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17期

不能忘却的记忆

——百年内两次世界大战的反思

作者: 傅莹

和平崛起

    近段时间以来,一个个历史性纪念日接踵而至: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甲午战争开战120周年、《波茨坦公告》发表69周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在这个反思战争、祈祷和平的重要时刻,曾经的施暴者日本,不仅没有反思,相反却在否定、歪曲甚至美化侵略历史;在和平发展日益成为国际共识的当今世界,以安倍为首的日本右翼势力逆历史潮流而动,无视在战争中牺牲的数以千万计的无辜生命,破坏国际互信,制造地区紧张。今天的日本政府如果不能直面侵略历史,从战争中汲取教训,反而在错误、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就必然重蹈历史覆辙,踏上通向军国主义的不归路。

    战争的教训已足够深刻。百余年来,世界在一场场伤人伤己的零和博弈中辗转轮回。这样的故事,也并未因冷战结束而完结。虽然世界各国面临的安全问题纷繁复杂,既有历史遗留问题,又有现实利益磨擦;既有领土权益争端,又有地缘政治博弈;既有一国自身和地区内部的问题,也有域外国家带来的消极影响。但在这些表象下面,深层次原因都出在“脑袋”上——安全思维仍停留在旧时代。日本秉持这样的思维,美国又何尝不是?不管是“亚洲再平衡战略”,还是“中东民主改造计划”,抑或“北约东扩计划”,美国并没有给世界带来广泛的和平,相反却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危机或战争。当前的伊拉克、叙利亚、乌克兰局势,就很有代表性。

    “物之不齐,物之情也”、“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等理念,包含着中华文明朴素的哲学思想,揭示了多样性是事物的本来面貌,并存共处是天地万物生发之道。这些“和而不同”的思想,揭示多样性构成了事物间的对立统一关系,论证了“和而不同”是事物发展的根本规律,是人类历史、人类文明发展的辩证法。倡导文明的多样性,坚持不同文明并存共处、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就是“和而不同”思想在中国当代文明观中的具体体现。文明因交流而多彩,因互鉴而丰富,不同文明只有通过交流互鉴,才能激发其生命活力。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具有辉煌文明的东方大国,只是到近代开始衰落了。鸦片战争后的100多年间,新中国成立以来的60多年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30多年间,多少代中华民族的志士仁人尤其是中国共产党人前赴后继,奋斗不息,终于再次迎来了民族复兴的曙光。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也是世界上128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预测,2013年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达到27.76%。世界经济看亚洲,亚洲经济看中国,中国对亚洲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更是超过了50%。中国已经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复苏与增长的重要引擎,并在当今重大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以说,我们的国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靠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实现民族复兴的目标。

    面对与和平发展背道而驰的杂音,中国始终秉持“和为贵”的原则,不惹事,也不怕事,任何国家都不要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各个国家也理应紧跟时代的前进步伐,不能停留在零和博弈的旧时代。大国尤其应该抛弃冷战思维,拒绝威慑和对抗,不搞军事同盟。各方唯有创新安全理念,不断扩大利益汇合点,妥善管控和处理分歧,才能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的和平发展之路。

    中国坚持独立自主地走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为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开辟了一条新道路。在这条道路上,中国没有掉进西方民主“陷阱”,破解了以西方中心论为基础的文明优越感,为人类指明了以文明平等、文明和谐取代“文明冲突”、“文明对抗”的正道坦途。在这条道路上,中国跳出了“修昔底德”陷阱,打破了“国强必霸”的历史逻辑,证明了中国走独立自主的和平发展道路不仅可信而且可行,是理论自信与实践自觉的高度统一,是对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历史性贡献。

   上一页 1 2 3  

关 注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博

评 论
登录新浪微博 @求是网 发表评论。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 相关规定