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和旅游关系之我见

2018年06月22日 15:19:09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作者: 车兆和

  今年,我国国家机构改革尘埃落定,原文化部和原国家旅游局合并为“文化和旅游部”。作为政府机构,世界上把文化和旅游合为一个部委的大有国在:埃及、土耳其、印度、韩国和新加坡等都是如此。文化和旅游共处于一个部委,是有其合理性的。文化和旅游共处一个统一体中,二者究竟是什么关系?本人曾就此问题做了认真的研究与思考。

  首先,在悠长的人类发展历史中,文化和旅游是形影不离的“孪生兄弟”的关系。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劳动创造了人,人在社会生产实际中创造了文化。在漫长的岁月中,由于多种原因,人类是在不断地迁徙、流动的。在长时间的迁徙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特定人群暨特定文化。这种迁徙与行进的本身,就是旅游的最初表现形式。举例而言,主流观点认为印第安人始祖来自亚洲大陆,经由白令海峡迁徙到美洲大陆。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共同祖先亚伯拉罕率领族人从“大河流域”迁徙,经过漫长的岁月,最后在迦南地带定居。这种流动和迁徙为后来的犹太暨以色列文化和阿拉伯文化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基础。

  其次,文化和旅游是“灵魂”和“载体”的关系。这绝无褒文贬旅之意。举例而言,假如您去埃及或印度出差、旅游,或者外国人来中国旅游,在这些国家最希望参观的是什么?埃及金字塔、印度泰姬陵和中国的故宫与长城等当然是首选,因为它们正是集大成的文化结晶。人们通过旅游这一载体,体验、品味、欣赏到特定的文化。文化使得旅游负有更多的人文内涵,而旅游使得文化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第三,文化和旅游是“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的关系。在世界上,有有字之书,有无字之书。“万卷书”是“有字之书”,“万里路”是 “无字之书”。二者均为获得知识的重要手段。明代著名旅行家、地理学家和文学家徐弘祖,出身于读书世家,早年饱读诗书,22岁开始游历大江南北。他先后游历了21个省、市、自治区,“达人之所未达,探人之所未知”。经过30年的各地旅游考察,撰写了60万字游记,后来结集为《徐霞客游记》,成为中华文化的宝贵财富。当代文化学者余秋雨考察了祖国的文化古迹,撰写出文化大散文《文化苦旅》;作为文化总顾问,同凤凰卫视摄制组做了《千禧之旅》。他们从希腊出发,陆路考察游历了埃及、以色列、约旦、伊拉克、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最后到达我国西藏。历时4个月,行程4万公里,对世界五大文明区、三大宗教圣地进行现场考察,最后撰写并出版了《千年一叹》等作品。这是当代人对“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的最佳诠释。

  第四,文化和旅游是“诗和远方”的关系。这一比喻出自高晓松的一句歌词:“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用“诗和远方”来形容“文化”和“旅游”的关系,是极为贴切的。诗,代表文化;远方,代表旅游,也代表着追求。在中国古代,把文化和旅游、诗与远方结合得最完美的非“诗仙”李白莫属。李白一生手持宝剑,云游四方。游历峨眉山后,创作出《蜀道难》;在长安时,创作《子夜吴歌》;游览秦岭奇峰时,创作了《登太白峰》;游览庐山时,创作了《望庐山瀑布》;游览安徽宣城敬亭山时,书写了《独坐敬亭山》。古时条件艰苦、交通不便,有些地方很难抵达,但他通过神游、梦游,依然能写出文采斐然的作品,《梦游天姥吟留别》等诗极尽其想象之能事,“文”与“游”于其中水乳交融。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文化和旅游、诗和远方的结合是水到渠成。我们正处于一个伟大的时代,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扬眉吐气过,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兴旺发达过,中国的国际地位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高过。我们坚信,在这样一个时代,我国丰厚的文化宝库和旅游资源将更加相得益彰,催生出新的文化业态,激发中国的文化繁荣,加速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标签 - 旅游,文化苦旅,文化古迹
网站编辑 - 师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