惑。一些敌对分子试图借助社交媒体蛊惑煽动青年群体,制造意识形态事端。三是培植代理人由精英化向草根化趋势演变。一些最基层的“草根”,一旦受到煽动,便会不加辨别、不假思索地加入抨击社会的队伍,为不良思潮的发展推波助澜。

  三、切实维护互联网时代我国意识形态安全的战略举措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如何化互联网变量为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的增量,需要从解决以下突出问题着手。

  树立开放的意识形态安全战略观。封闭环境下,即使能够维持安全,状态也很不稳固,没有承受风险的安全是最大的不安全。一是向网络舆论场开放。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中国网络舆论场同样也是开放的态度,在运用法律的手段加强治理外,更重要的是在斗争中提高国家意识形态自身的竞争力。二是向其他非敌对意识形态开放。我国意识形态领域是“一元主导”“多元并存”的状态。主流意识形态要吸收其他社会意识形态的有益成分,不断提升吸引力凝聚力。三是向国际社会开放。互联网时代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需要世界社会主义力量的同心协力,需要赢得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支持。不开放,难以沟通了解,难以形成合力。当然,对反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要坚决关闭大门。

  建立意识形态安全风险预警机制。一个良好的预警系统可以有效防御和化解意识形态安全风险。一要健全完善国家意识形态安全监测预警和信息通报制度。《网络安全法》明确要求:国家网信部门应当统筹协调有关部门加强网络安全信息收集、分析和通报工作,按照规定统一发布网络安全监测预警信息。在此基础上,网信、宣传等部门应协同建立健全意识形态安全监测预警和信息通报制度,并按照规定报送意识形态安全监测预警信息。二要迅速实施预案。抓住舆情发生后的“黄金两小时”,立即启动意识形态安全事件应急预案,并及时监测舆情,适时反馈风险变化状态,按照处置效果情况,对实施预案作出一定调整。必要时可以要求网络运营者采取技术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消除安全隐患,防止危害扩大,并及时向社会发布与公众有关的警示信息。三要发挥国家“智库”建设对意识形态安全预警的作用,实现风险共治,以提高主流意识形态安全预警工作能力。

  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是延伸意识形态安全防线的重要举措。一是既讲传统的故事,也讲现代的故事。要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在文明的传播与交流中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同时,要讲好现代的故事,让人亲近中国的现实和了解中国的未来。二是既用中国的语言讲故事,也用世界的语言讲故事。在对外传播中,正如有的知名专家所言,既要“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看问题”,讲我们的故事,也要“站在喜马拉雅山上看问题”,运用好世界语言讲故事,以全球视野延展对外传播,抢占主导权,影响国际舆论。三是既要我们自己讲故事,也让别人讲我们的故事。世界关注中国,这是好事,但中国故事不能任由他人来演绎、曲解,中国人理应成为讲好自己故事的“写手”“高手”。让世界深入了解中国,还要让世界不仅通过中国人了解中国,还要引导海外侨胞、海外媒体讲好中国故事和传播中国声音。

  提高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的能力。领导干部是主流意识形态的人格化载体,也是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的重要主体。这就需要领导干部牢固树立抓意识形态工作是本职、不抓是失职、抓不好是渎职的理念,努力提高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能力。一要善于宣讲。带头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尤其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讲透、讲活,使之真正成为广大党员和干部群众的政治信仰。二要敢于斗争。对那些恶意攻击党的领导、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歪曲党史国史军史、造谣生事等言论,要身先士卒,敢于“亮剑”,绝不羞羞答答、半遮半掩。三要勇于担责。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尤其是“一把手”一定要增强抓意识形态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种好意识形态工作这块“责任田”。四要加大问责力度。把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纳入巡视工作安排,落实谁主管谁负责和属地管理,对没有把意识形态责任抓在手上、放在心上、扛在肩上的“当头棒喝”,严肃追责,严防为错误思想观点传播提供渠道。

  (作者单位分别为: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武警警官学院)

标签 - 互联网时代,意识形态安全,战略举措
网站编辑 - 王慧(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